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Harvest Feast < 2 >

Chapter 2
***

        “Lord,您这样让我很难办啊。”看着这间殿室惨烈得如同当初与人类处于交战状态、被各式各样武器和魔法给破坏得狼藉一片的界线周边,执事长兼清洁工主力极其心疼地耗费魔力用人类巫师的小把戏把一切归位,“我的魔力可很贵的。”
        “滚出去。”想了将近一小时、把所有能破坏的东西都破坏了干净也没想出一个好主意的迷林之主怒气冲天地低吼——他这次没法让自己的妹妹开心过生日了。
        ……好吧,Autumn Skullcap小姐说得没错,他们的Lord向来是个自作多情的家伙。
        “Lord,恕我直言——您是爱上哪个姑娘了吗?”
        Beast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执事长精明地笑起来:“我猜今天是个需要送礼物的日子——Autumn说今天是Hightness Pury的生日?”他猛然露出一脸的理解:“我懂的Lord,这没什么,爱慕无罪,对您……当然也一样。”
        “……”面对执事长看似无意的讥讽,Beast更加坚定了等契约过了时效后就将他们全部扫地出门的想法。
        嫌发丝把视线遮去一半的执事长将额前金黄的碎发一把撸到脑后,攀在大半张脸上的深枫叶红的宽蛇鳞大片露了出来:“Lord,要不我帮你出主意?保证Hightness Pury会满意!”
        迷林之主闻言终于把视线从窗棂上的花纹挪到他的脸上,乱彩瞳孔锐利地扎进他的眼睛:“你的条件?”
        “跟Lord做生意就是顺畅。”执事长爽朗地咧开嘴,“我也想跟您去界湖西岸。”
        “原因?”
        “前两天不小心把一只从西岸飞来的呆头小鸟的尾巴毛揪了下来,”执事长苦大深仇地叹气:“我'无意'把您的乐谱放在桌上,结果他直接抢走了——我想Lord您肯定扯不下脸去要回来那几张……'情思绵长'的抒情歌剧?所以这种小事让我代劳就行了。”
        迷林之主的脸瞬间黑得像他不久前吐出来的煤渣。
        他现在就想把所有仆人和下属都打包扔出去——用成年的玫瑰枝条*将他们死死捆好对准备工作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原本用来划分人类领域和Unknown的界湖,因数百年前战争的结束,现在充当为区别人类所言的“被放逐”的东岸和“被祝福”的西岸——这样的一条界线。
        在被强行隔离出这块区域的人类眼里,西岸是他们用尽一切手段、不惜尝试穿越东岸Unknown都想进入的地方——因此他们屠杀独角兽以求用象征罪恶的独角刨下它们最纯洁的尾鬃,得到所谓去往乌托邦的门票。
        Beast静静站在那个米白的身影之后,沉默地注视着自己的妹妹。他们面前是烟雾缭绕的平原,秋色*笼罩着的六尺之下埋葬了不计其数、不知其名的骨骼,被折断的独角被地下的花藤穿透,缠绕在一起成为鼹鼠的安乐窝。灭顶之灾之下安宁着的新生总是萦绕着丝丝缕缕的淡漠血腥味。
        Pury的十指交叉拢在额头正中的乳白螺旋角之下。乌托邦的神袛面对着以冰冷数字衡量的死亡深深弯下脊梁,白皙而剔透、恍若薄翼叠成的膝盖跪在一方驱散浓雾的扁平石碑上,粗糙砾石嵌进她的肌肤。
        “足够了,Pury。”Beast走近她,矮身轻轻将右手附在她祈祷的双手上,“足够了。”他态度有些强硬地按下那双娇小的手。
        似乎被迷林之主的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Pury惊讶地回头:“哥哥?”随即她的胸腔被重聚的喜悦盈满:“你这么早就来了吗?”
        Beast尝试着露出笑脸点头,但他不太习惯这种需要牵动肌肉才能做出来的表情,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别扭。他小心地用人类一方发明的治疗用魔法治愈Pury膝盖上狰狞的伤口,把她慢慢从石碑上扶起来。
        “我没事的,哥哥。”Pury宽慰地笑着,柔软栗色的卷发安适挨着她细腻的脖颈:“跟那些死去的孩子们相比……这不算什么。”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里被染上泫然欲泣的悲哀。
        “我不可能允许人类再伤害你。”迷林之主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他们进不来这里的,绝不会。”
        “哥哥,关于人类……”他的妹妹转向他,好像有什么事欲言又止:“不,没什么……”
        沉默半晌,Pury曳着花瓣与光攒聚而成裙摆——她轻盈地踮起脚,伸手将飘落在Beast的牡鹿角上的宽叶取下。
        迷林之主在那个瞬间感觉自己几乎要停止呼吸。香花混着草叶清香的气味钻进他的鼻腔里,庄重地唱起赞美诗。他瞥见离自己只有几尺之遥的脖颈,因仰头而拉出的美妙弧度让她如同白天鹅一般优雅圣洁;在那颈项之下,透白逐渐隐入微光笼罩的衣裙……
        Beast的脸随着时间跳跃而变得有些绯红。他转头避过妹妹奇怪地想要探探他体温的手。
        “哥哥?”
        “……不,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Beast,你完蛋了。
 

(玫瑰枝条:尖刺数量可观)
(秋色:有必要跟 @离子驼 解释一下——《神明已死》中的界湖被视作分割季节的地标,但这里私心设定成很久以前、Wirt那个时代的人的先祖时的故事所以……有一点点会不一样吧_(:з」∠)_原谅我的脑洞_(:з」∠)_)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