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对话》

      “嗯……说回来从没听过你对恋人的标准,有些好奇来着。”
      “恋人?啊,是指'伴侣'?”
      “词汇怎么样都可以啦,反正不都是一个意思吗?”
      “根本不一样的吧!说白了'恋人'可以是练习的对象,'伴侣'可是要共度一生的人哦!”
      “是啦是啦,想知道你的标准……嘛,就是这样。”
      “对'伴侣'的标准啊……嗯,果然还是想找到即使我先一步离去也能好好活着的人吧!”
      “什么啊,突然这么悲观。”
      “因为人生总是要走到头的哦。”
      “你肯定能活的比那家伙长久的吧!”
      “那说不定啦,车祸啦空难啦疾病啦,或者爬到电线杆上救麻雀一脚踩空啊……之类的。”
      “最后那件事是什么啊!?”
      “确实记得是六岁的时候……”
      “你还真做过啊!?”
      “因为麻雀很可怜嘛。”
      “说回来……要是你活的比那家伙长久,你会怎么办啊?”
      “怎么办?那个……枕着骨灰盒睡觉?”
      “你天天脑子里想些什么啊!?我以为你会爬到山上然后一口气穿着沙滩裤跳下来什么的……”
      “要穿也是穿游泳圈啦。”
      “这不是重点吧!?”
      “你以为我会跟着一起走的吗?”
      “……因为你虽然脑回路奇怪,但总是被感觉牵着鼻子走吧。”
      “不会的哦,如果是我的话。”
      “……!”
      “想让那样坚韧乐观的人陪自己一生的话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吧。不管是什么事,总是要舍弃一些东西的啦。”
      “舍弃什么的……”
      “想被那样的人照耀,我就不能继续任性地只为自己着想啦。因为太阳也是需要奇奇怪怪的能量裂变聚变保持自己的热度的,要是一直只依靠太阳却从不关心太阳的感受,未免太自私了。”
      “突然又是太阳了……”
      “所以我也得要努力成为太阳的能量团子才行。这样就算某天太阳坚持不住想足足地睡一觉时,我还是能独自走下去的。”
      “……”
      “即便最后只有我一个了,我也会一直努力活下去。我想总有一天,我又能跟那个人堂堂正正地见面吧!还能挺起胸膛告诉他:我可是把你没享受过的享受了遍的哦!完全没有吃亏哦!——之类的。”
      “人生啊,可是很艰难的——你还是这样孩子气,根本就不为自己着想的……”
      “我可觉得我很能照顾自己的!”
      “真是的……”
      “如果真的能遇到那样的人,就要努力一起幸福——两个人都要。那你呢?我说了这么多,你除了说教根本就没理我吧!”
      “我怎么样?”
      “什么?”
 
 
      “我能跟你一起生活吗?”
      “临终的时候……一定会对你微笑的。”
      “你也不许掉眼泪啊。”
 
 
 
 
 
 
 
 
 
 
 
      “嘛,可以哦。”
  
 
 
 
 
 
 
 
 
 
 
 
 
      (然后就是故事的开端了吧。)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