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15>

上一章


•那天的失重持续了两分钟左右。由于Ice Finn那时在给Beast Wirt帮(倒)忙,因此在失重结束后王冠男孩成功被糊了一身灯油。Beast Wirt又损失了他的一罐灯油——整整一罐。
•Beast Wirt气得差点暴走,BEF主屋险遭暴力拆房。
(日后以后会有成吨私设……以及接下来大概一星期左右因考核暂时不更,对不起!_(:з」∠)_土下座)

1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Beast Wirt挂着一张年轻的脸却实际老态龙钟地坐在主屋外的大理石台沿上一口一口饮着花茶。应季的不知名香花与茶叶放在一起煮过之后,茶香和花香混在一起有莫名的好闻气味,这是他在近几年偶然发现的配方,思考过后决定取名为“Unknow”——并不是他有多喜欢这座森林,而是这种茶真的给他未知感,香气弥漫味道却总没定值,简直就像小时候被Greg塞进嘴里的怪味巧克力。
        想到自己十多年没当面见的弟弟,Wirt的眼睛低垂下来,视线被蒸气蒙上一层轻纱。但很快他又吮了一口茶水,直起身子看向趴在树底下晒太阳的Ice Finn和肩膀上厚厚缠着一层绷带、躺尸享受阳光的Bill,神色柔和起来。
        自己还有能力照顾人,真是幸运。
        但想到Bill Cipher这个脑子里有点坑的老恶魔,Beast Wirt还是忍不住像老头子一样叹气——昨天莫名其妙的失重之后自己直奔Bill房间想把他揪出来——他认定肯定是这家伙的锅——暴打一顿的时候,意外发现那具12岁的身体仰面瘫倒在地上,插着一把刀的左边肩膀汩汩冒着血,而那张属于Pines男孩的脸特别违和地嬉笑着,叫他止个血,然后头一歪就睡死过去。
        曾经为人类的Beast Wirt太清楚一旦伤到心脏血管后果是多么严重,就算他善于处理灵魂也没法救回一具尸体。最后只得让Ice Finn冰住出血点,等待身体自我修复系统的回溯。
        照顾疯子真是个辛苦的工作,还是Finn听话。Wirt赞许般点头。
        “Wirt*,把那瓶玻璃水给我。”Morty的声音从屋顶上传过来。于是Beast Wirt动动手腕,一株纤细的雪绒木缠着玻璃水攀升到屋檐上。
        Morty身上的蕾丝围裙染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脸上也不可避免地沾到污渍。BEF主屋的大家长,黑科技天才,现在正一手拿着玻璃水一手拎着抹布,眼神凶狠蹲在屋顶上像拧铆钉一样擦着天窗——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但他自己其实还挺享受这种日子。虽然确实是从心底里鄙夷这样的自己,但没有血腥暴力和枪械弹药、一整个矩形大楼上来自各个宇宙Morty的求饶声的日子,确实说的上是惬意的生活——唯一让他心存疑窦的是Rick议会至今没有动静这件事。不管是哪个宇宙,Rick Sanchez都是出众的天才,这一点毋庸置疑。而自己丢在那里的机器人一定早就被大卸八块检查,说没有一个Rick发现远程控制系统是不可能的……可没有任何行动,不像是Rick议会的风格。
        Bill Cipher——这是唯一的可能性。那老恶魔极有可能用小魔法动了手脚。但他到底为了什么做这些事?Smith先生再一次陷入思考,手上不自觉加大力度,玻璃发出咔咔脆响。
        “嘿,小鬼!停下你那FUKING NOISE!!”如同锈迹斑斑的吉普引擎发动时那般苍老沙哑的愠怒骂声从天窗里面中气十足穿出来。事实上最上层的阁楼是Rick的实验室。
        Morty回神,毫不犹豫骂回去:“Shut DAMN up。”但手上动作放轻了些。他很清楚一些无必要杂音充斥耳中、并且还在实验中途出现的那种窝火感。
        不不这才不是歉意。
        Smith先生继续专心致志擦着玻璃。此时一株雪绒木呼啸从他颊边而过。还没来得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的大家长猝不及防地被推翻在地,一阵花腐香气扑面而来。他的手臂被三只手掌捏住,还有一只摩挲着他的脸。
        “放开。”Morty用余光瞟到Beast Wirt乘着雪绒木脸色不善立在房檐边上冷冷发声,Bill和Finn一个一脸看热闹一个一脸茫然看向这边。然而此时趴在他身上的紫色姑娘并没有放开的想法。
        两边梳着俏皮的蓬蓬羊角辫、有几缕米白色发丝别在耳后的紫皮肤姑娘脸上的印记似乎是花腐气味的来源。她背上面积极大的蝴蝶翅膀忽闪忽闪着,绛紫色鳞片在阳光下闪着美丽的光芒——那双圆溜溜如昆虫复眼一般的眸子挑逗般看着Smith先生,纤长手指滑着他的脸颊:“嗯……你就是Bill的新成员?男孩真可爱啊~倒不如说这世界上最美妙的就是恋爱了吧~”
        “对吧Boy♡?”
        Morty Smith先生一度陷入困境。
        Rick Sanchez先生看着头顶上的闹剧,沉默半晌,终于决定用一句话概括自己的心情:
        “WTF!?你是瞎了吗小丫头!?”
        此时BEF主屋终于迎来它的午餐时间。

(Wirt:有没有发现称呼变了?)
        

下一章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