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23>

上一章


1
        Morty回到主屋时,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那个占据了三分之二墙体的酒柜依旧静静呆在原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Morty解开密码打开柜门,里面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酒如同上好的艺术品整齐陈列着,从最普通的玻璃到外星结晶,颜色或鲜艳或沉重的容器端正立在架子上。他的眼睛被晃得有些疼,偏过头把柜门合上,机械柜门滴答一声上了锁。
        有时间的时候再把这里清干净吧。
        虽说对13岁左右的孩子来说时间稍微过界,但大厅里还是闪动着游戏屏幕的冷光。Bill和Beast Wirt正在正在玩红白机版本的吃豆人,而地精之王意料之中地输到了底。
        只露出脑袋的黄色吃豆人暴食着通道上的圆豆子,随着金眼恶魔飞跳的手指狡猾地躲过穷追不舍的鬼魂,最终冲到乱码迷宫的左边。庆祝通关的音效欢快响起,3333360的记录闪着金光占据了整个屏幕。
        “Wellwellwell,你回来了Blinder。”Bill在地精之王又一次陷入对Game Over的无限颓废中时丢下游戏手柄,伸了个懒腰。“Wow,你的脸就像被轮胎碾过一样难看。”他调侃地笑起来,随手抓了一块薯片塞进嘴里,嘎吱嘎吱嚼着。
        惯于单刀直入的Smith先生把薯片袋一脚踹到旁边,直直盯着金眼恶魔的眼睛:“你的目的是什么,Bill Cipher?那群老疯子不可能定位我——是你干的?”
        Bill摊开手掌:“Well,Blinder,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戏弄你——明天就是感恩节了,Thanksgiving Barbecue还没准备完,这可是你的责任。”他又抓起游戏手柄,朝着天花板努了努嘴:“就在那下面放个长桌吧。”
        Morty:“……”有时候Smith先生真的想掐死某个一副大爷样的天杀恶魔。
        他刚转过身准备去仓库翻翻看是不是有什么长桌之类的东西时,一把剪刀从空间那端凭空划出,切开了维度——羊角辫活泼跳动着的蝶翼姑娘愉快地踩着不知名的节拍踏进厅室,身后跟着衣着极具西班牙风格的骷髅恶魔,浑身散发出甜点香气的毛衣女孩头上还是扣着那顶糖霜堆积而成的派对帽走在最后,维度漏洞在她身后愈合如初。
        “Cipher,红酒准备好了。”Marco丢给Bill一个小瓶子,里面充斥的殷色中流转着哑光。
        “Wellwellwell——Bambi?”
        Bill转手甩出一团火焰,在地毯上攒聚成蓬松的棉花状物。“看看这是什么?”
        Beast Wirt的视线定格在那团火焰上。一只只身体胀大、遍布纠缠在一起的白斑深深刻印于表皮上的青蛙被随意地堆在一起,珍珠和黄金的首饰或是尚还染着油彩的笔刷卡进挤胀着的肌肉,小号和大提琴上滴下腐烂的脂肪液,被诡蓝的火焰一滴一滴滋啦啦蒸干。就好像它们不久前还身处豪华的游船之上开着音乐会,多才的画家方才还将画笔作为情绪的抒发渠道挥舞着。
        最上面的,是一层清一色的缎蓝知更鸟,羽毛根里埋葬了数不清的白色硬块,破碎爪趾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翻折在外。
        “Bill Cipher——!!”地精之王猛地站起,甩头直面着金眼恶魔,乱彩的螺旋爆裂出极度仇视,变得愈加狰狞的雪绒木扭曲着破地而出,与那对以惊人速度暴涨着尺寸的鹿角纠缠在一起,盘曲折叠仿佛在他头顶结出巨大的冠冕。他的披风被不断生长的树木勾起,早已看不出人类特征的骨爪交织着古铜色血管消失在袖口尽头,皮肤被骨骼挖起露出鲜红血肉。
        那是Unknow的青蛙贵族和Beatrice的家人们。
        金眼恶魔耸肩:“Well,虽然我知道你的小林子里还有更多,但这可不是我干的。”
        “还记得那只兔子吗,Bambi?它鲜美牙床上的尖齿?”Bill夸张地笑着,无辜地摆手。
        Beast Wirt缓缓将目光转向一直原本靠在一旁乖巧地观看游戏过程的王冠男孩。嫩绿如草叶的兔子不安地躁动起来,三番五次想要挣脱主人的臂弯——然而那双逐渐收紧的手臂没有给它机会。
        “……是你?”地精之王变得如古旧断片留声机的粗砺声音磨碎空气,嘶哑地传到他的耳中。
        Ice Finn的眼睛被兜帽隐藏在阴影里。他缓慢抬头望过去,双色眸子里盛满虚无,焦距被冰冻以至于暧昧不明。
        ——“对不起,Wirt。”
        ——“我也有我想要保护的东西。”
        如果唯一的“利”也濒临失去……那么互利共生毫无意义。
        Bill坐在自己的火焰王座里,兴奋地扬起手臂挥舞着,仿佛一个得到大号糖果礼盒的小孩。
        “Happy THANKSGIVING day!*”
        落地钟响起午夜十二点的钟声——然后新的一天再度降临。
        


(*:在欧洲国家,有在感恩节坦白一年来不敢坦白的事情的习俗,在这一天不管是什么样的真相都将得到宽恕。)


下一章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