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1>

•邪教CP:Demon Marco/Evil Morty(即DMEM)(划线大概有意义),由 @人工智能-余以视@shhhhhh. 共同脑洞而出,同时是shhhhhh桑的百fo点梗文ww。
•两位角色分别出自《Rick And Morty》以及《Star Butterfly(星蝶公主)》
•这个宇宙中没有作为一个完整群体存在的“BEF”,但BEF众依旧存在。
•我想……这也算 @离子驼 的HEF,私心打tag_(:з」∠)_(离子来一起下水吃邪教!!!×)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1

  
  
  
#1  Accident(意外之旅)

        现在正躺在地板上的Marco Diaz觉得自己脑袋比被不久前纪录片里出现过的几千头非洲犀牛踩过还要更疼上一点。所有感官凝固了十几秒后才慢慢被他找回来——他先尝试活动大脑回忆自己最开始在干些什么才导致这一切超出预料:Star兴高采烈拽着他要去试召唤精灵的魔法阵,接着原本溢出的光束倒转,色调由淡白变为火红……接着就是现在这个状况。
        ——还有,他发誓自己听见了某个叫做Tom的恶魔发出了坏人式的大笑!
        “糟透的周末……”空手道男孩嘟囔着用手撑起上身,视觉还没完全恢复的他只能看清自己的四肢:“我到哪儿来了?”他眯着眼睛勉强看出这是一栋住宅的内部,而他躺着的这块地方落满了灰,似乎这里很久都没有人住过。
       他下意识地想要拍拍自己的脸以保持清醒,但他刚上手一下就愣住了—— “老天这是什么!?”Marco的手掌上还残留着刚刚扣在自己脸上的东西的触感。他惊恐地双手一起想要把那东西剥下来,但再次碰到的的的确确又恢复成了自己的脸。
        那是什么?他有些疑惑。刚刚一瞬间的触碰让他没法确定那东西的形状,但那毋庸置疑是固体。
        空手道男孩突然联想到那场血月舞会上他无意从一个看起来非常正式的台子上取下来的骷髅面具,之后为了在不表明身份的情况下把寄住在自己家的小公主从地狱里抢出来而义无反顾、或者说根本什么都没想地戴上了——那实在是个诡异的东西,他在那之后耳鸣了很久,Star甚至坦白某天晚上她看见他梦游!
        Marco打了个寒颤,决定还是先把这件事搁到一边。他打算第一步弄清楚这里是哪里,之后再决定该怎么办。
        大门的插销好像从里面锈死或者被破坏,他使劲拧了几下也没有打开的征兆。
        看来他得找另一扇门,比如说后门什么的……破坏别人的房子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另一边的墙上嵌着一扇铁门,并且让他觉得有些微妙的是那附近完全不像客厅这一头积满灰尘,而是打理得很干净,一条小径从门口穿过客厅,一直延续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尽头。
        “这里到底有没有人住……”Marco想着,抬手拧开门把手——他站在门口扫了一圈,看来是车库,右边尽头的墙壁上靠着上面堆满不知名零件和形状奇怪仪器的金属环桌。这间车库面积不算小,像他猜的一样有人活动过的痕迹,果然这座房子还是有人生活的。
        毫无异常,主人似乎也没在家——于是他自然而然地走进去。
        刚刚好像听见了什么杂音……错觉?
        丝毫没注意颜色淡到几乎与空气融为一体的硬光一瞬间已经贯穿了自己的身体,空手道男孩无痛无痒地挠了挠头,有些头疼地看着紧闭的车库大门——似乎不是手动门,但他并没有在附近看见开关之类的遥控装置。现在……怎么出去是个问题。
        他上手摸了摸金属门的边缘——与墙面接触得很紧,撬开没什么希望。要是这边也出不去……也许他得去试试从没被锁上的窗子跳出去什么的?
        就在他琢磨的十几秒内,荧绿的虫洞绞开原本稳固的空间,房子的主人悄声无息地从通道那头跨进车库,如同虎鲸在礁石后早已锁定猎物潜行而来。
        “我宁愿待在学校听无聊的历史……呃?”
        有什么东西被卡在了他的脖子上——0.7秒后他的身体随着脖子的疾速下坠带来的惯性一同被拍在地上,而此时那个卡在咽喉处的圈环在他看来比练习道场里总被堆成小山方便取用的硬木板重量总和压上来轻不了多少,或者更重。
        带着金属特有的凉气,圈环攀爬到他的体温上,无机质的尖刺狠狠咬紧他的血管,偷窃他的温度——尖刺尽头沿着细密气压线喷射出不知名的药物,灌进他的血液。
        瞬间Marco在口中尝到了那些药液的味道——用食物来形容的话大概跟寄住他家的小公主以前拿回家的香蕉刨冰与Mewni*特有的痱子粉混在一起的味道有得一拼……别问他怎么知道的,Star Butterfly,Mewni的小公主,出了名的擅长碰倒或者弄乱东西。
        视线有点模糊,但远远没到麻醉他的效果。Marco尝试坐起来,但脖子上离谱的重量迫使他不得不仰倒在地板上——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面朝地摔下去,鼻梁出血可一点都不舒服。
        “你是什么东西。”声音上面传来。他挪动视线,看见右眼被漆黑的眼罩密不透风遮住、拥有浅棕发色的男孩正自上而下睥睨着他,没什么表情的脸和他情绪淡薄的问句准确地对应。
        Marco有些怒气——毕竟谁被问、而且还是在莫名其妙被撂倒之后被问自己是什么“东西”都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也许不算是莫名其妙,无缘无故闯进别人屋子里的那一个的确是他。想到这里,空手道男孩压下自己被挑起的丝缕怒气,尝试与貌似是房子主人的男孩和平交渉。
        “……真抱歉,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进来的——你能把这个解开吗?”他指了指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圈环:“我没有恶意……呃,能问问这儿是哪吗?”
        然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想要解开他禁锢的念头,而是果断地从口袋里掏出类似手电筒的东西。他按下按钮,蛛网般纠缠在一起的暗红光束快速从依旧躺倒在地的Marco皮肤上掠过。
        他看见那个貌似跟自己年纪相当的男孩盯着像是手电筒的仪器上显示出来的数据,慢慢皱起眉头,半眯着的眼中装满思考的痕迹。
       但很快男孩又抬起头,那只仅存的铜棕眼珠里充斥着对未知领域的无限期待。
        空手道男孩的肩膀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他的鸡皮疙瘩才刚刚蔓延到手臂,身下的地板突然被荧绿虫洞腐蚀出令他不安的大洞——万有引力没有背叛他,反而殷勤地将他整个人向下拖去……好吧,他才不需要这样诡异的殷勤,一点都不。
 
 
        ——这就是Marco Diaz先生作为“未知领域生物”被强行留下的开端。
        若干天后已经习惯性地将这间屋子整理得井井有条的Diaz先生回想起这段开端,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不公平……为什么我身边从天而降的人总是让人操心会不会被怪物或者外星生物重伤的类型!?”
        他无奈地嘟哝,再次认命地担忧起已经超过常规时间都没回家的房子主人。
 

 
(Mewni:妙尼王国,是Star Butterfly的家乡。)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