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8>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8
 
 
 
 
(背景参考《Rick and Morty》第二季第9集,但时间与其不符。)

 
 
 
#8 Judgement(判断力•上)

        “宇宙的确是个迷人的混蛋——它是最庞大的子宫,也是最深的棺材群,更是最怪诞的疯人院。”
        Marco忘了自己是在哪里听过类似的话,但他想这句话太对了——讲真的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多学习如何最高效地使用手边的东西砸烂一群疯子的头(尽管这令人一点都不舒服)。
        “我想来这里之前敌对的怪物们真的太宠我了——”他一脚把手持农耙即将冲上来撕裂他脸的疯子踹飞,抹了一把满脸的汗和额上顺着眉骨流下来的少许血液:“老天——这些疯子比它们聪明多了!”他手里已经有些歪斜的铁棍在两分钟前被甩了出去。Marco紧了紧左手提着的木箱,犹豫着是否要捡起那把血迹斑斑的农耙。
        Morty冷哼了一声,顺手抄起农耙一把抡倒最近一个杀红了眼的老妪。五分钟前因超负荷而结构烧融的激光枪被简易改造成触发性炸弹,爆炸后残骸丢弃在不远处的尸体堆里。
        Marco抽空朝身后看了一眼——Lucky,那应该是个不错的去处。
        “Hey,Sanchez!那儿有个灯塔!”

 
 
(21 mins ago)
 
        来到这里将近四个星期的Marco头一次登上通往宇宙的交通工具——他还不能很好定义这辆东西可以称作什么,要知道它长得既像飞船又像一辆前卫的车——但手腕被钉在后座坐垫上、因身高因素不得不半佝偻着腰才能坐在垫子上的姿势让他苦不堪言。几番尝试后,他终于决定坐在底下作为“地面”的金属板上……呃,仅仅只是抬高手臂总比一直保持那个纠结的姿势要好得多。
        将他们与宇宙空间隔开的是圆拱形的玻璃罩,托它的福,Marco仰头就能看见数以万计的星球散发出或淡或明的光,千万星辰比站在高山上看见的更加清晰,连成色彩如玫瑰或琉璃的星云群,偶尔掠过的闪亮流星,以及……令人感觉敬畏的深邃、那是宇宙本身。
        有些倍感美好但令人忍不住战栗的事物只能在脱离地球引力时才能有幸看见,而这是其中之一。
        “Wow……”他干脆靠在飞船——似乎只能这样称呼——舱门上,把堵着他脖子的红帽兜拖到前面,保持着抬头的姿势。
        与他相反的是Morty对玻璃外的景色一点都不在乎。他瞄了一眼倒后镜,腾出一只手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拉紧几寸。
        船体突如其来的剧烈颠簸让Marco直接被掀起来,但他那只被钉在后座的手腕成功运用暴力的惯性让他在下一次颠簸之前落了回来。
        “Ouch!”那真的挺疼的——尝过有人试图撕裂你肌肉却又撕不裂的感觉吗?差不多就是那样。Diaz先生在疼痛空余还回忆了一遍自己在道场踩灼烧着的木炭的经验,但似乎完全不可比……烧伤带来的疼痛和撕扯可不同,前者只对你的皮肤不太友好,而后者更折磨你的肌肉组织。
        前座的Morty持续向前猛推控制速度的操纵杆,船体后方呼啸而来的不知名物质光束依旧粘在他们的航线上,死死咬在船尾往后不足三十米的地方。
        这辆外表有所破损的鬼东西还没来得及装任何除了休眠期自卫系统之外能够称得上有攻击性的设置——毕竟它的后主人一向不愿意使用它作为代步工具。虫洞比它方便太多,但这次由于生意性质而迫不得已。
        他低声骂了一句,猛地扭转方向,以一种刁钻的前进方式生生改变航向,朝前方狂飙。
        船内霎时响起的警报声吵闹异常,刚刚响了不足六声就被Morty强硬地掐断。Marco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但现在发生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发生了什么?” 他想爬起来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在导致船体犹如遇到惊涛骇浪的航船一般剧烈起伏:“先把我的手松开——也许我能帮你!”
        “你想在这里面打转吗!?”对方毫不犹豫地吼回去——不太妙,虽然脱离了对方的寻狙范围,但连接发动机的部分似乎出了问题,“自己抓紧!”
        “What!?”Marco下意识抓紧后座的金属管,话音刚落就发现飞船正疾速向下猛冲。
        “WAITWAITTTTTT!!”
        Marco Diaz,在经受船体猛烈俯冲期间决定他这辈子都不要再去坐什么过山车了——你要知道有些相似的失重感会令人回忆起某些不好的回忆……就像这种。
        老天他甚至连电梯都想放弃了,说真的。

        “OMG……”
        Marco从一堆废玻璃渣里爬起来。他睁开眼的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睡在床上——但很快他就完全清醒,得益于手里还紧紧握着的金属管带给他的皮肤刺激以及有人狠狠抽了他一巴掌,力气之大让他瞬间痛呼出声::
        “OWWW!”
        “清醒了就起来。”眼罩男孩的情绪与记忆断片前的焦躁相比已经趋于稳定,但警惕的神情比以往要严重好几倍:“今天的日子很糟糕,这里正在大清洗(The Cleansing)。”
        “大清洗(The Cleansing)?”
        Morty蹲在原地继续手上的工作——用两块金属片和坐垫上强硬撕下来的布条把有些变形的左手缠死:“就是这个星球上的疯子们一年一度的杀人夜(Murder Night)。”
        “你的手怎么了?”Marco走过去小心翼翼帮他扶住左手:“你的意思是……呃,就像《人类清除计划(The Purge)》?”
        Morty的手顿了一下,难得默许了对方的接触:“差不多。”他继续勒紧那几层布条。
        “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直到明天早上。”
        “等等,你不是有把枪吗?像是传送门的那把!”
        “摔坏了。”
        Marco突然感到深深的绝望。
        Morty试着摆了一下左手,不适感让他蹩了蹩眉。他用右手撑住身体站起来,抽出激光枪。
        “很快会有人听到响动朝这边过来,”眼罩男孩弯腰,用固定好了的左手准备把摔在飞船残骸里依旧安然无恙、材质似乎是某种木头的箱子提出来:“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他注视了解离崩析的飞船半晌后,慢慢把里面隐藏了很多东西的目光转向别处。
        “你的手不能再用力了!”Marco先他一步把箱子拎到自己手上:“我帮你提——我保证不会弄丢它!”
        不管是骨折还是脱臼,在没有完全复位之前贸然用力可能会导致二次错位甚至是畸形,练了很久空手道的Marco再清除不过——他受这种小伤大伤也不只一次了,这方面算得上经验丰富。
        Morty恼怒地啧了一声:“你最好能信守你说过的话!”
        “当然!……等一下,那是人声吗?”
        远处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和夹杂在其中的粗俗咒骂,仔细听还能偶尔听见更远处四面八方的尖厉惨叫……或许还有某些变态在大屠杀中丧心病狂的笑声。

        “他们过来了!”
 
 
 
(NOW)
  
        外来者的闯入似乎给本地疯子们血液里爆发出的残暴加了一把火,不属于这个星球的、独特的血腥味让周边异常嗅觉灵敏的暴民兴奋到恨不得立马将对方杀死——字面意思上的拆吃入腹。
        “……疯子!他们都疯了吗!?”Marco一个横踢把扑过来想咬下他一块肉的农夫甩出了几英尺远,喘了口气——这是暂时的最后一个,在其他人冲过来之前,他们兴许有时间顺利到达灯塔,锁上门等到天亮。
        “你反应太慢了。”Morty甩了甩右手抓着的半截箭型风向标上沾满的血液,再次用牙齿辅助咬住布条,将大概状况有点糟糕、已经骨折的左手固定住。
        “这种节日太奇怪了!怎么会有人同意这样的……屠杀日!”
        “只有给他们一定时效随意犯罪,平常的犯罪率才可能趋近零。”
        “这太不人道了!”
        Marco向前跨了几步,跟上走在前面的眼罩男孩。他侧过头认真地反驳,说这句话的同时突然发现自己比他稍微高了点——莫名有了一点小小的优越感。
        Morty突然嗤笑了一声,原本抿着的嘴角拉出一个讽刺的弧度。
        “一天的屠杀日里死去的人不可能多过一天出生的婴儿,这非常划算不是吗——”
        Marco有点没反应过来——或者说他没注意对方在说些什么,吸引他大部分注意力的是一瞬间在他脑子里炸开的“HE IS SMILING!?”这句话。
        虽然那并不算什么“Smile”,但能在一向不屑于表现出情绪的屋主先生脸上看见除了焦躁到发怒之外的表情还是非常罕见的——至少Marco没那个荣幸看到。
        但很快准青少年的大脑又被另外的声音充斥了——年轻女孩的声音、弥漫着惊恐和绝望的尖厉喊叫。

        “HELP!!OH GOD——HELP ME!!”
        “LEAVE ME ALONE!!YOU CRAZY!!”

        Marco几乎在一瞬间就决定要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他被Morty拦了下来。
        “把箱子给我。”眼罩男孩伸出右手一把抢过木箱,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真不可理喻。”他皱眉,低声嘟哝了一句。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