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Halloween》

  (此故事延伸请入R氧首页或tag:《Neighbors》,谢谢能够喜爱这一家的你们。)
 
 
 

•传说当年死去的人,灵魂会在万圣节的前夜(Halloween)造访人世,据说人们应该让造访的鬼魂看到圆满的收成并对鬼魂呈现出丰盛的款待。所有篝火及灯火,一来为了吓走鬼魂,同时也为鬼魂照亮路线,引导其回归。
  
  
    
●●●
    
      “不給糖就搗亂!”小狼人、小女巫、小科學怪人還有個似乎是三個孩子的監護人——無奈地立在他們後面對屋主人微笑,吸血鬼的裝束讓他有些束手束腳,特別是那漆黑的大袍子擋住了他按住為首男孩肩膀的手。“嘿夥計,悠著點!”他似乎怕那個孩子直接衝進別人家裡。
      馬沃羅•康傑抱臂站在一旁,由於扮作女巫的小姑娘直接穿過他半透明的身體而黑著臉,像剛從煤礦裏被挖出來。
      哦,萬聖節——萬聖節!他該死的每年一次回家的機會!而每次都會有小鬼不停地嘰嘰喳喳!老天爺,他根本找不到一個稱心如意的附身對象!
      他昔日或者說生前的愛人——跟他有著相同性別的戒指伴侶,一如既往好脾氣地把手中的糖果慷慨地分發到每個孩子手上。“給了你們糖果,你們是不是會祝我有個好夢呢,小怪物們?”他打趣地瞇眼笑道。
      “當然了!”小女巫率先表態,“祝你有個好夢,諾森!”
      “祝你好夢!諾森!”剩下的小男孩們腮幫子裏還藏著幾顆糖,雖然語句模糊但真摯地祝福著。
      “每年都麻煩你了,克洛克先生,祝你好夢!”孩子們的監護人有些歉意地笑起來,隨之跟著孩子們送上萬聖夜的祝福。
      “哈!這種吵得就像幾千只野鴨一起尖叫的夜晚!真是謝謝你!”馬沃羅哼了一聲。
      諾森•克洛克擺手:“別客氣,斯坦因先生,我從心眼裡喜歡這些小怪物——祝你們好夢!”
      你可從來沒這麽對我表達過愛意!馬沃羅憤憤地踩進家門,穿過壁櫥和餐桌坐到沙發上——至少看上去是坐著的。
      諾森合上大門,轉身去了廚房整理上一輪一些孩子們從窗台丟進來的善意太妃糖蘋果,其中還混著他們家長的自製南瓜餅。克洛克先生在街道中算是最受歡迎的人了——除去某些對他身後彩虹旗幟滿懷偏見排斥的人以外,誰會厭惡一個溫和又熱心的好先生呢?
       “爸爸!”白裙子的小天使拍著翅膀從樓梯上飛跑下來,撲到父親的懷裡,“我已經換好衣服了!我们要去哪?”
       “还不急,我的小天使。”諾森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坐在沙發上等一等,我還有些東西要準備——可別讓你的翅膀掉下來。”
       馬沃羅看著小姑娘蹦蹦跳跳到沙發旁,坐在自己的一側。他常常展露出不耐煩的臉慢慢柔和下來——他記不太清自己幾年前是怎麼被死神帶走的,但對於死前跟諾森一起完成了那時尚還六歲的姑娘的收養手續感到十分愉快。這份愉快遠遠大過突然死亡的憤懣,至少他再也看不到那張爛好人臉上又一次出現濃濃的悲傷和絕望。
       他在死後的第一個萬聖節回家時從課本上得知那姑娘的名字依舊是她以前的名字:貝莉,但全名變為貝莉•愛德琳•康傑。他有些意外自己的姓氏會被冠給女兒,而她的中間名則是他們以前討論過並拍板的那一個。他們早就想好了,如果以後要領養孩子,那麽女兒叫愛德琳,兒子就叫安德烈。馬沃羅清晰地記得那是個晴朗的休息日早晨,他們正值年輕氣壯時,難得只是相擁而眠而沒有任何通常得花去大半夜的“夜間活動”,諾森泡好咖啡,他們倆坐在陽臺上享受新生空氣,聊天閑談,然後談到孩子的問題。
       馬沃羅並不是很喜歡孩子,但有一個也沒什麽。諾森湊過去偷了一個吻,先斬後奏告訴他自己已經發出了申請,並且已經見過了收養對象。那時候他幹了什麽來著?哦,他用放久了已經涼下的咖啡澆了對方一身,白襯衫直接變成褐襯衫。然後他們在料理臺上度過了情迷意亂的上午,一向注重飲食的他們倆破天荒地點了一張巨大的披薩,縮在沙發上解決了午餐。
       他不由得彎起嘴角,偏頭看向他們的女兒。馬沃羅知道自己生前並沒親眼見過貝莉,而貝莉也只是看過自己以前的照片,按理來說他們應當沒有什麽感情,但——他就是覺得非常親切。
       貝莉正晃著腿、殘缺了三個指節的右手乖乖地擱在裙子上。她用健全的左手操控著遙控器換電視頻道,有一小部分穿過馬沃羅的手臂。
       他一直不是很理解為什麼會有人僅僅為了一點小缺陷就丟棄一條生命。不過這不重要,現在她是他們的女兒了,而他保證她永遠都不會被丟下了。
      “誰在那兒?”貝莉突然扭頭張望著。馬沃羅收回想摸一摸她頭髮的手,有些驚喜地看向她——但她只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確定除了諾森以外沒有別人之後又坐回沙發。
      你在想什麼呢。馬沃羅有些煩躁地捏上後頸,將目光轉到廚房。諾森還在裏面忙活著,他嘆了一聲,自己的伴侶在家務方面果然沒變,每年回家,每年都見他慢性子收拾家務,讓他在一邊恨不得幫他整——怎麼他在畫設計圖紙的時候就沒那種慢吞吞的習慣呢?
      他仰倒在沙發靠背上。今年是他最後一次回來,還有五分鐘,他就得被強制掃出去。這塊地方的管理人每天都忙得暈頭轉向,就在兩小時前他就被斥責了一頓:他在無故增加這塊地方導出的工作量。管理人差點就沒把他打包直接扔出活人的世界。
       “這樣足夠嗎?”他問自己。
       大概行了吧。
       現在是時候跟這一生說再見了。馬沃羅站起身,細細觀察著這間客廳,之後他走上二樓轉了一圈,又在樓下撫過每一個門楣、每一件傢具。這是他住了近四年的家,就在他們交戴戒指後便搬到這裏,原本門口栽著紫羅蘭,可惜他們來時已經枯死大半,諾森將它們作為花肥得體埋下,在上面移栽了一些玫瑰和百合,每到花期,整條街都飄著淡淡的馨香。
       他拐進廚房。
       “嘿,諾森!”他站在愛人身後,大聲地喊了一句,“我得走了!”
       諾森毫無停頓地繼續手頭上的事。他將南瓜餅裝到保鮮盒里整整齊齊碼放好,扣上蓋子,把它們放進一旁的冰箱裏。
       “諾森!”他不屈不撓地又喊了一聲,“我愛你!聽見了嗎?”
       諾森的寬闊脊背擋住了他手指突然的一頓。但片刻之後,他依舊繼續著處理滴落在臺上的南瓜醬的動作。
  
       “搞不好我還會遇見你的……誰知道呢,上帝總是愛玩這種把戲!”
       “我該走了!”
       他做出擁抱對方的姿勢,即使他根本碰不到——但他覺得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從一直安分呆在他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中傳到他的心臟。很多事先就想好的話在他嘴中像橄欖核一樣滾動幾圈——最終全部被嚥下肚子。
  
  
  
  
        ——“諾森•康德爾•克洛克……”
  
  
  
  
  
  
        諾森•康德爾•克洛克的動作停下來。他的喉結上下動了動,會令他的愛人心生不安的哽咽聲被他壓回喉嚨。
  
        他說,
        “別回頭,馬沃羅•弗雷•康傑……”
        “向著光的方向走。” 
  
  
  
  
  
  
        貝莉舉起南瓜燈,橙黃的光焰輕輕在裏面摇晃燃燒著。
        “爸爸?今天我們到底要去哪兒啊?”

        “我帶你去見另一個父親,親愛的愛德琳。”
        “我知道他總是討厭孤單一人。”
  
  
  
●●●
  
(Fin.)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