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Across The Milkyway》

      他的手被那个女人紧紧扣住,她破损严重、正往外渗出缺少血红素血液的厚实宇宙服残余耷拉在她的肩膀上。银河和星辰从他头顶倒下来,混在一起的星光——也许是某颗超新星结束了它的漫长旅程,也许是某颗流星超越千百万光年的星系,在她的头顶熠熠生辉。她拥有即便脏污却依旧令他感到天堂之门叩响的浅色长发。他坠入爱河,而他的灵魂向她说:你终于出现了。
      “我还有四十秒——我——”她哽咽着,泪水粘着星屑从眼角滑下,掠过努力保持着最美微笑的嘴角。
      星云环绕她的身躯,无重力托起她,仿佛来自至高之堂的羽翼要将她带走。他紧紧回握那双缠满烫伤痕迹的手,就像他不曾放开过。他听到那个灵魂的敲击声——敲击着他的心房,而他们也许从一开始就应该是一体,降临于世时只是被下落时的气流冲散。
      是了,他们一旦脚触大地就该重新相遇,不管多久——不管多远。
      “银河……你知道,坐在时间的悖论上穿越它——那是最美的东西。”她的语速很快。她在跟悖论抢占时间,“你知道——悖论,你不可能会再遇见我——但另一个宇宙……也许你会不记得我了但是——”
      还有二十秒的时间。银河快要坍塌下来,将他的女孩压垮。他的心脏快要冲破他的喉咙——不,不,他们还会相遇。他知道的,就像那是个从未来而来的誓约。他知道的,他知道的——就在银河那头。
      星球会崩毁,星系终有一天也将被时间洪流冲散,最后也许宇宙也没法幸免于难。但是会有新生,会有人把搁置了很久的东西从阁楼里拿下来,吹吹灰,再度打开。形式也许变了,姿态也许凋零,甚至一切都会归零——但那还会存在,深深刻在宇宙每一根弦上,不管它如何分裂,如何注名,不管那是哪一个宇宙,存在是永恒,记忆消亡也没法将它擦拭而去。
      “总有一天——也许不是这个宇宙——我们……你也许不认识我,但我一定会去再遇见你,然后——然后——”
      进入十秒倒计时,他快要无法拉住她的手,远处朦胧出现的宇宙舰船在真空中分离崩析,爆炸产生的光束和小行星反射出的光芒混在一起照亮她的发丝。星辰尽陨,银河燃烧,虚空里的声音被黑洞吞噬——它拖着一切事物朝向余光也不曾残留的未来,包括她的身躯,包括她的目光和话语。
      “然后——然后我们坠入爱河——然后有个孩子——教他用天文望远镜,让他也看看我们将会看到的——”
      “我们——我们一定会再度相爱——”
      “我——”
      一切突然都消失了。没有她双手的触感,也没有银河和幻灭的星辰。他呆愣在原地,公文包扔在他脚旁。手机在他的口袋里振铃发声,短信提醒他今天的会议将要挪到后天,并且地点换成华盛顿的一栋写字楼。
      他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直到另一封短信接收。他的朋友发给他一张图片,并且告诉他今天晚上八点,最棒的姑娘将和他这个单身汉一同光临本地一家特色店,结尾打上几个大笑符号。
      他的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在屏幕里那张照片上。她顺着银河轨道钻进他的手机,站在埃菲尔铁塔前朝他微笑。他突然泣不成声,几乎跪倒在地。
      他知道,奇迹般地,他等到了那个未来。而有一个灵魂已经跨过星云,在这个宇宙里、在这个地球上,她将成为那片极地中的森林,给他的灵魂数兆光年旅途般漫长的抚慰。直到永恒到来。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