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After Dinner》

•关于某对最近在填坑的邪教cp的私设子世代(「・ω・)「算是某个意义上的番外?_(:з」∠)_
•至于是谁家的孩子,不告诉你(根本特明显)(◎`・ω・´)人(´・ω・`*)
 
•Marvelous(马维洛斯,身体年龄14岁):奇异的,了不起的。
•Miracle(米瑞可,身体年龄14岁):奇迹,不可思议的。
 
 
***
 
 
        “Mars!Mars!”紧跟着飞窜过餐厅的不明生物,Miracle右手举着镭射枪不停点射:“拦住它!”
        Marvelous叹了口气,站起身利索地翻过沙发,跑了几步快狠准地压住那个速度逐渐减慢的小家伙:“Mia,Dad已经告诉你不下二十遍不要乱玩Father的镭射枪和虫洞枪了。”他坐起来把那个激动的天外小家伙搂在怀里,谢天谢地这次不是什么浑身布满腐蚀性黏液的不规则生物,就是长得不怎么好看。
        “我没用虫洞枪,这是我偷偷从Father的培养皿里面弄出来的!而且Father也很少听Dad的话,别在意——Dad总是那么唠叨!”她把卷到一起的深栗卷发一股脑扫到肩膀后面,用手上的武器威胁性地抵住幼年天外来客疑似脑袋的部分:“要是你害我被Father罚喝一周的蔬菜汁,我就把那些生化武器全灌到你的大脑里!”
        眼大头小的幼生体似乎能听懂一般一个寒噤从头凉到底,直接僵直成一团乖乖呆在原地,一“脸”的配合。
        Miracle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从Marvelous怀里把它挖出来,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又钻回了餐厅旁边的实验室。
        双胞胎里拥有魔法天赋的一方认命地走到厨房,从刚洗完不久的餐碟旁一些常用品里挑出还没买多久就已经瘦了一半的玻璃胶把镭射枪制造出来的缺口补上。
        Marvelous愈发能理解Dad总是过度关心的习惯培养出来的原因了。Father平常用虫洞不知道到哪里去之后——只要Dad没跟着去——很大几率会带伤回来,有时候是莫名其妙的追兵,包括形态诡异的外星生物和疑似人类的危险分子。即使他呆在家里,因为造某些武器不同程度毁坏房子也见怪不怪。Miracle几乎和他一模一样——在某些时候坚持“只要没死就行”这个观念上的根深蒂固。
        虽然他们出生只有短短两年多几个月、身体年龄只有十四岁,但Marvelous Diaz对这些情况见怪不怪,并逐渐与自己的Dad靠拢、对自己那个热衷于尝试和冒险并且手持高危武器的姐妹Miracle Smith实行过分关心策略——特别是在这种两个监护人都离开这个星球去办事的时候。
 
 
        他坐回沙发上享受作业早早完成并且预习完毕的悠闲夜晚,将录下来的纪录片进度条倒回刚刚离开时正在看的部分。从NASA离开回到大学研究宇宙规律与多维宇宙的中年教授正在这一节里讲述有关黑洞的推论:如果有人从飞船跳入黑洞,那么在飞船上观测的人会看见他永远冻结在黑洞边缘,仿佛他的时间就在那里静止——至于他本人,谁也不知道会经历什么。
        教授纯正的英音让他不自觉地严肃起来。对方在屏幕里停顿了一下,然后也许是有感而发,他谈起人类的死亡对于宇宙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个人的死亡会让所有认识他的人被逼面对我们逃不脱的阴霾。”教授说,“但对于宇宙来说,也许人类的死亡只是意味着他的时间不足以支撑他继续下落进黑洞而已。”
        Miracle不久前已经把她偷偷放出来的东西又偷偷放回去。她正认真地用铅笔玩着今天报纸上的填字游戏,没注意她的兄弟正看到她口中“狭隘”的地球人纪录片的哪里。
        Marvelous看着屏幕中以远轨人造卫星记录下来的宇宙一角。地球在其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光点,很快就混在星辰中不见踪影。
        “有多少倍的宇宙,就有多少倍的地球……”他不经意间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的姐妹坐在一旁耸肩:“也许是几倍,Bro——不一定每个宇宙只有一个地球,也不一定一个宇宙里没包含另一个。”她伸了个懒腰——大功告成!她打赌自己全部都填对了!
        Marvelous头也不回地把她手边的蛋糕盒拿走:“会得蛀牙的,Mia。”
        “你怎么跟Dad一样!”Miracle不满地伸手想拿回自己的餐后甜点,但她的兄弟毫不动摇地挡住她的手——她直到手酸都没抢回来,泄气地把Naughty抱到腿上。他们的万能充电器兼宠物机灵地把身体体型缩小成一只小奶狗的程度,心满意足地趴在那里。
 
 
        Marvelous沉默着,直到近两个小时的纪录片已经列出制作者团队信息,他才又一次开口:“Mia。”
        原本对她这个本来不怎么出声的兄弟沉默这么久没有意外感的Miracle应了一声,还没打算把视线从Naughty部分重组出的星际直播节目中挪开,但对方后一句话还是让她扭头看向了Marvelous。
 
        “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会怎么做?”
 
        “Mars,你脑袋被门夹了?”她用手在她兄弟面前摆了摆。
        Marvelous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用那种她被看得发毛的眼神。
        “如果你死了——”她的身子歪到一边去,手肘撑着沙发扶手,下巴搁在自己的手掌上:“跟Father一样,我当然会用虫洞枪去另一个宇宙,找到另外一个Marvelous Diaz。”
        “如果那里还有另一个Miracle Smith,那我就只能用一些手段去代替她——你知道我的意思吧?虽然不好,但很容易骗过星际法则,那个宇宙不会失衡。”
        “我会跟另一个Marvelous Diaz、另一个Dad和另一个Father生活。然后我会叫我那个兄弟'Marvy'或者'Marthew'或者别的什么,反正不会是'Mars'。”
        她的兄弟安静地听着。纪录片的结束语快讲完了,教授用手指着天体的模型,正在收束自己研究内容的要点。
        “你要是死了,”她作出一副长辈的模样揉了揉对方的脑袋,把他的额发闹得一团乱:“无数个宇宙里,再也不会有这个宇宙里的'Mars'——这很麻烦,你最好别这样!”
 
        Marvelous一向没什么夸张表情的脸上突然展露出明显的笑意——他的姐妹于是像看三岁小孩做幼稚的傻事一样看着他,一边嘀咕着“你少看点这种既片面又自大的纪录片”,一边又忙着把视线转回星际频道。
        Marvelous觉得自己会恐惧真是够傻的了——至少就算他死去,Miracle还是能继续生活下去。
 
        “……我想我会留在这个宇宙。”
        “所以说你跟Dad一样在这种事情上很顽固,Mars。”
 
 
        纪录片的进度条走到最右端,自动切回了本地频道。
 
 
***
 
(Fin)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