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Through Four Seasons <12 & END>

Chapter 12*Winter(3)
***

        这是William呆在这里的第二个星期,距春季女神头戴花冠来临的日子还有短短三天。
        “如果你想的话,把这座城堡拆了也挺不错的。”鸦黑衣裙的小姐依旧把自己裹在漆黑的影子里,即将降临在她头上的死亡把她仅有的血色给一丝不剩地抽干,而本人似乎对此毫不在意:“这里太大了,留着根本没意义——多种几棵树收果子更好。”
        William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惨白的脸——尽管面前的是无故强行把自己拖进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系统”的人,但她对自己的吸引力……如同香花吸引嗜甜的飞虫,那就像一种不知为何被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你真的没关系吗?”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那双浅灰的瞳孔从逃离了冬季严寒、自由自在生活在恒温下的常青树挪到了有些不安的魔术师的脸上。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当然,William——我很期待。”那位小姐把视线投到更远的地方:“如果你像我一样在这个鬼地方待了不知道多久,你也会盼望哪怕只是象征性的离开。我已经很久没摸过那些美妙绝伦的实验机械,搞不好成为普通人类后,我还有机会去做实验或是其他我爱干的事。”
        死亡对她来说只是脱胎换骨的仪式——被黑影侵蚀的灵魂已经不可能出的去了。
        这里是她入土六尺之下的棺材,也是她出生的摇篮。
        “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你也可以像我一样找一个喜欢的家伙代替你的位置——然后期待自己会怎么从死神打开的大门离开这里。”她看着占据大半座森林的后花园里愉快歌颂着春季的鸟儿……很显然它们并不知道外面还是冬天的怀抱,只是无忧无虑地享受着现今所处的暖意之中不肯出去。
       “喜、喜欢的家伙……?”魔术师感觉自己有点迷糊。
        鸦黑衣裙的小姐笑吟吟地撑着脸。

        “我需要你——因此我爱你。”

        她随手把William的眼镜取下:“戴着这个显得你一点都不像怪物,魔术师先生。”那副眼镜安静地在她手中融化成浓稠的黑影,顺着指间滑落到地面上。
        魔术师不清楚为什么她会突然说出那样的话,但他依旧因此清楚听见自己明显回荡在耳廓里的心跳,毫无规律——不知所措。
        那种不知名的吸引力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这样好多了——下一步你要学会对一切都持无谓态度,就像我一样。”她坐回影椅翘起脚尖:“并不是有了操控影子的能力就能拥有这里的一切权力,William,无法改变的只能放弃。”
        “比如自由——比如死亡,这里有它独特的规律,而我们没法脱离规律存在。”
        “你将是跟其他幸存者不一样的存在。”
        “学会漠视死亡,William,否则你迟早会疯。”
        她看似不经意地将这些话语轻飘飘地放进魔术师的耳蜗,像是经验丰富的导师急于引领才疏学浅的学生一步步深入未知的区域,然后准备放手。
       一直在后花园里的鸟雀闲庭信步的扑拉拉展翅高飞,不远处的树杈上冰雪几乎全部融尽,而新生的绿芽已经冒出了头。
        三天后春天将要真正来临。
        鸦黑衣裙的小姐将漆黑的手杖连同那本漆黑金属装裱的书籍轻轻放在他手上,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现在该把你的东西还你了。”
        William不想承认这是权力——亦或说这个身份的交接,而在这个地方,新王的冠冕从来都需要先王的死亡作为装点。
        ——于是他冲动地做出了拥抱的举动。这太可怕了,死亡迫在眉睫,但他能做的只有在对方死去之后接替她的位置。
        现在他百分百确定那种若有若无却连接不断的吸引力对他产生的影响远不止接受并且不再畏惧那位言行古怪的小姐——更何况他们一起经历了四季变迁,尽管过程只是围绕着学习与被学习为中心,但依旧记忆深刻。
        她冰冷的额头靠到魔术师拥有温度的肩胛上,沉默着一动不动。

        “……我很害怕,William。”
        “死亡太令人恐惧了。”

        她压低声音开口。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他述说。
        ——死亡太令人恐惧了。
        魔术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最终只憋出了一个短促的气音,让她知道自己能够理解。

        那双冰凉的手突然顺着这个拥抱的姿势搂上他的背——之后很快地放下,并将他稍稍推远了些。

        “但至少现在,我们依然拥有彼此。”

        浅灰的瞳孔颜色一层层剥落,露出来的是烟蓝的、满含笑意的眼珠。她注视着不久后将代替她成为统领人的青年,表情早已恢复如初。

        “三天后这个世界依然要运转——庆幸的是我不用再管这些烂摊子了。”她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把视线又投回后花园中。那里已经没有多少愚蠢到不会去追寻春天脚步的鸟儿,倒是有些身披绒毛、看起来暖烘烘的大蜘蛛正趴在这里或那里集体开午睡大会。
        鸦黑衣裙的小姐哼起不知名的小调。
        William Carter有些不习惯失去眼镜的空虚感,又一次下意识地想去摆好眼镜框,结果直接碰到了自己的鼻梁。
        他慢慢扬起笑容,搬了把椅子坐在那位小姐旁边一同观察着嗜暖的生物从各个地方不时经过,悠然自得做着自己的事。

        “小姐……我还没问你的名字?”
        “这是女士们的秘密,魔术师先生。”

  
        至少他们已经一同走越了四季。

 
        “如果你又一次见到了我,那么黑影会告诉你我是谁,这是你的特权。如果你想像我一样找替代人的话,我想小小的谎言会有很大帮助。”
        “我会的。”

 
         至少他们现在还拥有彼此。

 
 
_

 
(END)

_

 
 

Chapter END - Through Four Seasons
***

        Wilson被摔得有些大脑短路——上帝啊你干了些什么!?你从一开始就不该信那种奇怪的话!更不该去做什么诡异的机器!现在你成功地被拖进一个完全未知的地方了!
        尽管眼睛还没有恢复它们的功能,但科学家的思维已经迫使他去理性地思考问题。首先他要建一个推进式分析模型,再想个万能法子解决他第一个可能碰到的事情。
        ——“Say Pal,你看上去可不太好。”
        男人低醇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上传来。科学家眯着眼睛尝试看清来者的脸,但莫名地,他在地上动弹不得,能看见的只有对方正穿着正装裤和浓黑到几乎与他的影子为一体的皮鞋。
        “给你个小建议:在天黑之前快些去找东西填饱肚子。我想你不愿挨饿度过第一个晚上……那并不舒服。”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之后Wilson Higgsbury看见了他这辈子都不敢相信的事情——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就如同被黑色火焰缠绕焚烧一般,黑影从他的脚踝毫不客气地蜿蜒而上融化了他的身体。科学家视野中的那一部分消散在空气里,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不可能!
        他趴在尚还矮小的绒草上试图让自己的大脑恢复工作、找回他的理性,而不是让自己相信相信自己刚刚看见的奇异过程。
 
        不知道多少个四季过去,这块陆地再次迎来春季的微风。它在草丛上拂过波澜,掠过鸟儿飞翔时展开的翅膀,穿过嫩叶之间的空隙,最终朝着远方前行。

 
        Then it will through four seasons.
 
 
 
_
   
 
(FIN)
   
_

•完结了所以厚着脸皮 @青啊廷 艾特蜻蜓爸爸……这大概就是是我对他们之间情感的理解。饥荒的大陆上,生存与死亡永远是最大的矛盾点无二。世界系统的设定是自设请别在意……只是R氧对游戏结局的猜想吧,毕竟结束后还是能操控其他角色重来吧,所以就这么设定了。

•为了维护大多数人的安全,Woodie是被Wolfgang用他的斧头砍死的。WX机器人善后。Wes和Wigfrid不知情,Wickerbottom拒绝告诉他们真相——“这不是小孩该管的事。”

•Webber与Woodie同时掉进饥荒世界,Webber被惊恐万分的Woodie失手推进了蜘蛛窝,而他因害怕逃走了。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