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Ⅴ>

上一章


1
        “你费这么大力气,就为了把他们的尸体运回来吗?”他捏起那页纸,用通体纯白的闪亮剑柄拍灭上面的银白火焰,繁复古老的魔法阵还残留下了一角痕迹,泛黑边缘翻起一层波浪,“依我看在那么严寒的环境下,不可能有生物能活下来——当然Water Bear*说不定可以。”
        “帮你一回真是麻烦,Fern。”
        草绿的男孩不吭一声地用密密麻麻的草蔓缠紧连在一起难以分离的冰块,逐渐尝试用诅咒赋予的力量去熔化王冠带来的坚硬禁锢。仅仅推进一寸,就已经让他快要精疲力尽——但即使这样他也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腿脚绷得笔直。
        他还不可以在这里倒下去。
        “Fern——我说Fern!”撑着脑袋,金发男孩把那把星之剑捅进地面,盘坐在距离Fern不远处的空地上,像是撒娇一般意志坚定地用穿脑电音烦着对方:“一直鼓捣这些大冰块有什么用?就算你把他们拖出来也只是几具尸体罢了——还不如跟我去别的平行宇宙玩!现在那些宇宙的运转好像被什么弄得乱七八糟,听起来多吸引人啊!我们可以去探险!嘿,我正好缺一个同伴,跟我去玩……”
        “他们还活着。”草绿色的男孩声音低低地开口打断他的长篇大论,似乎是为了节约力气而精炼地组织了语言。
        没有在意对方多动症一般躁动的行为,Fern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身上所拥有的诅咒,保持它们在保护冰中三人的同时破坏那顶王冠分离出来的魔力波动——感谢不知名的神袛,他们都触碰过Grass Sword让他能更容易把诅咒注入他们的身体机能中枢。
        “你干完这个活儿要多久?我说,你真不要我帮你吗?”
        “……不需要。”
        “嘿你那什么表情?我好歹也是创造过时间悖论的Finn The Human*!”
        “……那是你向Prismo许愿时不动脑子的后果。”
        Finn The Human极为孩子气地拔出刚刚才嵌进地面的星之剑,愤愤地挥动着,白到透明的剑身在空中牵动着光影,空间在它的锋刃上不停闭合又分开。
        “时间悖论赋予的权利总是这么奇怪又无用!”金发男孩嚷嚷着撑住下巴:“不过能握着自己的尸体——还是别的什么铸成的剑确实挺有趣。嘿Fern!我在甩我自己!”
        “……”Fern并不是很想承认这个无厘头的家伙是名为“Finn”中的一员。他对于“Finn”的印象无一例外都是仲夏的烈阳,有时候他们会变成初春的暖阳,或者是瑟秋严冬里的唯一热源——虽然他也就见过一两个Finn……其中一个是女孩,但这个家伙明显不属于这个范畴。
        “好吧好吧,要不你休息的时候再教我一次这个魔法?”Finn The Human晃了晃手上残存的纸片:“我都帮你试了一遍,你居然连原理都不告诉我?反正你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忙着解冻吧?”
        “……”
        “老天,你真是个闷草罐!那你可别怪我把你当树洞!”
        “……”
        Fern稍微把视线转过去了一点:“你可以离开。”末了又补上一句“谢谢”。
        金发男孩把双臂垫到后脑勺上躺下来:“我在这个夹缝里呆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聊天的人!你就要赶我走?这里严格来说是我的地盘!”
        “……你随意。”Fern的呼吸有些粗重起来,字母也有些咬不清。仅仅这么一会儿,攻击那些魔力就已经让他快要疲惫到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
        Finn The Human挠了挠头,无奈地把他按到地上坐着,抬手将那柄白色的剑插进剔透冰层里——寒气一瞬间停止朝外逃离,烟一般缭绕的白色凝结在空中,整块冰川的时间瞬息间静止。
        “Rest Time!”他不由分说地按住Fern的肩膀,防止他站起来尝试继续做些会害死他自己的事:“没法理解你的脑回路……这一切都没意义了吧?”
        Fern抬起头,浮着碎苔的瞳孔里沉淀着草绿的坚定。
        “有意义。”他望向漫无边际的那头。空白一片充盈他的视线,但他似乎能够从那里能看见什么一般,固执地凝固了目光。

        “我和他们会把Finn找回来。”

        Finn The Human靠在草绿色的男孩背上,脊椎用力压上去,把Fern压得弯下了腰。他仰着脑袋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天空,大腿顶住地面维持着这个姿势——就像是小孩玩跳山羊、只不过跳跃的那一个反过身子一样。
        他懒懒地吹了个口哨。

        “那我就等着那天。反正我也出不去。”

         面容一样的两个男孩静静坐着。而没有尽头和出口的时间裂缝,头一次没让Finn The Human感觉有那么无聊。


(Water Bear:水熊虫,缓步动物的总称,全球几乎都有它的存在,极寒、深海、沸泉、太空里也可以找到它。)
(Finn The Human:在复活时光屋的许愿神普司莫Prismo时,另一个时空的芬恩由于引发时空悖论而爆炸,被称为Finn The Human,爆炸后变为一把白色的星之剑)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