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ame》

•邪教组DMEM和自设的子世代双胞胎Marvelous与Miracle。(在另一篇《After Dinner》有提到。)
•时间线位于《Non-scientific Portal》完结后。
•也许是区别于《Non-scientific Portal》的另一个宇宙,又或许不是。谁知道呢,毕竟只要有一个选择不同,就不再是同一个宇宙了。
•尝试不同的文风(?)(复健复健文字复健)(肝了手书忘了文xxxx)
……OK?
   
 
 
 
>>>>
 
 
        在以Marco Diaz与Morty Smith为最初基点、以各种始料未及和双方的妥协及某方对被泄露的未来的顺从构造出的……家庭(Family)里,称呼(Name)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识牌。在他们所有人都意识到宇宙偏爱不按牌理出牌之后。
        由于两位家主中的一人——Smith先生所掌握的技术并不唯一,而在其他宇宙中向来有Morty Smith和Rick Sanchez总处于“把这些技术攥在手里的自大狂和拥有无与伦比的找麻烦雷达的废物”组合的情况发生,因此宇宙与本人编码对不上号是常见的问题。虽然Morty并不在乎这类事,但即使从清楚了解他的秉性到现在已经生活在一起,Marco还是难以接受将不同宇宙的同一个人看做同一个人的观念。然后,也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基因组影响,Marvelous同样对此表示不能完全接受——至少他是这么跟自己的姐妹说过的。
        即使两位基因角度上的父亲已经在那年圣诞节后就已经默认了伴侣的身份,也许是懒得改,也可能是有意为之,总之Morty对伴侣的称呼依旧停留在“Diaz”的阶段。尽管觉得有些别扭,但Marco并没多说什么——至于他,已经用几个月时间习惯以“Morty”这个称呼取代“Sanchez”。
        “你们就不考虑换个更合适的称呼吗,Dad?”Miracle曾略带调侃地对Marco开口——比起Morty来,还是另外一位父亲更加温和。聪明的姑娘虽然很崇拜自己的Father,但这类女孩儿才会更在意的小细节向来都只跟Dad讨论。不跟自己的兄弟讨论的原因,主要是他太没情调。
        “这样不合适吗?”Marco并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事实上他觉得这样称呼是最合适的,他们俩都不会觉得难堪或者麻烦——鉴于他们的关系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真正意义上的亲密接触也一向点到为止。或者干脆说,那种意义上的接触,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
        “我会叫Marvelous为'Mars'——当然啦,其他的叫做'Marvy'或者'Marthew'——他也会叫我'Mia',你们就不打算想个亲昵的爱称什么的吗?”
        Marco一口水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右手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呃……我觉得这样还挺好的。”他打心底里不想惹到自己脾气有些难以捉摸的伴侣,即使他们已经相处过这么多日子了。
        Miracle调皮地吐吐舌头,抓起两瓶橙汁就跑出房子,深亚麻的过肩长发像只快活的小鸟正扑着翼飞下树梢——似乎就只是闲来无事过来逗逗在外表上顶多算她哥哥的父亲而已。Marco扶额,不知多少次后悔自己当初让妙尼的小公主帮忙照顾基因上的女儿的决定——要不她可能就不会像Star一样喜欢捉弄人了。
  
        Morty在路过客厅的时候,总是会听见Miracle懒懒散散地跟Marvelous谈论他们的死亡和解决方案,语气轻松自然地好像在讨论今天的午饭里是否有豌豆——那个日常思路能赶上喝醉的Rick骂街时脑回路的姑娘不知为何将这个话题划在日常闲聊的范围里,而她的兄弟向来选择妥协,即便他对此感到莫名的恐惧和不适。
        “你可以换一个宇宙——那又不是什么罪过,放轻松点吧,Mars。”
        “当然了,Mars只有一个。只有你。”她撑着下巴,视线没从电视上挪开。
        Marvelous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告诉她:“只有你是'Mia',但宇宙却无穷无止……你就不能暂时学着像个没机会迁居的地球人一样生活吗?”他畏惧孤独——更深层的孤独,一旦降临……就是宇宙自身。他疑惑于这种感性。但从一开始,他就无法反驳。
        她咬下甜甜圈的淡黄糖霜,放在嘴里等它们融化,但很快她又耐不住性子,用牙齿啃咬起来。
        “你总要学会的。”她说。
        他们从同一个机舱诞生,拥有同一张脸——共享同一份不安全感:对于约束性疾病的,还有对于对方思想上忠诚与否的——比如,是否对方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另一个人丢进火坑。
        Morty从没承认、也没觉得他们是自己的孩子,但有些时候他能够认同他们。比如这时:摇摆不定,寻求承诺,猜忌,多疑,却夹杂着没法剔除的信任,矛盾重重,尖刺反向挤压,他能在这些里找到来自过去的自己身上的归属感。
        他确定这对双胞胎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亲密,对对方的信任也没有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有恃无恐。Miracle Smith乐于在赌桌上压下筹码,而Marvelous Diaz懂得在另一边放下与她同样的数额。天生的赌徒,从他们身上居然能够找到Rick Sanchez的影子,这是Morty最为不可思议的地方。
        好吧。他想着。那些机器的使用说明里用加重符号加注的一则还是有意义的——“警告:思想均为最优配置”。后边的字母因被废弃时间太久,已经模糊不清。但Morty猜所谓的“最优配置”是针对存活能力的,很显然他的两个孩子——特别是Miracle——让他满意,由于实际年龄只有两年不到,他们没有类似Marco的好学生型三观(这对他来说是个没必要的负担)。这是他们的优点。
 
        那个休息日的早晨,Marvelous在走廊上被飞扑过来的、他的姐妹给予了一个亲密的拥抱。她的身上有一股化学品的特殊气味,而她的头发难得被扎成一束马尾,原本的浅色连身裙换成松松垮垮的驼色长毛衣。
        鉴于Miracle经常突然从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Marvelous并没有太在意,用手指了指咫尺之外的餐厅,示意她该去吃早饭了。
        但他没能一如既往地在餐桌椅上坐下。
        她松开他,心安理得地对他说:
 
        “早上好,Marvy!”
 
        Marvelous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已经结束了。就在刚刚,或者前夜,或者前几天——他想起Mia曾留字条告诉他,她要去个有趣的星球玩上一整天。他没法知道她的坐标,于是只能安静地在家里等她回来。
        他停在餐厅的门口。Miracle已经走进去了,她回头平静地看着他,向他伸出手:“你不饿吗,Marvy?”
        Morty并没有理会Marco投射过来的视线。他头也不抬地盯着他把握着所有权的城市的数据荧幕,抬手接下对方递过来的淡咖啡,浅浅地喝下一口。Marco略微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而他恐怕既成事实没法改变,他只是坐到了Morty的旁边,顺手帮他把深红领带正了正位。
        Smith先生暼了他一眼,确信他的伴侣永远都不知道他对他的称呼是出于什么。
 
        Marvelous最终还是坐上了椅子。有什么从他的意识里消失无踪,像是被某个不怀好意却公正的家伙偷走了。
        他将叉子扎进煎好的培根。坐在他旁边的Miracle正津津有味吃着涂了果酱的吐司,腮帮子如同花栗鼠一般鼓起。与她……“她”平时没什么区别。
        Marvelous举起培根,放到嘴边。他开始吃早餐,眼里波澜不惊。平静而镇定。
 
        “早安,Mira。”他说。
       
 
 
(。)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