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 regular time <ω→α*>

上一章

•上一章因为脑子抽到而有很多问题,现在已经完全改回,以及漏掉的Will的片段也已经补上,有时间请自行回去看一下——因为那一段有特殊的东西,麻烦了(๑>ڡ<)☆

(ω→α:ω为希腊字母的末字母,α为希腊字母的首字母。)

1
        “Wirt……”Ice Finn轻轻推开门,对着床上的一团被子小心翼翼唤了一句。被包裹在被子里的地精之王下意识又往里缩了缩,赖在梦乡里不愿醒来。
        王冠男孩只好脱下自己鞋底脏脏——最起码比Beast Wirt房间里的地毯脏——的短棉靴,将它们与房间主人的外出用鞋子摆在一起,赤着脚踏进房间。
        “Wirt!”他稍微提高了些音量:“Wirt,Morty说今天有事要做!”Ice Finn尝试着扯开被子,但除了Beast Wirt乱得像鸟窝的脑袋他什么都看不见。
        “Wirt!”王冠男孩又一次提高音量。
        这次Beast Wirt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嗯?”地精之王缓慢地钻出被子,乱彩瞳孔少有地塞满迷糊和困惑。自从他的灵魂被强制性撕碎、四散流入雪绒木枝条后,越来越嗜睡——并且睡得特别死,成了地精之王最大的苦恼。“……Finn?”他迟钝地看向王冠男孩,半天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
        “Wirt,Morty说有事要大家一起出门。”Ice Finn用手帮他理了理鬓发,规规矩矩地站在床边:“他叫我来喊你起床。”
        “……外出?”
        王冠男孩把头点的像老式钟里的报时布谷鸟:“他说我们可以自己选是出去玩还是帮忙工作。”
        Beast Wirt用手随意捋顺自己的乱发,把床头柜上放着的尖顶红帽戴到头上。他掀开被子,脸上的迷蒙一扫而空。
        “工作是什么?”他把藏青的厚重披风固定在自己肩上,妥善整理好自己的领子。
        Ice Finn沉默了半晌,脸颊上慢慢爬满层层冰霜。

        “Bill说……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2
        “Wellwellwell——”穿着暗金燕尾服的金眼恶魔把玩着手中的漆黑手杖,饶有兴趣地从大厅的落地窗向外张望:“很有趣吧Pine Tree?这里可不再是你以前待的宇宙了——虽然人类还是一个样。”他下一秒就双脚浮空出现在警惕地站在走廊口的Dipper Pines身后,用手杖轻轻敲了敲松树男孩的帽子。
        Mabel the Party Holder突然从走廊里跳出来,一把把Dipper揽到自己的手臂里,宣告主权一般吐了吐舌头:“Brobro要跟我玩!”她的脸部表情依旧僵硬,但还是努力挤出了一个鬼脸。
        Bill修长的苍白手指揉进她的发间:“Well,那Shooting Star就带着Pine Tree一起出去玩玩吧。”他露出恶劣的笑容:“创造向来是好玩的游戏,right?”
        Dipper的表情被他宽大的帽檐遮住,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只是沉默着被Mabel the Party Holder拉走,下意识地想要甩开她的手却狠命遏制自己的冲动。
        Pine Tree变得有趣了。Bill满意地转头,看着早已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吃着早饭的Star Mewtterfly和Marco the Skull、气氛诡异又和谐的两个Warden及两个Ray、正试图精准将每块面包分成均等十二份的Morty Smith和耐心围观他的Ice Finn、被王冠男孩强行拉着没法脱身去洗漱的Beast Wirt,诡蓝的火焰王座有些虚晃地托住他的身体。
        Well,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缺席可不礼貌。金眼恶魔歪头想着,将下巴撑到交叉的手背上。
        
        —— “Wellwellwell,everybody!”
        
        ——“LET'S RAISE A LITTLE HELL!*”

        诡蓝的热浪海啸般自空中压下,暴风掀飞方圆百米内的树木亦或人造建筑,惊慌失措的人群一如蚂蚁四处奔逃。有成人被疾速运动的钢筋刺穿,有孩子被至亲推开幸免于难,或者依旧遭遇灭顶之灾。安逸一瞬间被暴力捅破让他们思维紊乱,而这正是Bill Cipher乐于看到的。

        It's funny so much!

        那只黄金锻造的独眼里,愉悦正翻起波浪。

        “Well,HAVE A GOLD TIME GUYS!”

  

 
 
(*:引申为“让我们来一场小动乱!”)

 
 
 
                     ——A  BEGINING——


完结报告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