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4>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4

 
 
#4 Empty(空荡)

        花了一个多小时将厨房大概地整理一遍——将高处浮灰抹去,把低处大块的不知名淡色污渍拖干净,好歹是把它的原本面目给清理了回来。没了灰尘遮掩的草绿墙面和浅木色厨房柜组合在一起,在这栋房子里显得突兀地温馨。Marco直起腰欣赏自己修缮出的杰作——在这里他终于能看见过去时光遗漏下来的温暖……平淡无奇却弥足珍贵。
        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变故导致这栋房子里的生活偏离轨道一路向下,最终到了这个地步——但他明白这不是能贸然询问的问题,绝对不是。
        他想这就是屋主将这里近乎弃置不顾的原因了……至少是其中之一。
        Marco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打算进行大扫除的行为是否不太妥当——这样的行为也许无异于将掩埋进深深土中的不快回忆再度挖出来。
        “……Such a big trouble.” 他立在原地试图整理思绪,理性地判断一下现状。

        不久之后还站在烤箱前面努力思考的空手道男孩听到侧门打开的声音。
        “Hey!……我、我把厨房稍微打扫了一下……”Marco有些尴尬地看见打开了门后就站在门口停住的屋主。对方似乎并不想踏入已经干净如初的厨房。
        Morty Smith先生冷淡地扫了一眼从灰尘堆里被挖出来的、这栋房子的一部分,毫无波澜的眼神让Marco觉得对方对这一切根本就不在意。
        “你的充电器跑出了笼子。”伸手从冰箱里取出里面盛着类似细胞液一般物质的沙漏状容器,屋主轻松的语气像是在讨论今天天气如何——然而这对空手道男孩而言,老实说,简直就是场灾难。
        在不速之客•Diaz近乎尖叫的哀嚎背景中,Morty不着边际地耸了一下肩,三个多星期来第一次穿过荧绿虫洞离开了这栋房子……或者说这个星球。

        Marco的充电器是两个星期零六天前屋主先生丢给他的——会跑会跳会咬人,身体结构柔软得接近果冻,当它把身体的一部分嵌进手机充电孔时接近它两米以内会被动触电,平常最爱做的事是……扭着透明果冻似的身体在整栋房子里到处跑。上次Marco因并不了解这个Charger的习性——是的,它的种族就叫做“Charger(充电器)”,据屋主先生解释这是全星际适用范围最广的充电用生物——而放养它,结果导致一楼的东西几乎全被高压电烤焦。
        上次抓住它用了一天时间,这次比较欣慰的是Marco只用了大半个下午就把小家伙丢回了真空罩……不考虑被几十伏特刺痛得麻木的手臂还是属于完胜的。他对自己的抗电力感到骄傲——Hooray*!他的手没废在这上面!
        ……哦这样真傻。
        空手道男孩挠挠头,手里捧着真空容器打算从二楼走廊出去。二楼的卧室全都被关上,按屋主那个可以称得上过分警惕的性格来说大概是锁住了。
        “总算把你抓住了!”他责怪般地用力敲了敲真空罩,抬脚踏上通向一楼的楼梯。
        Pit-a-pit.*
        Marco抱着那个其实还挺有份量的容器,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楼下走,脚步声清晰地倾倒进他的耳廓。
        太安静了。不止屋内,逼近夜晚的时间里人声也逐渐减弱,到现在除了一些似乎比较遥远的喧闹声以外没有其他大的噪音。
        “难得有这么……不闹腾的城市。”他觉得有点奇怪——他还真不知道包括南北两节的全美洲里有这么夜生活不是喧哗吵闹为主题的地方。
        难道这里其实挺偏僻的?Marco决定以后有机会要溜出去看看,不过今天就算了——他实在为了抓这个小东西累的够呛。
        Pit-a-pit.
        他走到了一楼,截然不同的材质令踩上去发出的声音也有所不同——但一样的清晰……或者说,太过清晰以致让他有点毛骨悚然。
        这栋房子太空荡了,即便它里面摆放的家具数量正常,却毫无生气可言。以前屋主在时总会因某些实验多多少少有些噪音,因此Marco迟迟没有发现这里给他的寂寥感。
        ……他的生活到底为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Marco依旧没法想明白,明明从那本食谱里能窥探到一星半点这座房子里曾经生活着的是正常平和的一家人,但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除了屋主的实验室以外所有灯都无法使用,接近入夜的天空早已没法给这里提供足够的照明,屋内逐渐阴暗下来,黑夜的衣摆飘忽着挡住暮光。
        这种空荡感会给人一种无端恐惧,以及走廊尽头的黑暗会实质化地将自己吞噬的错觉,自己的影子也许会缠上脖子用力勒断气管——Marco不想承认,但的确很丢脸地,他有些发怵。
        “天哪——他为什么不把灯接上电!”回去车库得穿过整个客厅,而它正逐渐被黑暗蚕食——他打了个寒噤,脚步下意识地加快。
        这种环境下还没灯,他以前自己生活就不害怕吗!?Marco最终还是在潜意识里承认自己的恐惧——但只是潜意识,作为一个准青少年,他才不会把这么丢人的事亲口承认!
        最终他小跑着打开车库侧门,快速进入后单手将门关上。由于动作太猛、另一只手上还抱着一个重物,空手道男孩差点整个人摔倒地上。
        “好吧……哪天去打扫一下二楼。”他磨了磨鞋底。二楼的灰尘积得太多,粘在鞋底上打滑得厉害。
        对了,也许以后还得劝屋主先生让电灯正常使用。

 
 
(Hooray:欢呼。)
(Pit-a-pit:拟声词,噼啪声。)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