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27补>

上一章


1
        Beatrice一个晃神,眼前的景色从清晨转变为黄昏。玫瑰色的夕光染遍木制的老式窗棂,探身进来亲吻上她的发梢。
        “……Beatrice?”处于变声期而显得有些粗糙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Beatrice呆呆地转身,手中洁白无瑕的陶瓷杯还维持着套住晨阳的姿势——“你是……Greg?”
        “Beatrice!”正盘着腿擦拭着小号的男孩把薄布丢在一旁,激动地跳起来:“我就知道那不是个梦!我就知道——Wirt根本没有死!”他的深色瞳孔里仿佛缀上灿烂星光,双颊因惊喜而红得像个熟过头的苹果。
        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小知更鸟猛地被紧紧抱住。男孩的动作停了一下,马上又放开,退后了几步。
        “抱歉Beatrice,”Gregory难堪地挠挠头,又摸上有着几点雀斑的鼻梁,尴尬地笑起来:“我只是太激动了……大家都说我是在做梦,可我知道你们都是真的——看!”他把Beatrice拉到靠近窗口的一个小木桌上,掀开一块蒙在盒子上的纱布:“看!”
        一只肥肥的绿皮青蛙悠闲地享受着窗外的余晖,察觉到Gregory的接近后,抬头懒洋洋对他呱了一声。
        “他还在!你们不可能是我梦里的产物!”他开心地大声叫嚷着。此时小知更鸟终于明白,那个童话是真的,她的愿望被实现了。
        “好久不见了Greg!”Beatrice迟来的喜悦促使她也给了已经长大的男孩一个大大的拥抱:“Wirt——Wirt当然很好!我不久前才见过他!”不过还是那么倔,不肯跟我们接触——这句话在她的喉咙里转了几圈,还是决定不说出来。
        看着眼前套着夏日饮料般清凉的格子绿衬衫、比自己高出大半个脑袋的男孩,Beatrice心里感叹着时光飞逝,当年根本不到自己半腰的小孩子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她猜Wirt也不见得比他的弟弟高,要是他知道了,搞不好会郁闷得要命。
        “他从小就这样。”Gregory把小号放回箱子,扣上箱扣将它不费力地提起,手臂拉出分布均匀的肌肉:“你不知道,他小时候喜欢一个叫Sara的姑娘——说是为了体谅对方的心情一直不敢告白,还傻兮兮地给人家录了一盘情诗磁带打算送给她。”他怀念地笑着,将箱子塞进床底下。
        “我真是不愿再放过他了——下一次见到他我一定得把他用藤蔓缠在我家门口!”Beatrice深深叹气:“总是这样一个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大家都很担心他啊!”
        “别生气了Beatrice,老是皱眉会变老的。”Gregory笑了一声打开房门噔噔噔下了楼——“你要喝些什么?果汁还是茶?或者咖啡?”
        “果汁!”小知更鸟盘腿坐到地上,大声回应着。
        
         几分钟后Gregory端着两瓶果汁和一碟越蔓莓松饼回到了房间里。Beatrice用爬满缎蓝羽毛的手轻轻捻起一块,塞到嘴里愉快地小口嚼着。
        Gregory有些惊讶地注意到了她鸟化的一部分:“你的手臂是怎么了?你没能解开那个诅咒吗?”
        “可能是因为Beast的个体改变了吧,那把剪刀用到一半就坏了,”她有些口齿不清地解释道:“真是托、了我家那几个顽皮鬼抢剪刀玩的福,最后没有一个人能完整地变回来。不过我们都习惯了,也没什么不好。”
        “Cool!你能飞吗?”
        “当然!”
        “Holy cool!”

        他们盘着腿坐在地板上,兴高采烈地翻阅着老旧的相片簿,时不时因为照片中的事情发出爆笑声。
        ——“噗——这这这是Wirt!?小辫子还挺适合他的哈哈哈!”
        ——“你看这就是Sara!”“Wirt那个眼神一点都不保密啊呵呵呵!这已经不算暗恋了吧——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我猜都知道了!”
        ——“这是Wirt的诗?……卡萨布兰卡*,亏他想得出来这样的词语!”“我觉得Wirt比我有才气多了。不过唱歌就……噗哈哈!”

        ……

        快乐的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夕阳慢慢地、慢慢地藏到了地平线底下,最后一抹殷红的霞光也被夜的衣衫轻柔遮住,隐去它的色彩。
        Beatrice揉了揉自己笑痛了的肚子:“我想我得走了——今天的庆典我肯定没赶上!”
        “我也想跟你去看看!”Gregory跃跃欲试地直起身子。
        “现在可不行,”小知更鸟严词拒绝:“我都没把握能顺利回去呢,等我熟悉这个杯子的操作方法再带你去吧。”
        “我不怕!”男孩拍了拍胸脯,一脸的无所畏惧。
        “我才是害怕的那个啊——要是你出什么意外,Wirt肯定要怪我!”Beatrice装作生气的样子叉起腰。
        看到她这么坚定地拒绝,Gregory清楚自己不可能拗过她:“那你也要带些越蔓莓回去——今年刚刚丰收的!”他拎出一个小篮子塞给她。里面的果实水润到发亮,看起来就非常甘美。Beatrice开心地向他摆了摆手,拿起茶杯准备把天空里的月亮也套进杯子里。
        “Beatrice!”Gregory突然叫了一声:“Wirt会回来的,对吧?”他回想起前一夜的噩梦,有些惴惴不安。
        “当然!”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Wirt不愿意回到他们之中的,但Beatrice还是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他要是敢不回来,我把他那些糗事传遍整个Unknow!”她恶作剧似的扬扬拳头,露出爽朗的笑容。
        Gregory朝她挥手,目送那个缎蓝长裙的姑娘消失在夜色里。
        没错,Wirt可没那么厚脸皮让他们等。
        他那倔脾气的哥哥……总有一天会回到他们之中的。


(卡萨布兰卡:详见第8章的情诗)


下一章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