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Through Four Seasons <4>

上一章


Chapter 4*Summer(1)
***

        这个鬼地方的季节交替比想象中的来得更快。William Carter先生在貌似是唯一一个人类聚集地的木屋营地安顿下来的几天后,燥热难耐的夏季就到来了。
        Wickerbottom看着满头大汗的魔术师吃力地站在木箱子上面擦拭石头书架——虽说也没多少书,但书架格外巨大——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年轻小伙子干点活就累成这样——别把汗弄到书架上!出去洗干净,凉水在屋后。”她状似不经意地咬重“凉水”的音节。
        William虽然素来有些迟钝,但他还是意识到这个有时态度蛮横的老妇人实际上非常关心他们这些年青的菜头——只不过性格使然,比起直白的关心,她更加擅长把关心藏在强硬的命令里。
        魔术师露出感激的笑容,抬手抹着汗从木箱上跳下来:“您要我带凉水回来吗?”
        “我可不像你们一样新陈代谢快到转圈。”老妇人只是把目光放回那本自己编撰的厚厚笔记上,用被削尖的木条沾上不知名的黑色稠汁,笔尖在半成品的纸张上滑动。
        “我很快就回来!”William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凉水被装在粗陋但实用的罐子里,为了保持凉凉的温度而尽数放在刨出来的土洞里。
        阳光毒辣,草叶奄奄躺在地面上忍受自地面而升的热浪。自转换季节就直接进入仲夏,连细小的鸣虫也不堪高温收敛声腔。
        ——“Abigail,我拿不到。”
        站在树荫里的魔术师突然听见自己身靠的树后面有人小声说着什么,在接近寂静的森林外缘中非常清晰地传来。
        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在炎炎夏日里丝毫没有变得干燥,清脆得如同清晨还带着露珠的红润苹果。她的话音刚落,一阵隐隐的噪点音紧跟着响起,情绪明显得连William隔着需要两个以上成年人环抱的大树——虽然不知道为何这里会出现这样体型的巨树,但还是很有价值的植物——都能听出另一个“人”着急到快要哭出来。
        难道又有人掉进了这个鬼地方吗?
        “请问……”他绕过大树打算跟对方打个招呼。
        然后他接下来的话被生生掐在脖子里说不出来。

        无神的空白眼眶里空无一物,那个女孩的金发里掩映着赤红的花,一如仲夏盛阳在严寒冬神的裙摆里生根发芽,和谐又诡异地共生一处。

        他想起那一夜自己在熊熊烈火旁遇见的人——或者说像是人的生物,下意识朝后战战兢兢退了几步。
        “——你比我高。”那个女孩端详了他一会儿,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呃?”他以为对方像那次见到的类人生物一样不会说话——至少不会这样没头没尾。
        突然一团道不明的物质缠到他的手臂上,噪点音近距离地逼近他的耳蜗,伴随滋啦滋啦的杂声把他的恐惧神经高度挑起。
        刺骨的寒意隔着他的皮肤渗透进血肉里。
        “Abigail,不要吓人。”女孩用着姐姐的口吻拖着幽灵的……姑且称之为腿部,将它拉回自己身边。“先生,能麻烦你帮Abigail拿到那朵花吗?”她抬手指向大树的顶梢,一朵正卡在树杈间的花和她头上别着的无异,正随着难得的小风飘舞。
        “但我……也够不到。”William快速挪远急步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摩下去,抬头望向根本看不到顶的树顶。
        有梯子也够不到的高度……
        “Abigail会带你飞上去。”女孩轻描淡写地吐出差点让魔术师脚发软的话。
        ——事实上他也确实脚发软了,在高空中。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被幽灵裹住抛向高空的经历。William在那一瞬间把国内外所有能够祈祷的名字都祈祷了个遍,并且承诺自己若是能活下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多元化信徒。
        高空中的疾风刀子般刮过他的脸,高速的上升让他的胃扭成一团,又被灌进来的风撑开,偶尔的停顿让他忍不住要吐出来——遗憾的是紧接着而来的二次加速会让他又把呕吐物吞回去。
        简单地说,跟死了一次差不了多少。
        “麻烦你把它拿下来,先生。”女孩平淡的喊声从底下传上来。
        William眼睛发花,狼狈到连眼镜都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好在上帝保佑他的度数并不深,依靠有些模糊的视线大概看见赤色的花在哪个方位,魔术师伸出因心脏剧烈跳动而有些颤抖的手准备将它拿下来。
        一下,没够到。
        尽量伸长手,第二下,还是没碰到。
        魔术师停在半空茫然地盯着那朵花,大脑缺氧让他反应有些迟钝。花了几分钟,他尝试着摸进自己的口袋。
        找到了!
        他把手杖抽出来——这个小玩意儿里藏着能够伸缩的内置机关,不表演的时候他偶尔用这个尖端像是夹子的小东西当加长版义肢拿一些高处的或者狭窄地方的东西。
        魔术师小心翼翼地尝试夹起那朵花。
        ——到手了!
        William把花取下来,尝试着递给包裹着自己的幽灵。
        噪点音愉悦地响起,幽灵将赤色的花别到自己的“头”上。
        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它撒开手,自顾自地回到地表上。

        “WHAT!?WAITTTTTT!”

        William Carter先生,一位没什么名气的小魔术师,头一次迎着死亡急速坠落。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