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27>

上一章


1
        Beatrice醒来时,天才刚刚蒙蒙亮。她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终于挣脱了自己荒诞的梦境。
        她梦见所有人——包括她的家人和自己都因为不明原因的疼痛瘫倒在地上,她的身子缩成一团,每一根羽毛都扑啦啦炸起来直竖着,大脑被搅得乱七八糟,就像被强制性塞进了一大坨呕吐物或者说排泄物什么的,浓浓的铁锈味从胃道反刍上来充斥了整个鼻腔,呛得她不停地咳嗽,干呕,疼痛到肌肉不受自己控制只能徒劳地在地上扭动。更可怕的是到了最后,连颤抖都能引发更深层的痛感,甚至呼吸也会扯出横贯在血肉中的伤口。
        最后的最后,她的视觉开始断片。残留在脑海里的最后一幕是她一直试图带回来的男孩狠狠把那盏象征着不幸的油灯甩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眼球失去作用瞬间的那阵惨叫依旧在她耳中徘徊,嗡嗡作响着。
        她有些心慌,但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个噩梦,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况且一切都没有变不是吗?她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坐起身准备下床洗漱。收获日里天数很多的庆典还没有完,清晨她得把要用的果蔬都准备好。  
        ——咯哒。
        “嗯?”Beatrice疑惑地矮下身子,捡起了那个被她的脚踢到的小东西:“这是什么……”
        那是个小巧的茶杯,洁白剔透的瓷上一尘不染,优雅的圆弧恰到好处地将半杯清水环抱在臂间,但透过它却看不见瓷杯的低端。
        “茶杯?妈妈掉的吗?”Beatrice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家中似乎没有过材料这么好的饮具——“也许是昨天青蛙夫人们落下的?”她把茶杯放到准备装果蔬的篮子里,准备出门的时候顺便问问是谁的东西。
        她踏上拖鞋啪嗒啪嗒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房门,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间踩中了已经碎成粉末的白色硬块。

        清晨的空气总是给人勇气度过又一个也许艰难但幸福的日子。Beatrice很喜欢清晨,在这个时间轻轻唱歌不会受到任何干扰,干净纯粹地沉睡着的Unknow更加的温柔,将她清脆悠扬的歌声回荡在宽阔的森林里,每一片叶子都为她搂住音符,而后轻柔地拋给另一棵树、另一朵花,或者泫然欲泣的露水。
        “Lively、Lively、My little angel♪”*
        缎蓝长裙的小知更鸟挎着篮子,脚步轻盈地仿佛要振翅而起一般。她哼唱着节奏明快简单的歌,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树木,搜寻着能够食用、最好外形还能漂亮的果实或者蔬菜。陶瓷茶杯在她尚还空空荡荡的篮子里叮当作响着。
        “Follow me、Follow me、We've have great discoveries♫  ”
        Beatrice转着圆舞曲的步伐。清晨的初阳矮矮地钻出南瓜村庄那头的山丘,她蹦跳到一块开阔的空地,深吸一口气——
        “Chirp*——”她仰起头愉快地用知更鸟的声带鸣叫一声,仿佛这样能把慢腾腾的太阳带上高空似的。
        清晨的太阳真小啊。Beatrice踮起脚望着那好像比她手掌还要小一些的赤日,用手比划着。
        说起来,大小正好能用茶杯装起来——母亲小时候讲给她的奇妙童话又一次萦绕在她的耳边:能够用茶杯装下太阳的话,仙子就会实现自己的愿望。
        她掏出那个茶杯,里面的清水闪着明媚的光芒。
        太阳现在在升高,把水倒掉再反着装它吧。Beatrice于是转了转手腕,把杯子倾斜着。可是杯中的清水却仿佛凝固了一般赖在杯中。
        “真奇怪……”她用手指刮了刮脸颊:“难道是Mrs.Whisper的魔法用具吗……”
        不想管太多。她抬起手,将瓷杯倒转着摆在了脚步拖沓的太阳上方。
        “愿望的话……我想见到许久没见的朋友。”比如说Wirt……虽然离上次见面没过多少天,但对她来说已经算是挺久了。
        金环轻盈地向上浮起,一点一点,慢慢消失在瓷杯之中。
        最后的一缕光束完全沉入了瓷杯底端。
        那抹缎蓝色的长裙在晨风中摆动出了一个小小的圆弧,倏地消失在了逐渐朗照的阳光之中。
        


(*:来自Mili组合的歌Rosetta,推荐这个组合的歌,主唱似乎是一位加拿大籍华裔,三语歌手,曲子很有特色,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
(Chirp:鸟鸣的拟声词)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