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11>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11
 
 
 
 
 
#11 Improvement(改善)
 
        不该急躁下手的。
        Morty粗略地在自己脑袋里划了几笔心理活动。清除淤泥的方式向来是各种形式的运动,大脑中的模糊一片当然也奉行这个法则:用强迫清醒的方式能提神,而不是放任它迷糊下去。
        他不清楚自己是懊悔于急躁毁掉了一个极其拥有价值的实验品还是对自己依旧没改掉感性行事而挫败——也许还有别的成分,但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到更多。但他可以百分之两百的判定其中不会包括某种在人类个体之间比较大众的垃圾情绪。比如说,朋友之间的情感,或者什么虽然疏远但依旧有所联系的虚浮事物——还有被他牢牢捆在角落里挣扎不出却大吵大闹的恐惧感。
        对死亡的恐惧感——就在Diaz即将崩断环视四周唯一能够将他压制在地面上的手环时,它们席卷而来,把他大脑里控制理智的神经全部连根拔起。接着就在极其短的时间里,他扣下扳机,消除了恐惧源。一切顺理成章,理所应当。但他就是觉得——虽然只有一点——自己也许不该这么做?
        疑惑不解的中心当然同时还包括那阵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对死亡的恐惧?他不认为自己会对一个简简单单的暴力预兆害怕到那种地步——是Diaz一瞬间爆发出来的诡异气场,他可以确定,风中甚至都飘散开了死亡的气息,像是有人搅乱了地狱的那潭浑水,腐烂的鱼腥和山羊的头骨被翻出沼泽,灼烫的深色岩浆喷溅到他的脸上,融化他的颧骨。这一切莫名促发了他作为人类由心而生——不可阻截的恐惧感。
        他转了个弯朝客厅的另一头拐过去——他的车库兼实验室就在焊接上的门后。他只要拧开门把手,一切都将恢复正常,不再有电视的嘈杂声(即使它们平常被特意开小),也不会有麻烦的三餐占用他的时间。实验还没完成,他可以先睡一觉,然后再起来进行自计划开始时就日常要做的测试工作。虽说芯片的数据丢失,但他至多只要再花个几个月时间对真正的受体做一次兼容检测,计划就能催动初始程序。
        前方的道路轮廓依旧清晰,现在他没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往前跑,没有。
        再也没有了。
 
 
        “听起来像是咒语被强硬逆转了吧。”紫色的小公主用圆润指甲刮了刮脸,“这些应该是副作用——或者说是代价?你知道亲爱的,任何咒语都需要代价,不过呢……聪明的家伙会将它们转移成一文不值的东西!妙尼人和恶魔们擅长于此。”
        Diaz男孩狠狠抹了一把脸:“一定是Tom干的!”
        “Tom?”她噗嗤一声笑出来,“的确像是他以前的风格——现在我想你也受到了影响。你身上根植进的魔法有他的气味——像个一点就爆的炸药桶。”
        Marco哀嚎一声躺回柔软的垫子上:“听起来好像没法根除——”
        “别灰心亲爱的,搞不好某个契机会解决这些问题。”Mewtterfly亲昵地将他的头发卷到自己手上,“就像我被'你'撕开了该死的王室束缚一样!”
        Marco有些僵硬地挪远了些——他有些不自在,毕竟虽然气质和装束、甚至身体构造完全不一样,但那依旧是Star Butterfly。她的浅紫肌肤传递过来一阵花香气息,而此时那奇怪的腐烂味道被一扫而空。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花会产生这么……美妙的气味,本能告诉他再靠近些,但理智挡住他的路。
        这真的太奇怪了。Marco用手狠狠掐了自己一记。
        Mewterfly俏皮地歪了一下脑袋,毫无疑问她早注意到对面男孩的反常——这对她来说才是普通情况,毕竟没人能在嗅到地狱产出的香料时还能保持完全清醒。
        “你确定你想回去吗,亲爱的?”她向来——自沉迷于失控魔力给她带来的无上快感之后就热爱上了蛊惑这门地狱的本土艺术,“这里很好,你难道不想留下来吗,Marco?与我一起?”
        拉美裔的男孩犹豫地站在原地。如她翅膀一般绛紫的植物铺满墙壁和地表边角,幽游的香气无时不刻没有迷惑他的神智——庆幸的是,被强硬塞进他体内的外来物帮了他大忙,至少他还能动用大脑思考而不是直接被催眠。

        他犹豫了数秒,考虑到身体状况糟糕的(大概是)同居人需要他的帮助而对她摇了摇头:
        “我很抱歉Star……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是说——我会考虑的。”扪心自问,他更愿意呆在Sanchez的房子里而不是这个地方。这儿的确与他印象中的家没有两样,装潢、家具、小物件,没什么太大的改变——但他却觉得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假货之中。一个幻觉,或者说原比例制作的娃娃屋。另一个领域的恐怖谷效应*。

        Mewtterfly毫无波澜地看着原本站在这间屋子地板上的男孩瞬间如同坠入深海一般跌下去。同样的戏剧演上几个来回就足够让她厌烦,事实上她从没成功过一次——有关“蛊惑”这方面的。
        “真是扫兴啊,亲爱的Marco。”

       
        他从地上爬起来,整具身躯像是生锈了几百年后又被丢进火炉里提纯,烈火将他的皮肤缝隙塞满焦炭,动一动都会发出奇异的摩擦声。
        “Hurt…” Marco挣扎了几下,艰难地坐起来,“刚刚怎么回事……?”
        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莫名掉进一个像是自己的家的“娃娃屋”,维持在妙春期的Star用不该出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和难以想象的语气调笑着询问他“为什么不留下来与我为伴”,他的记忆多了一段这之前的空白。譬如说……他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之类的?
        如同布丁被轻而易举地挖了一个洞,他只能干瞪着被挖空的地方而无法可想。Marco活动了一下骨头和肌肉——慢慢站了起来。
        想要好好睡一觉的意念让他不顾脚下针扎般的麻痛一路朝自己的床——客厅的沙发径直而去。莫名其妙,他最近这两天碰见的事情除了莫名其妙没有其他形容词可以代替了,而这些让他身心俱疲。
        好不容易到了客厅,摸黑找到沙发的所在,他却发现那个一般没人会坐——包括他自己也不怎么喜欢坐的——单人沙发上,屋主先生正坐在那里,右手撑在太阳穴的位置上支起头,左手随意地放在大腿内侧附近,看上去好像在睡觉。
        一心想睡觉的Marco并没注意自己的视力好得反常。他下意识地拍上Morty的肩膀,想让他至少平躺着睡觉,他还记得屋主先生肚子上那莫名其妙——又一个相同的形容词——不翼而飞的伤口是如何的骇人。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轻轻拍肩的动作彻底瓦解了Morty用手勉强构造出的平衡。Marco看着他往重心的方向歪过去时惊讶到睡意全无,在对方快要掉出单人沙发之前赶忙把他一把捞回来。
        情况异常的体温隔着两层衣服都让他觉得太过明显。Marco手里搂着因发起烧而不省人事的眼罩男孩,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恐怖谷效应:恐怖谷理论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它在1969年被提出, 其说明了当机器人与人类相似程度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之反感,即哪怕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从而整个机器人有非常僵硬恐怖的感觉,有如面对行尸走肉。)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