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35>

上一章

•昨天的份是中午发出去的,没注意到的小伙伴请自行移步_(:з」∠)_对不起R氧发不了即时链接,辛苦你们了_(:з」∠)_
 
 
 
 
1
        Morty旁若无人地飞快在光屏上调出机器的参数,一张一张仔细观察着试图找出一些系统结构。他背后的火墙在金眼恶魔征用的身体莫名掉到地上时依旧稳定,Smith先生对此不想过多好奇,他想大概是因为这部分的能源输出定位在自己这里的原因*。稍稍返头瞥了一眼悬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玉米片Bill,Morty嘲讽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好吧,我该走了。”Phantom甩了甩手中刚从插销里拔出的能量供体,似乎是在确认里面是否还有残留,“我想那个老恶魔不会留下线索给你的,Blinder Boy?”他的右手从外轮上挪开,一团重复聚集的荧绿取代了他的手掌。
        Morty连头都没抬,不耐地摆手示意他别发出噪音。
        意识到自己被看起来比自己小的男孩嫌弃后,Phantom对Smith先生的背脊愤愤地竖了根中指,转头拖着包住Danny的球快速离开。幽灵化经过大厅时顺带欣赏到三方对峙——虽说其中有一看就是囚徒的流氓群体正内部莫名开始混战显得异常突兀——吹了个口哨,下一步踏进地毯消失不见。

        “嘶……该死的Bill!你干了些什么……”Dipper Pines捂着肩膀吃力地坐起来,随着模糊的视线逐渐恢复,他不满的咒骂也逐渐小了下去。
        “……Well,欢迎回来,Pine Tree。”一瞬的怒意被金眼恶魔强压下去,再度整理好自己轻佻的表情。Bill Cipher从不在“公众场合”毁自己形象,这未免太不成熟。
        魔力波动在他体内乱窜,电流一般刺过的触感烦得他脑袋嗡嗡响——看来他已经被宇宙法则发现了。该死的Time Baby!金眼恶魔恼怒地暗暗骂了一句。
        “这是哪!?你又要干些什么!?”Dipper下意识向后挪了一下,随后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处在黑洞边缘,几乎摇摇欲坠,“Bill——你该死的干了些什么!?”
        “Wellwellwell,有乖乖地去买黄金吗Pine Tree?它们很快就该涨价了。”对方只是扯了一句相距十万八千里的话,手中忽地出现的高脚杯抬到他的眼睛……嘴旁,看似悠闲地将红酒倒进肚子。
        ——Crash*
        突然厅室边缘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开始崩裂,无声无息啃食过来的透明物质混杂着真空,自外沿侵蚀而入,所到之处却恰到好处地撒下碎星或者物质云,显得像是一幅唯美的油画——即便它对屋主人并不友好。
        Jailbot迅速将囚犯暴力地再度扭成人球,跟随着黄金梭型飞船快速向黑洞移动。金色护甲的士兵猛然扣下扳机将手上的三叉枪支尽数甩出,Rick the Soldiers眼疾手快地弹开电磁罩,爆炸的硝烟大部分被挡去。
        ——Crash
         Bill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准备将头顶上的高礼帽脱下来。本来是想过去了再用的,现在恐怕只能用这个脱身了。他有些烦躁,这东西虽说不是自己弄到手的,但即便对于全知的恶魔来说也确实很稀有,有些小小的可惜。
        “Well,Pine Tree,我们也该——”
       —— “Dipper!!”突如其来的蜜糖嗓音让金眼恶魔一愣。Dipper的肩膀震了一下,他惊讶地扭头,整个人都无意识地颤抖起来,充盈的思念和狂喜噎住他的喉咙——他甚至喊不出一个字母!
        他看见Mabel挣脱了因谨慎而拉住她的、Stanford的手,兴奋地朝自己绽开笑脸,穿着桃金色毛衣的娇小身影正跨过被莹蓝火焰撕开的口子疾速奔跑而来。
        “Mabel——”
        “Well,我们的列车要开了,Blinder,放下你手中的小玩具。”衣料柔软的袖口擦过他的脸颊,一双黑紫指甲被主人修剪得圆润、指骨清瘦的手绕过他的脖子,松树男孩的身体猛地被圈入一个温度逼近冰点的怀抱里,“至于Pine Tree——跟Shooting Star道个别吧?”

        “毕竟我们的假期还长着呢,right?Pine Tree。”

        Bill恶意地掐住他猛烈撞击过的肩膀,轻轻向后拉动,仰面倒向黑暗。
        Dipper竭力伸出的手指在空中掠过一个圆弧,在那双柔软温暖的手即将触碰他的一瞬间脱离控制——Mabel Pines眼睁睁看着他完全淹没在黑色波浪中,眼神呆滞地因惯性狠狠摔下,趴倒在一瞬空空如也的地毯上。
        她最终还是没来得及抓住Brother的手。
        “Dipper……”
        急步而来的Stanley Pines看着她盯着自己的手掌喃喃自语,席卷而来的回忆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完整的词句。
        如果把时间倒回30多年前……这大概就是他那时的模样。
        Stanley Pines能做的只有咬紧自己的后槽牙,却不敢伸手去碰碰自己侄孙女绝望的背影。
 
        仿佛他如果碰到后,就又会被拖回30年前的无尽噩梦中一般。
 
 
 

(*:第2章初次出现Morty有部分火焰使用权,第12章粗略解释了成因)
(Crash:物体崩塌的拟声词)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