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29>

上一章


1
        Morty Smith蹲坐在地上,手里只有手掌大小的智能电脑中,管理AI正一遍一遍地警告着漏洞威胁和能源威胁。他咬着牙,右手不停地输入一串一串代码式,左手毫不留情地从肩胛骨上抠出一颗子弹——该庆幸的是Rick委员会派来的先锋队为了防止空间扭曲导致镭射枪走火而配备的是老式的填弹枪支,至少还是能够从形体上预见弹道的,他全身比较严重的也就只有这一处伤口罢了。
        “Well,你对自己下手可真重,Blinder。”Bill悠哉游哉地挥退火焰王座,飘浮在半空中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狼狈地尝试将防护盾维持得更久一些。“你想知道你的来源吗,Blinder?”
        “Shut up you FUCKING mouth,Bill Cipher!”Morty头也不回地吼了一句:“我他妈的不在乎!”他把从肩膀里抠出来的子弹狠狠甩到一边,尚还染着血液的指尖加入了那场速度战里。
        再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果然名为Rick Sanchez的人都是怪物,居然有能耐在填弹枪支里安装激光系统把杀伤力翻倍。也许这种武器比镭射武器更有优势也说不定。
        “Well,严格的说我只是把你放进了一个不应该有Morty Smith的宇宙罢了——不得不说你非常有用,Blinder。”Bill在空中伸了个懒腰,仿佛躺到了床上一般向后仰躺着,堆积着的空气稳稳托住他的腰:“虽然来得比预期的要早一些,但也足够了——well,人类的话怎么说的?不能太过贪心?”
        Morty选择性屏蔽了某个老恶魔逻辑散乱的絮絮叨叨,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上的参数变化。
        “Turtle从一个死去的Morty Smith身上提出DNA,利用他的小把戏造出了胚胎*——”金眼恶魔伸手在Morty面前晃了晃,顽劣地企图分散对方的注意力:“Well,你们的手段可真是一模一样,right?”
        “……”
        “至于第三个问题……”他掸了掸衣服领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抬手打了个响指,“我们也许还能做一个交易。”

         “我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Blinder。”
         “Well,我们想要的东西非常相似。”

        那层防护罩在Morty眼前猛然坍塌下去。密不透风的子弹一寸寸压过来,夹杂着气流的呼啸和混乱的叫喊、雪绒木疯狂抽长的爆裂声、暴风雪突兀的呜咽,蝶翼姑娘银铃般的笑声掺杂着血肉分离的沉闷咕嘎声活泼地在其中跳跃。
        “你在干什——”
        “Wellwellwell——你迟到了,Mobula?”Bill摆摆手,诡蓝火焰清除干净高速而来的激光内核子弹。他嬉笑着转手捞出一瓶香槟,孩子气地猛摇着酒瓶,木塞对准了来人的金色盔甲。
         Ray看都没看他一眼,身后清一色身着亮金护甲的士兵从霎时跳转到这间屋子里的巨大梭型飞船中鱼贯而出,晃眼的三叉枪口早已充能完毕,加长尖枪柄两端密密麻麻排列着倒刺,被完全启用,暴露在空气里。
        “Wow,意外的热闹啊玉米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空中的Jailbot头顶上趴着Warden,正一手提着快要被他这个动作给勒死、属于他那个宇宙的Ray的后衣领,一手兴奋地拍着小机器人的金属外壳:“我把我可爱的犯人们带过来了——我想你不介意?”他咧嘴笑着,指了指被Jailbot卷成一团的人球——其中有一些因扭曲程度太大而骨折,白森森的骨头裸露在外面,粗俗的咒骂声此起彼伏,但Warden并不在意。他抬了抬手,小机器人会意地将犯人们一股脑扔在地面上。
        不可否认,血液特有的腥味的确是暴躁因子上等的催化剂。
        “当然,incisor,”Bill手中的香槟在瞬间增大的呼痛声与肌肉撕裂声中愉快地冲开软木塞,铂金喷泉呈完美弧度喷洒在短短十几秒就蔓延开来的血泊中。
        他欢愉地吹了声口哨。
        ——“Well,welcome to the THANKSGIVING carnival!”


(*:官方游戏:口袋莫蒂中,扭蛋机里可以扭出一个长的像果冻一样的Morty,简介上写着这是某个Rick在他的孙子遭受意外死去后培养出来的胚胎,是他孤注一掷的尝试。)


下一章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