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Sweet Heart》

•跟 @黎黎黎黎檬子 的交换童话w超感谢黎檬子写我那个老套的梗(๑ŐдŐ)b
•由于黎檬子并没明确性别,所以统一用“它”。
•由于R氧的医学知识并不完备,倘若有这类方面的bug请多谅解。

……OK?

 
 
 
《Sweet Heart》
 
 
 
***

       〖Do You Believe Miracle?〗

***

        那是一只奇怪的小兔子。
        —“小兔子”?为什么要叫它小兔子?
        亲爱的,那当然是因为它很小,小得就像婴孩的手掌。
        —那……为什么加上了“奇怪的”?
        因为除它以外没有一只会嘴馋人类的甜点。
        —它能吃到人类的甜点吗?
        当然能!人类姑娘们从没有谁会抗拒给一只毛茸茸、暖烘烘、周身皮毛仿若冬神斗篷之上的恩赐,而双眼如同地母神躯中的红宝石——这样一只小兔子的请求。从村落边角的穷姑娘Angela到城堡深处的长公主Crystal,没有一个能忍心将它拒之门外。
        —那它吃过什么呢?
        那可多了,亲爱的。从朴素的裸麦面包到昂贵精致的慕斯蛋糕,从覆盆子味的布丁到混合着细碎栗子的蓝莓果酱,这个国家里几乎没什么是它没有尝过的。
        —这样奇妙的小兔子,难道没有人为它取个名字吗?
        事实上的确有。一位吹着笛子的旅人路过这座小镇,为了他即将清除鼠患的工作来这儿放松自己……
        —等等!难道你说的是带走哈默尔恩所有孩子的那个花衣吹笛人*吗?
        没错,亲爱的,他是个过分在意诺言的人——但我们难道不是在谈小兔子吗?
        —对不起……请继续,好吗?
        你真是个礼貌的孩子。那位先生很喜欢它,并且发现它爱吃甜食的癖好,所以给它取名为Sweet Heart。
        —它喜欢这个可爱的名字吗?
        它非常喜欢,亲爱的。这是它的名字,代表它的存在,有人呼唤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在渴望它的到来。就像你呼唤我的名字一样。
        ——时间不早了,亲爱的,你该睡觉了。
        —你要走了吗,Tooth Fairy*?
        抱歉亲爱的,全世界的孩子都需要几枚闪闪发亮的硬币来点亮他们的梦想与爱。
        —那……晚安,Tooth Fairy。如果你还能来的话,能继续讲完这个小兔子的故事吗?
        亲爱的,这个故事的结局取决于你,每个孩子都会有属于他自己的结局。
        —真的吗!?
        没错,可爱的小天使。乖乖睡觉,明天将是崭新的一天。
        晚安,亲爱的。

***

        你是什么?小兔子从木头栅栏的缝隙里探出脑袋,肉色的鼻尖微微动了动。
        我是……狐狸。那团火红的毛毛回答。它说完后,虽然想更凑近点,但还是毅然决然地后退。
        为什么你要退到那里去?快过来吧,那里是黑色的森林!
        我不想离你太近。我是女巫的狐狸,她说离你们太近会吓到你们。
        小兔子惊讶地睁大那双红宝石似的眼睛。哦,你是女巫的狐狸!
        对不起,我马上会离开的!狐狸有些低落,它觉得自己肯定是长得太凶恶,吓到了面前这只小小的、毛茸茸的白兔。
        不不,别走!我并不害怕!能跟我一起玩吗?同族的大家总是躲着我,我很无聊。
        我不会……不会吓到你吗?
        不会啊,你的皮毛看起来暖暖的,我很喜欢!

        这是狐狸第一次听到除了眉眼温柔的女巫之外,有表达“喜欢”的话语是送给它的。
        这也是小兔子第一次见到除了父母和一个穿着花哨的吹笛人之外,不会说自己“奇怪”的存在。

        于是,理所当然地,它们成了身处木栅栏两端的好朋友。

        你在干什么!?那只见多识广的小机灵灰兔子突然蹦到小兔子身后,发出尖厉的叫声。
        你在干什么!?那是女巫的红狐狸!你会被吃掉的!灰兔子的叫喊引来了其他的动物,它们此起彼伏发出斥责的骂声和吸气声。这是一场这个国家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合唱,充满着尖酸和甜到发腻的假惺关怀。
        小兔子受够了这里味道奇怪的生活。它们总是把小甜饼塞到它手里,但咬开却是莫名其妙的味道,连父亲与母亲的絮言也一样。奇怪,太奇怪了,大家制作的甜点太奇怪了!
         那些动物开始大声地斥骂。
        快回来!别跟那个丑陋的坏东西呆在一起!
        他肯定是想吃掉我们!肯定是那个邪恶的女巫教唆的!
        为什么我们会住在这里啊?太恐怖了!
        总有一天要把木栅栏换成铁笼子,把女巫和那只坏狐狸锁在里面!
        坏东西!
        臭狐狸!
        这么一想,那只爱吃甜食的兔子说不定也是女巫的宠物!
        天哪,天哪,我们居然让它跟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根本没有兔子会爱吃甜食!
        叛徒!叛徒!
        滚出去!
        滚出去!
        你们这些邪恶的佣人!

        小兔子突然转身挤进木栅栏的缝隙,奋力地缩起因甜点而有些胖胖的肚子不停向前拱刨,把耳朵紧紧贴在脑袋上——把所有苦味辣味酸味的声音远远抛在脑后。
        比它大了不少的狐狸看着那个小小的白绒球挤过木栅栏朝自己跑来时,愣愣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狐狸的腿被横冲过来的小兔子撞得生疼。

        —走啊!—

        那双红宝石闪着不容他拒绝的耀光,狠狠地击打了它的心脏。

        —我、我不想跟他们生活了!—

        狐狸用头将小兔子挑起、让它坐在那颗被红色皮毛簇拥的头上。它高高跃过丛生的香草梗,向着森林那头狂奔。

        于是那天,狐狸和女巫有了一个新的家人。

        女巫为什么也会死……?它的长耳朵耷拉下来,盖住额头和半边的眼睛。
        通晓魔法是有代价的。它躺在火红的前肢上,喉咙里咕噜噜冒出一句。
        小兔子和狐狸静静地坐在女巫消失前最爱待的长椅上。太阳被森林层层叠叠的枝叶覆盖,偶尔漏进来的几缕阳光也带着乌鸦羽毛的阴影。
        我想吃甜甜的红莓布丁……
        小兔子习惯性地撒娇,但袖子在桌上一滑就能变出一桌好吃的甜点、在它满足地大快朵颐时轻轻拍着它毛茸茸背脊的女巫已经不可能再回应它了。
        狐狸只是一下一下地,用脸颊轻柔蹭着它小小的身躯。
        我好想她……
        我也是。
        它用尖尖的耳朵蹭掉红宝石里渗出来的圆圆水珠。
        我发现了一个甜食装点的世界。狐狸悄悄靠近它的耳边,小心翼翼吐出一个一个音节。虽然我没法像女巫那样通识魔法,但我能带你去。
        真的吗?小兔子吸了吸鼻子,有些疑惑地看向狐狸。我都不知道你可以用魔法!
        其实我以前就想带你去了,但女巫说我如果这样做很危险。
        嗯……你会弄炸什么东西吗?小兔子看着狐狸那副瞬间如吃了虫子的模样忍不住破涕为笑,揪了一把它的尾巴。
        我上次真的不是故意弄炸你的蛋糕的……狐狸看它终于笑出来,紧绷的神经逐渐松弛,跟着小兔子一起弯起嘴角。
        想起女巫化为尘土之前交给它的魔咒和嘱托,它的狐爪慢慢扎进掌中。
        我没问题的。
        你在说什么啊?
        不……准备好了吗?我们现在就去。
        嗯!

        道路由一块一块的黑巧克力铺成,路旁的树木涂满巧克力和热可可,庭院是草莓味的果冻,房屋被洒上阿萨伊莓汁的太妃糖垒出大理石光泽——软绵绵的海绵叠成舒适的床,白巧克力点缀隔着一层薄荷叶的麦芽糖地板,连空气里也飘散着仙尘一般令人着迷的甘甜糖粉。
        这个世界如此的甜美!
        小兔子记得自己曾经梦到过这样美妙的仙境——甜点唾手可得,不管到哪里都有糖果的绝妙香气,甚至连睡眠也能与甜食紧密相靠!
        这肯定是用我这一生的所有幸运换来的!小兔子兴奋地在黑巧克力板上蹦来跳去,把火红的狐狸甩在了后面。你真厉害!它扭头对三个黑巧克力板开外的狐狸大喊,红宝石中满满都是欣喜和崇拜。
        你开心吗,Sweetheart?狐狸用前爪为它理了理因蹦跳而有些凌乱的雪白绒毛,掌上沾上一层薄薄的透明糖粉。
        我从没有这么开心过!小兔子摆动着身躯,更多糖粉从蓬蓬的绒毛里飘散而出。
        Sweet Heart。狐狸轻轻叫着。
        嗯?怎么了?
        Sweetheart。狐狸的眼里坠满了笑意,它们与不知名的某物一起,深深地沉在那潭湖蓝的水下。
        你怎么了?小兔子不解地看着突然露出它没法知晓意味的笑容。怎么了?突然叫我的名字两次。
        没什么,突然想要多叫几次。
        是吗……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你在发抖吗?
        只是太累了而已——我先去睡一觉吧。
        好吧,晚安!

        你的毛怎么了?!小兔子心惊胆战地看着狐狸身上几乎每一秒都逐渐向白色渐变的皮毛,想摸摸却又怕弄痛它,两只前爪迟疑地悬在空中。
        换毛季到了就是这样的,别担心。狐狸靠近小兔子,让它贴上自己灰红的身躯。你可以摸摸看啊,我并不觉得疼的。
         可是……可是它们有一些都变白了!小兔子有些着急,狐狸的换毛季它当然见过,但从没有这种的情况发生!
        这只是我的一个小魔法。狐狸安抚地笑着,顺了顺小兔子沾满亮晶晶糖粉的绒毛。只是换毛的话太无聊了,所以向女巫学了这样的魔法,本来想给你惊喜的。
        那……为什么要变白啊?红色的皮毛很好看!
        嗯……因为我觉得你的颜色更好看。
        狐狸舔了舔小兔子的脸颊,就像嘴里含进了枫叶糖浆一般,甜甜地笑了。

        被白色皮毛覆盖的狐狸趴在地上。
        喂喂,你怎么了啊?小兔子用鼻子拱了拱它的脸颊。你睡得也太久了吧,沾满苹果汁的太阳已经出来啰。
        ……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我给你带了蔓越莓蛋糕,起来跟我一起吃吧!你总是把东西都给我吃,至少这个要跟我一起!
        起来啦,已经早上了!
        狐狸并没有理它,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好像被雪白的糖块凝固起来了一般。
        小兔子红宝石似的眼睛里滚出甜腻的枫糖块、亮晶晶的圆软糖、哑光的水果糖。
        要是你在睡觉的话……已经睡太久了……

        但是依旧没有回答。
       

        别哭了。
        火红的皮毛从身后包裹了过来,把小兔子小小的、婴孩手掌般大小的身体埋到温柔的体温中。
        火红的狐狸轻轻舔走一滴滴过分甜腻的糖果泪珠,理顺那团白蓬的绒毛。
        你!你怎么!小兔子从它的怀里蹿出去,惊诧地看向它,又把视线挪回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死去的苍白狐狸。
        别害怕,别害怕,这是魔法。
        魔法?!小兔子气得发抖。你就是为了戏弄我吗!?
        不,我是万千个我之中的一个,但不再是那一个我了。狐狸走到那只苍白瘦削的狐狸面前,对它点了点头。放心吧,你成功了。
        什么?你在开玩笑!只有人类才会有万千个分身的!
        所以说……这是魔法。
        魔法、什么魔法?
        女巫留下的魔力源能够支撑最初的我创造上万个分身……
        你干嘛要做那种事啊!
        因为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的,在这里。火红的狐狸温柔地笑起来。
        啊……啊?小兔子瞪圆眼睛。
        我不能摄取甜食。狐狸走近它,用脸颊蹭了蹭它的长耳朵。我的体质让我不能跟你一起分享你的快乐,对不起。
        那、那你干嘛带我来这里啊!?你会死的吧——不你已经死了一回了……!
        因为你会开心,我不想看你哭丧着脸。
        于是狐狸的脸在小兔子眼里成了世界上最蠢的一张。
        ……好蠢啊,你真的是!
        反正我——除了最初的我以外,都是为了跟你一起生活而诞生的。

        火红的狐狸陪着雪白的小兔子蹲坐在那块香甜的花瓣糖上。苍白的、最初的狐狸身上渐渐结出了透明的糖霜,如同仙尘一般,慢慢地分离崩析,飘散在糖果色的空气里,被提拉米苏*香味的晨风抬升到高空之上,在甜美的阳光中融化。

        我们去吃早餐吧,Sweetheart?
        嗯,好。

***

        〖No.〗
        〖But I believe you.〗
        〖You Are The Miracle.〗

***

(The End)

***

 
 
 

(花衣吹笛人:一个源自德国的民间故事,最有名的版本收在格林兄弟的《德国传说》。因除去鼠患后哈默尔恩镇的镇民没有依据承诺给予花衣吹笛人相应报酬,因此他吹着魔笛将全镇的孩子蛊惑带走,从此以后那些孩子再也没有出现。)
(Tooth Fairy:牙仙是一种传说中的小精灵,会把孩子放在枕头下的牙齿拿走,并放下硬币作为对他们的感谢。)
(提拉米苏:“Remember Me”。)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