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 Ⅳ >

上一章

1
       Star Mewtterfly有些不开心地撇着嘴,抬手用手帕把脸上凝固的血液和只有热武器才能够产生的特殊尘埃擦去:“本来还想着外面天气好,能好好玩玩的……那些士兵太烦人了……”她气哼哼地蹲到路中央,撑着腮帮子生着闷气。
        “这也有别样的情调不是吗?”Marco满脸笑意拍拍她的头,低头轻轻啄了一下蝶翼姑娘的脸颊:“我们去吃冰淇淋,嗯?”
        “那也给Tom带一份——大概能浇灭一点他的怒火吧?”
        “你说了算,Sweetie。”Marco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是你还是我来喂他?”
        蝶翼姑娘被他的提议逗笑了:“那冰淇淋大战!”
        “Wow,那也不赖。”
        Dipper满脸通红地想要致使Mabel the Party Holder停下脚步——God这可不是什么好时间!毕竟……毕竟在对方两人正近距离耳语的时候去打断是很糟糕的事情!
        “Marco!”不过她可不管这么多,直接一个箭步上前扯住骷髅恶魔的衣袖,“你看见Bill或者Smith先生了吗?”
        Marco捏捏她的耳朵,直起身子,面具之下红光一瞬而逝。他似乎看见有趣的戏剧一样咧嘴笑起来:“Bill在这层,大概是右边的第二间房。”
        看着两个差不多高的孩子——后面的男孩被前面的女孩强硬扯着——跑进长长的右侧走廊,Marco耸了耸肩,搂着Star Mewtterfly的肩膀,贴近她的耳朵耳语:“Sweetie,你猜Bill在哪?”
        蝶翼姑娘配合着他的脚步向前走,歪着脑袋想了想:“总之Darling你肯定又说到一半就停!”她咯咯笑着,蝴蝶兰*在她的眼中生长绽放。
        “好吧,Sweetie,你又猜对了。”状似挫败地,Marco用另一只手搂到他的女孩的脖子上,宽沿帽把她金灿灿的发顶也拢到牛皮制成的帽檐下,“想吃什么冰淇淋?”
        “嗯……Banana with Strawberry!”
        “As your wishes~”

        “Bill!”Mabel the Party Holder用怪力破门而入,被她死死攥着手腕的Dipper差点没因为这个暴力过程被甩到房间中央去。
        Morty计算数据的手狠狠一顿,实木铅笔在他手上咔擦一声光荣殉职——这是他一整天经历的第六次打扰,很令他烦心的是这六次都是同一个姑娘的所作所为,只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这对某种意义上的双子同时站在他面前。不得不说,基因有时候是非常奇妙的自然产物——明明面孔一样,却拥有着不同性格和经历,但同时又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令人恶心的是延伸到平行宇宙角度,如同恩赐一般的基因构造被无限量产化,直到变成稀松平常。Morty从心里深深厌恶这种宇宙体系,虽然原因无解。
        “……你来干什么的?”大家长捏了捏突突直跳的眉心——他现在说实话真的很想把一切来打扰他的家伙捏死丢出外层宇宙。Bill Cipher几乎把有必要的一切都告诉了他,唯独那台机器的原理和宇宙结构根本提都没提。
        然而拥有Sanchez家族血液的成员擅长从未知里抽出已知,却没有解决“实验过程遭到打扰”的有效方法——好吧,或许Rick Sanchez有,但他那套闲的没事就用激光枪轰烂对方脑子的理论不适合在这里应用。
        “Smith先生——Bill在哪?”Mabel the Party Holder直接切入主题,“Brobro想见他!”
         “这不在我的管辖范畴。”Morty再度低下头进行演算,眉头微微蹙起。
        女孩咬碎塞进嘴里的软糖,有些含糊不清地嘟哝着:“那我今天一整天都会烦你。”她的语气像是无理取闹的孩子:“或者给你惹点麻烦。”
        她的话音刚落,房间的天花板被尖锐的牛角面包碾碎吐出,大块大块墙体带着上层楼标配的家具噼里啪啦尽数坠下,势头堪比小行星群集体化为流星陨落天际,甚至还有黑巧克力块的协助将它们的速度最大化。
        诡蓝火焰霎时翻起热浪,剥离而下的瓦砾残骸重被反推上屋顶,被密密麻麻的火线串联着恢复原状。
        BEF主屋的大家长已经开始不耐烦。 他坐在原位完成对天花板的修缮后扭头,脸色阴沉地看着面前双子:“你们要找Bill Cipher?”他走到Dipper面前,面无表情睥睨着。松树男孩咽了口口水。
        Morty Smith用手拨开眼罩,一只瞳孔大到诡异、黄金镀满的眼珠仿佛是独立的个体。它微微闪着冰冷而戏谑的光,恶趣味地撕破仅存的阴影,仿佛世间万物都在它之下。
        那是已经加冕的王——Bill Cipher的象征,同时也是金眼恶魔的一部分。

        “现在你见到了。”

        “你再来打扰我,我保证摔烂你的餐盘。”

        Mabel the Party Holder不痛不痒地带着夹在不解和惊诧之间摇摆不定的Dipper离开。走之前从口袋里摸出牛奶糖,靠姜糖人士兵的帮助将它小心翼翼放在巨大机器的尖角上。
        “甜味的东西会让心情变好。”她的话消失在缓缓关上的门扉里。

         Morty只是坐回椅子上,把眼罩摆回原位。他不停演算着数字,举起咖啡杯一口接一口将里面低纯度的果酒吞干净,让未知数充满自己的大脑。
        事实证明这才是能让他心情好点的方式。

 
 

(蝴蝶兰:寓意为爱意)

 
 
下一章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