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10补>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10补
 
 
 
 
 
#10补 Side Effect(药物副作用•下)
 
        Marco站在原地,手臂抬到半空不上不下——他本来打算再敲几次门来确认是不是需要破门而入,但屋主先生充满怒气的清晰回应让他觉得似乎之前看见的伤口只是他的幻觉。
        Smith先生的态度似乎正常到无懈可击——然而从历时将近三个月的诡异同居状态中得到的经验来看,Marco确定他又在用什么危险却高效的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自称Sanchez的男孩虽然一开始感觉难以接近,在某方面的处事模式却意外地好捉摸,至少对Marco Diaz来说的确是这样的。当他某天突然意识到这点时——你知道,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就像你突然发现摆在面前的迷宫实际上只需要直走就能到达终点。
        但即使想通这点,他也只能像个木雕一样戳在那里,不敢贸然闯进去,说真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英年早逝什么的。“你真的需要我的帮助!你的伤口很糟糕!”Marco决定打直球。或许这会让他的“同居人”烦躁到再一次把他钉到地上,但也许非常有效。
        就算前段日子刚被一只外星产出的畸形生物追得满屋子跑,但如同大约一生都只能呆在地球上的人类一般思考依旧更加符合他的本性。那种伤口再拖下去也许会导致死亡——不管怎么说他唯独不想面对这个。
        “Hey Sanchez——”
        下一秒他的鼻子被门狠狠地来了一记。Marco维持着最初的站位还没准备退开,但那个距离,呃,如你所见并不太安全。
        “Ouch!”
        “你他妈简直比那群狗娘养的字母人*还事多!”
        Marco差点没被门板拍到地上去——老天,他感觉自己的鼻子快出血了。
        Smith先生的手还握在门把上,上身赤裸着——他对把沾满血渍灰尘的脏衣服再套回身上深恶痛绝——站在浴室门口,轻蔑地又补了一句“Foolish”。
        拉美裔的男孩捂着被生生撞红的鼻子,下意识地低头看向印象中对方染着血的部位。
        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丝痕迹。
        Marco还没反应过来时,他那只戴着手环的手就又一次被不可抗拒地被钉到地上,手腕与连接地面的环面猛地撞击,发出令人一听就肉疼的响亮声音:
        “POW!”
        “Geez!”他的下巴迫不得已地重击地板,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Can't you just STOP this!?Seriously!?AGAIN!?”Marco忍无可忍地撑起身子——他的怒火被不知何物放大了数倍,那份灼烫的感知从他的骨头里猛地爆裂出来。
        Morty罕见地露出惊怔的表情。但他的反应快过面前正如野兽一般弓起脊背的新生怪物——那副充斥着暴怒和戾气的面容被诡异突刺出来的骨骼绞成一团,唯独清晰可见的是那双失去眼球中填充色泽部分的一片空白、火焰倏地从Marco Diaz的手部开始陡然延伸到他的整个身躯上——他眼疾手快地从口袋里抽出镭射枪朝对方的大腿上扣下扳机。虽然脑子有些乱、异常的温度让他有点眼花,但这些不构成他失去准头的理由,就在他射中并且对面的半成品怪物Diaz先生一时失去平衡后不过几秒,Morty剑走偏锋地尝试驱动了那段芯片之间的链接。
       他要赌这个法子是不是能够压制一个“怪物”。不单是现在没有时间拿到更多武器的原因——他本人对这种豪赌意外地乐在其中。
       他就该姓Sanchez,他应得如此。

        烧灼感从他的神经末梢一直延伸到他的心脏。Smith先生得承认这种强硬的大脑链接并不好玩,这比自己跳进火坑还难以忍受:火种塞在身体里而不是外部,仿佛它将蒸发所有的血液和器官分泌物——并且没有一丝礼貌可言。
        值得赞扬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两人都保留住了理智的成分。Marco虽然状况要更糟糕些,但依旧在跟这种不明由来的“本能”抗争着,匍匐在地面挣扎。说实话Morty并不确定在自己这种身体状况下能否控制事态发展——如果在(某种意义上的)同居人完全失控的前提上。
        不管怎么说尚且没到那个地步。Morty打算直接打晕他,但身上所带的所有东西……Well,缺失昏迷档。他还不想把免费到手的实验品简单地销毁。

       
        Marco看着自己第三次看见的奇诡装饰物,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一时半会儿可能是走不出去了。
        他能认出这里是他家——他是指位于回音溪(The Echo Creek)的、他真正的家。标准的美式乡村风格,阁楼和顶层的一半被Star征用建造她的城堡一隅,他甚至能认出小公主房间里那扇通向小阳台的拱门。
        Marco低头避过莫名从墙壁里探出头、构成膨胀球形的软紫花蔟,捂上自己的鼻子——奇怪的味道,像是花香,却又充斥着让人不舒服的味道。非要让他形容的话……那就像枯落下来的花瓣堆成一团后不久就能散发出来的味道。
        “Honey?”
        突然出现的熟悉声音从某处传来——只不过也许是受到这些奇怪花香的影响,那女孩的声音也变得像是粘稠蜜糖一般把人裹了进去。
        “Star!?”
        “Hmmm…No,you're not him.”
        Star Butterfly从墙那头探出脑袋,米白挑着浅紫的发丝被束成两只羊角一般的发辫,绛紫色的阔大蝶翼轻蹭她的肩膀。那双诡异构成心状的复眼正端详着他的面容。*
        “Hi,Marco!”她用被男孩所习惯的轻快语调跟他打了个招呼。
        Marco觉得有她哪个地方变得不同了——跟妙春期的症状不一样,那是一种似有似无的变化,雾气一般将她遮挡得严严实实。
        “的确偶尔也有这种的情况,别担心Marco,过不久你就能回去了。”因妙春期而呈现紫肤的Star笑了一声,随手把一旁墙上的花丛扯下铺在地上,拍松做成柔软的坐枕,“上次的Marco没花两个小时就找到了出路——对了,他是个巫师!噢,不过他看起来比你要大,可能已经成年了!”
        “上一个我?”拉美裔男孩有点没反应过来:“巫师?我是巫师?”
        “那当然不是你——我是说不是现在站在这里的你。Marco,世界可不止这一个哦。”Star仰倒在花丛里,右手拍拍空出来的那块:“来坐一下吧Marco!加油在Honey回来之前离开吧,他可是个爱吃醋的家伙,噗!”
        “Errr…Tom?”
        “Tom?NONONO!”
        妙尼的小公主伸了个懒腰,突然甜甜地嬉笑起来,像是嘴里含进了一颗牛奶糖。
        这不像Star。
        Marco有些僵硬地坐着——也许她是Star,但他知道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她的某一部分变得不像是Star Butterfly。她甚至让他有了些许恐惧感。
        “我的Honey是你,当然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你这个个体!”小公主扭了扭脖子:“你知道,不管是什么都不止一件,未来也不止一个,当然过去和现在也是,这没什么好惊讶的!”
       ……好吧,他还是暂时不要计较Star那句话具体的意思了: “可是我该怎么出去啊……”
        妙春期的Star突然坐起身,用一种奇异的表情看向正认真苦恼的男孩,仿佛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Marco,我有告诉你你这种状态是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的吗?”
        “So?”
        她把他拉起来推到那面有些破损的、魔法驱动的通讯镜面前,指了指他的额头:

        “就在刚才,你好像已经死了。”
 
        Marco Diaz不可置信地凝视着自己额头上清晰的枪击创口,瞠目结舌地愣在原地。
 
 
        Morty拧上花洒的开关,有些昏沉地套上换洗的黑色长袖衫和深色的下裤,推开浴室门,扶着墙有些迟钝地向客厅的方向挪去。
        他没再回头看一眼横尸在那里的Diaz男孩,即使那具身体依旧温热未散。
 
 
 
 

(字母人:出自《Rick and Morty》S2E5)
(*:实际上是Star Mewtterfly,具体设定出自我的早期作品《BEF regular time》,此系列与它有着一些细微的联系,但与主线无关。)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