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 Ⅰ >

正剧章开端  正剧章结尾


•这次是你们都想要的(后续)日常_(:з」∠)_


1
        Beast Wirt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空显示是个阳光明媚的晴天。他想要捂住如同宿醉之后抽痛的脑袋,却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手臂连带着下半身体被鱼鳞般僵化发白的雪绒木残骸粘在地毯上,焦黑表皮像是自火炉里诞生。
        “这……”
        地精之王尝试着将手臂从木鳞里拔出,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过程出乎意料地简单——他只是抖了抖,那些鳞片就扑簌簌掉下来。他尝试着站起,情况也完全一样,只不过也许是他躺的时间太久,脚有些发麻,虽然是踩在柔软的绒毛地毯上却依然如站在针尖。
        随着头脑的清醒,昏睡之前发生的一连串糟糕事情也随之而来。Beast Wirt冷着脸,全身的感官警惕着周遭的一切。
        除了不远处满身冰渣蜷缩着的Ice Finn,没有其他异常。这里似乎就只是主屋里一间正常的小房间,甚至连装潢都跟他原本那间没怎么改过的卧室相差不远。
        他伸手打开房门,腿刚迈出一步又收回来。Beast Wirt反身看了看缩成一团侧卧着的王冠男孩,后者的身躯似乎还在微微颤抖着,就像依旧被困在噩梦中迷茫奔走。
       地精之王叹了口气,解开披风扣子,走到Ice Finn身边弯下腰,藏青色的厚重布料被那双手托着,羽毛般轻轻落到他身上。
       他们是一样的人,被浓重的黑暗裹挟,没有退路,无处可逃。他没有资格去指责Ice Finn的所作所为,因为如果是他处于那个位置,那他也会下手——为了保护自己珍视的人们。
        接触到尚还有些许温度的披风,王冠男孩倏地把头埋进里面,把自己卷成一个大毛虫后一声不吭地转了身,似乎是想要躲避地精之王的目光,从毛茸茸的地毯上寻找舒适和安全感。
        Beast Wirt哭笑不得地走出门,侧身缓慢轻柔地将雕花木门合上。他转身,正好碰到了一身金盔的Ray朝走廊那头急步而去,身上的血污还有几块没有清理干净,突兀地戳在金属耀眼的反光之中。
        他看着对方拐进走廊转角,选择了一条与之相反的路慢慢向前寻找着自己熟悉的地方,同时默念着自己的路线。
        这里好像真的是以前那栋屋子,向前走出不远后他就看见墙上挂着一幅眼熟的油画,而Morty Smith正拎着一个深色咖啡杯、皱着眉头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
        “你醒了?”Morty察觉到他的存在,想到了些什么后转头走到地精之王面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象牙盒子,抬手丢到他面前。
        Beast Wirt伸手接住,同时敏感的鼻腔里涌进一股淡淡的酒味。他觉得这应该是某种果酒,鲜果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去。
        “你的东西。”
        地精之王目送他结束交接后毫不拖泥带水地向楼梯走去,站在原地低头扭开盒子的顶盖。
        里面安静躺着一副隐形眼睛,一圈一圈的乱彩螺旋依旧与他的瞳孔分毫不差。鬼使神差地,他笨拙地将那两片轻得几乎没有重量的透明薄片贴上眼珠。
        眼前的景色伴随柔光转换,枫叶铺在地上像极了天鹅绒毛毯,清爽微风携着盈满果香的落花踩着圆舞曲的节拍在空中转圈。南瓜村民的奇异笑声成为伴奏,涂着喜悦悠闲的颜色。
        缎蓝长裙的知更鸟姑娘兴高采烈端着果盘小跑从他眼前掠过,盘得圆圆的头发俏皮地微微摆动。Gregory在不远处正被青蛙贵族们紧紧簇拥,他满脸笑意,鼓足气吹起小号,音符小溪一般轻松明快地流淌出欢歌笑语。收获日的庆典一如往年的热闹,今年有了Gregory的加入,Unknow越发地热闹起来。
        “Wirt到底哪去了!”他听见Beatrice嗔怪似的轻喃着,嘴角却依旧扬起喜悦和期待的弧度:“他一定得后悔没来得及参加收获日庆典!”

        地精之王靠着墙,慢慢蹲到地上。
        “Sorry,Beatrice——and Greg…”
        
        他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无声地咬着嘴唇哽咽。Beast Wirt将脸埋进自己缠满充当了血管的、犹如木纹的手心,腿脚弯曲蜷到一起,肩膀不受控制地剧烈颤动。

        “But…it is、it is good enough…”他轻轻说着。

        他终于不再是那个需要其他人为他牺牲的窝囊废了。

        “…It is enough,Wirt.”

        阳光温柔地抚摸他的发梢。而散发温暖光芒的鸟叼走那一根根发丝留下的阴影,振翼融化在蔚蓝里消失不见。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