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25>

上一章


•不好意思很晚才放……中途睡着了……


1
        “……你在说什么?”
        “Well,比起迷途羔羊的灵魂,用自己的来填充那些小树枝不是更方便吗?”Bill将手肘撑到膝盖上心情轻松地开合着下颚,“况且砸掉那盏灯对你也有好处吧,Bambi——比如说彻底抹除某个让你万劫不复的家伙?”
        Beast Wirt脚下的影子猛地膨胀,汇聚成拥有一对粗壮犄角的纤长影子,眼眶里含着与地精之王如出一辙的乱彩眼珠。它如雾一般笼罩住Beast Wirt:“Wirt——”他破碎的嗓音刺激着地精之王的耳膜,简直就像从被剁成几块的声带里直接穿透出来的诡异杂响。
        异于常人的手掌亦或干脆称为兽爪的黑影以奇怪的姿势扭过,游离在Beast Wirt惨白的脖颈旁:“我会用所有酷刑惩戒你——!!”
        “Well,你的答复?”Bill右边单手撑着脑袋,左手悠哉地伸出去对着地精之王晃了晃。
       Beast Wirt咬着牙,愤怒让他不受控制地发着抖。他捏紧油灯,里面高涨着的明亮火焰一跳一跳,给玻璃罩刷上一层甜甜的蜜饯,温暖和纯真摆动着热烈——他能从里面数出那堵高大的花园墙上有多少条细小的藤蔓、每一块红砖分别有多少裂痕或者每一块青苔分布的位置,还有花园墙外的两个男孩跟着一只娇小的缎蓝知更鸟朝不知名的森林进发,就好像尽头一定是自己的家。
        他握紧油灯的提把。Beast的灵魂蛇鳞般粘腻又冰凉,缠在脖子上让他背后冷汗一片,仿佛死亡离他只有一步之遥。
        真的要……砸掉这盏灯吗?
        Beast Wirt尚还保留着他人类的灵魂,而没有灯的Beast Wirt只是Beast。
        真的要砸掉它吗?
        他的思绪缠着儿时与Greg的回忆和小知更鸟的尸体、那些象征着死亡的白色硬块和黑得发绿的泥潭、年少时所爱慕过的姑娘愉快的笑声和父母的嬉笑怒骂,千万根不知终点在哪的丝线将它们一股脑缠成杂乱的线团塞进地精之王的脑袋又尖叫着掏出,带出那些无形而又可以触碰的什么东西,将它们摔在地上狠狠碾压唾弃。
        砸掉……吗?
        ——“Wirt,我们一定能回家的!”胖墩墩的水壶男孩抖落头发上皑皑的白雪,把他仅有的属于暖春的体温通过手心度过来。
        Beast Wirt捧起油灯,让跳跃的火焰隔着玻璃燃烧他那双属于野兽的眼睛。那些杂乱的彩色被火焰的颜色所覆盖,纯粹得就像是多久以前一个叫Wirt的小男孩所拥有的一样。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家里随时都欢迎你,Wirt。”缎蓝衣裙的知更鸟姑娘没好气地笑着,蓬松光鲜的羽毛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美丽。
        地精之王无视了脖子上冷冽的杀意,昂首看向半空中正玩味注视着他举动的金眼恶魔,眼中没有一丝波动。
        “……Deal.”
        刺耳的玻璃惨叫声破碎成无数回音撕扯出他的灵魂,啃咬、抓烂,化成肿瘤以兆速塞满他披风之下痛苦扭动着的雪绒木,粗暴地刨剔出迷途者锈迹斑斑的恐惧与绝望,像对待垃圾一般将它们拍在地上。Beast Wirt一瞬间跪倒在地,怒吼着试图将无处可逃的刻骨疼痛减轻哪怕一点——然而并没有任何帮助。
        “EWAHHHHHHHHH——!!!”
        他的意识模糊在色彩混乱的视野里,骨爪深深嵌进太阳穴或是其他什么部位。每个细胞都在向他哀嚎着疼痛。
        那簇火焰被黑暗拦腰斩断,血肉模糊倒在碎玻璃的尖刃上,刺穿了心脏。

        ——BUT I CAN'T GO.


下一章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