R氧化碳

Through Four Seasons <9>

上一章


•家族关系方面有私设。

Chapter 9*Autumn(3)
***

        Carter先生在经历了大半天的坑底生活后,终于被神色有些古怪的维京女孩拉回地面。
        天色早已逼近夜幕降临的时刻,橙红充盈的浮云与它们的温床逐渐露出几块夜色的狰狞疮疤,正持续破裂贯穿着那些被怀抱着的静谧与安宁。
        “……Wigfrid小姐?”
        维京女孩突然在他面前停下,编成三股辫的红发垂在她的肩头,不知为何失去了一如既往的精神热烈——但她很快又开始向前行进。
        “Woodie死了。”她说。

        “真是遗憾——不过事实就是如此,魔术师先生,在这里死亡是家常便饭的。”鸦黑衣裙的小姐扬手,黑影聚成的手掌帮她准确地翻开那本裱着黑色金属的书,翻到107页:“你需要适应这一切。”
        自从William找到《Codex Umbra》后,不知姓名的那位小姐就频繁跑来、在魔术师独处在外顶替据说是病死的伐木工的工作时教他一些感觉有些奇怪的魔法——说奇怪是因为所有魔法都基于“能够自由掌控黑影”这一能力上。这很难,魔术师不得不这么承认。
        “但这也太突然了。”尽管已经过了数天,William依旧不能接受前一阵子还一起相处过的同伴某天毫无征兆死去的事实:“我……我很担心。”
        原因不明,逐渐地他在那位女性面前总是能够放下一切警惕——虽然仅仅是几天时间。
         “既然惧怕死亡,那就尽快学会利用我送你的东西。”她用下巴点了点那本被黑影支撑着浮在魔术师面前的书:“运气好的话,你说不定能救其他人出去。”
        “……小姐,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William踌躇半晌,决定还是想一鼓作气将心里的疑问全都倾倒出来。他需要更多关于这一切的情报,也许进入的方式可以帮助他找到出去的道路。
        他迫切想要离开这里。
        “跟你一样,魔术师先生——由于姓名的原因被这本书中的不可抗力带进来。”她耸耸肩:“那时的我正烦恼于鸟类的血管接驳方式——你知道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任何能够达到目的的途径都是合理的。”
        “科学家?”
        鸦黑衣裙的小姐弯起嘴角:“对,大概是父亲职业的缘故,我从小就能接触那些知识,不过他并不希望身为女孩的我接替他的工作。”她顿了顿,突然笑出声来:“说起来父亲一直以为他唯一的孩子应该是个男孩,可很遗憾我的出生打破了他的幻想——他甚至直接将想好的男孩名字直接冠到了我的头上。”
        “你的父亲……绝无冒犯,但他不愿再……?”
        “他太自信了,所以对上帝起誓他的孩子仅此一个。”
        说着,那位女性突然转头,William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
        “……果然来了。”她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
        大地开始颤动。
        远处不知何时出现的巨大怪物瞬间令William的眼睛以近乎撕裂的状态圆睁着,惊叫噎在他的喉咙里迟迟不能发出来。
        那是一头奇异的怪物,头颅可以看出拥有鲜明的雄性麋鹿特征,自脖子开始到以下却完全属于某种水鸟,说不准是鸭类还是某种鹅之类的物种。巨物有些呆滞的目光朝他们这边望来,却看不出有任何的威胁性——老实说它看起来有些呆,但即便如此,William依旧感到体型巨大差异带来的压力。
        怪物盯了他们一会儿,似乎又听到了些什么,转了个方向慢吞吞离去,自它的两只蹼处传来一连串的震动,几乎接近了一场小型地震的规模。
        在震动源逐渐远去的同时,天空里薄翼高速振动的声响混杂着震天的吼叫自远而近奔袭而来。
        William想也没用依照本性挡在那袭鸦黑衣裙前面,小腿还在不停打颤。
        那位小姐对他的行为一瞬间感到惊奇,但很快她又恢复了慵懒的神色,随意坐在了黑影叠出的座椅之上。
        “听这个声音,跟在Moose后面过来的大概是Bearger和Dragonfly*吧。”她悠悠地对魔术师说。
        “什——”
        他的后半句话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吼声强硬盖住——皮毛厚重的灰黑巨兽与燃着火焰的巨大蝇类扭打在一起,砸在地上刨出一个个连在一起的天坑。奇特的血腥味混着烧焦的脂肪味浓稠地散开,而那头半麋鹿半水鸟的巨物只是如同旁观者一样远远看着,丝毫没有上前的念头。
        魔术师看着这个发展有些摸不着头脑,逐渐放松下来。护在身后的女性则津津有味随着它们打斗的方向改变而转动眼球。
        “快到冬天了。”她又一次冒出意义不详的语句。
        季节的变换向来很快。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凌顺着不远处的河流一路席卷而来,黄褐草叶转眼之间就被镀上一层冰块,丝丝寒气缭绕着银白冷冽直逼脖颈。
        一声暴怒的嚎叫自冰雪那头呼啸穿入这一方空气,缠斗在一起的怪物猛然顿住。巨蝇的外壳自火红转为深绿,它推了一把差点把自己按死在地上的灰黑的、神似浣熊同时拥有熊类臂膀的巨兽,站起身来扑闪了一下跟体型完全成反比的细小翅膀,转头用龙类的爪子对鸦黑衣裙的小姐挥了挥。
        反观那头灰黑巨兽则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恶狠狠地凝视着她。
        “辛苦了Dragon。”她眯着眼笑起来,“我找到了一片可口的桦树林,就在西北边不远处。”
        William一脸震惊:“你、你认识它?”
        “如果你待的更久的话也会认识的。”她歪了歪脑袋:“不过没有多少时间了。”
        “没有多少时间?”魔术师还是摸不着头脑。
        “今天就这样吧,魔术师先生。”她将书本丢到William怀里,转身踏着黑影走远,脚踝逐渐融化在地表里:“记得增添衣物,冬天很快要来了。”几秒之内,鸦黑裙摆完全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William再度回神,巨大怪物们早已一哄而散,残留在原地的只有巨大到不合常理的巨坑,以及渐渐逼近的寒冷雪线。
        魔术师头一次对自己的所见所闻感到深深的不真实感,仿佛只是在白日做梦。
        
        

(Moose、Bearger和Dragonfly:分别是春季、秋季、夏季的Boss,即慕斯鸭、熊浣和龙蜂)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