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The Wizard <1>

•邪教拉郎组DMEM注目!!
•魔女集会pa|ω・),被巫师养大的后天恶魔Marco/养虎成患的不老不死巫师Morty
•邪教CP:DMEM|ω・)
•短篇,大概五章左右完结(别信xx)
•与主宇宙邪教组相比有所差异。Morty有收藏癖并且更加谨慎、没有主宇宙那种程度的自负(但有还是有),被转化的Marco有魔法恐惧症,对亲近的人更加地温驯。
 
 
 
 

 
《The Wizard(巫师)》
 
•Chapter 1•
 
***
 
 
       Morty Smith从忙活了快一天的坩埚里抬头时,太阳已经斜进山头。火烧云染遍天空和飞鸟的翅膀,连乌鸦也被强硬卸下黑夜的伪装,扑飞在夕阳的余晖里。
       巫师先生愤愤不满地吩咐爬虫仆役推开石城堡大门——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不但敢闯进禁地还玩火药的!?外围那些蠢货是时候要好好教训了,竟然敢让人类闯进来!
       三百英尺外已经有冲天的浓烟横贯禁地外围的高大绿灌林,在下紧追不舍的烈焰死咬着炙烤不休。他靠着日常傍身的五感强化符文能在火焰噼啪声中听见仅剩的几个属于人类的微弱呼吸声,大概也命不久矣。
       自觉没有当神父的闲心,Morty思量着是不是要一个大洪水把那些烦人的残骸全部冲回人类的领地,至于和外边那些麻烦的政府机关之类的谈判……反正会有溜须拍马的家伙例行解决。他手上的筹码可以堆成一座新的荣耀教廷,光是黑市的调和事宜就足够让他的领地在战乱时依旧拥有最高物资存储权。
       但当他准备回头进里室补觉时,异常的魔力波动将他的眼球重新吸引回去——混杂着人类的气息却又不全是人类,断断续续与他的魔力回响,恐怕是本能的呼救。Morty对这个不明物种有了些许兴趣,思考过无碍就行动的他即时便打开荧绿的魔法门,披上斗篷穿了过去。
       门那头的烟雾尚未散尽。巫师先生皱了一下眉,轻挥手臂随意召来几只风中精灵,将黑烟和焦味吹散。数辆色彩艳丽而装饰花哨的马车齐齐翻倒在地,倾泻而出各式各样奇妙的小玩意儿,似乎是大洋途中各个国家的特产和民间器皿。
       吉普赛人?他眼前一亮,蹲下身随意拨了拨——虽然有些破损,但大部分都还能使用。他于是调来一拨爬虫仆役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收到城堡的地下室,再把所有看起来像是诅咒工具或者魔法咒术的东西塞进他的实验室。
       抢劫马车赚得钵满盆盈,这让Morty的心情愉悦起来。满足了自己的收集癖好后才真正进入寻找怪胎的行动。他命三分之二的爬虫们把不相干的杂物包括烧焦的尸体统统清理掉,三分之一充当护卫,自己则专心寻找那阵波动的来源。
      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Morty从一辆完全烧毁的马车里翻出了一具女人的尸体,她焦黑的身体下面有个被死死搂住的男孩,看起来顶多四五岁,脸上和身上被熏得焦黑,正躲在她纤细的臂膀下不自然地抽搐。巫师先生抬手把女人的尸体剥离,看见男孩身上大大小小的烧伤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额头两旁看起来刚抽出不久的浅褐尖角让他大概确定了这孩子属于恶魔之类的种族。
       Morty用手背靠了靠他的额头——毫无意外地发烧了,估计是幼年恶魔回复伤口的副作用(假如他真的是的话)。他犹豫半晌,伸手把脏兮兮的小孩抱起来。
       日后驯服好了能成一柄锐利的剑。他思量了一下,发觉自己的确缺了一个能辅助被做成傀儡的Rick渗透中心地区的副手,而恶魔的生长期很短,也许两年后这男孩就能报答他了。
       这孩子只能由他来教养,而且不能让其他附庸势力知道——现在的局势不稳,今天会有吉普赛的马车队被放进来,明天难免那些混球还会压住他的底线、把教会军放一两个进来,到最后说不定他的家当都得被毁光。
       现在……让他猜猜,是谁耐不住性子要来搞破坏了?
          
       在尚未有爬虫处理的马车队的最中间,金发的女孩被忠心耿耿的女仆——看起来尚才成年的年轻女性断了一只手臂、半边肩膀脱臼,但依旧强忍疼痛和惊慌安抚她国家的小公主——慢慢地从自己的身下挪出来。她们侥幸摔在了正好散落成三角形的焦黑木板下,小公主终于爬出废墟后,忍住夺眶的泪水转身将她的女仆费力地拉出来。
       她并未受什么严重的伤害,仅仅只是被烫伤了一小部分的皮肤,而白皙的脸和双颊上象征皇室的印记被乱七八糟的灰尘和污渍盖住。救出女仆费尽她的力气,以至于她一屁股跌坐在潮湿泥泞的地上。
       四处环视一周,她发现怎么也找不见自己认识了一周的玩伴,远处逐渐接近的节肢撞击在一起的脆响给这片暗绿潮湿的沼泽地无端增加了深邃的恐怖与诡异。
       她嘴唇颤抖起来,恍然失措地大喊起玩伴的名字:“Marco!!——你在哪!?”
       女仆惊恐地捂住她的嘴:“殿下——殿下!我们要马上离开!”她压低声音,剩下伤势较轻的那只手快速地将光辉满溢的液体熏香撒到她和自己的身上。小公主被她拉进不远处的灌木丛,尽可能快地逃向另一条小径。
      Morty回程的脚步顿了一下。他回头凝视藏着两位女性的灌木丛,但很快又回身踏起步来。
      皇室的成员会到这里来实在蹊跷……但他还不想跟Mewni人起冲突,现在暂且放过她们。至于能不能活下去,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事了。
      现在让他苦恼的是手上这个脏兮兮的臭小子。要知道他从没配过给恶魔或是人类或是龙之类的种族吃的魔药,更不怎么清楚发烧具体要怎么治。不是指他没生过病——事实上固定时间他总会生点小病,但凭着不死的特权休息几天就能撑过去——而是他不需要考虑治病的问题。
      那孩子在他怀里极为不安分地扭动着,似乎巫师先生身上偏低的体温与他身上的高温意外地形成剑拔弩张的形势,让他感觉难受异常。模糊的低语在Morty听来似乎是几个不同的名字,但他并不在意这孩子想要找谁。既然是他要养的崽子,那只能依赖向往于他,经验告诉他这是最保险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巫师的眼神暗下来。没错,经验使然,这个方法他再清楚不过——被依赖的人会得到多么高昂的报酬,就像曾经的Rick Sanchez,他的外祖父、他的教师、他的信仰和唯一支柱、他夜半暧昧梦境的主角。尽管那令人憎恨的老人最后成为他的奴仆和傀儡,他却不会允许这样的错误发生在自己身上。这孩子除了成为他的利剑之外别想成为更多。
     
       天空逐渐入暗。Morty Smith的身影消失在一片荧绿中,而那荧绿逐渐破碎缩小,最终被漆黑的树影吞没。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