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2>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2

 
 
#2 Biscuit(饼干)

        Marco被脑袋里时常蹿过的电流刺激得有些反胃,而他脖子上那个圈环依旧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将他狠狠砸在车库底下一层的地面上。面前的男孩似乎也很不好受。也许电流在脑中爆开的感受不只他尝过,连动手植入芯片的对方本人都逃不了——他正一手揉着眉心、一手飞快地在形状怪异的便携式电脑上敲动,而暗暗碾磨着后槽牙的动作暂时象征性地成为他无视疼痛的标志。
        敲下最后一个代码式,独眼的男孩抬起头,仰视着正被迫躺在离自己脚下不远处的不速之客,微微眯起眼睛。
        Marco看着自己的手臂忽然伸直,瞬间被切断了和自己大脑的联系——就像那只手臂只是被强硬装到这具身体上的零件,草率地连神经都没有接驳完毕,而是装上接收器听从遥控终端的控制一般。
        他头上的冷汗倏地滑下来。等等,这个情况奇怪过头了!
        “……延续性太差了。”对方挪开视线,注意力再次集中在闪烁的荧光屏上,蹩眉沉思着。
        那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操纵力随着那只铜棕的眼珠移开而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手道男孩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手臂,却没有发现任何长得像接收器或者发射器之类的东西——坦白地说,他手上除了几处因空手道的练习而不可避免结出的茧,什么额外的东西都没有。
        “你在我的大脑里装了什么……!”这下他真的耐不下性子了,对未知的忌惮压得他怒火又一次窜出。但Marco接近诘问的语气甚至没有得到与自己看似年龄相当的男孩一个敷衍的侧目,对方只是彻底无视了青少年的焦躁,专心地运算着数据。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怒火因这个缺氧的环境而自动熄灭。空手道男孩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自己不久前才得到的生日礼物——一部简单配置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钟指针冻在了他被甩到这里的节点上停滞不前,他想这大概和那个魔法阵有一定关系。翻了翻通讯记录,所有数据包括以前的都不翼而飞,但寥寥无几的短信倒还保存着,有些内容却莫名缺失。
        整个地检查一遍后再返回初始屏,他意外地发现时钟指针开始挪动,然而很明显的是速度慢了不少,他估计原本的一秒钟被生生拖到了两秒或者更多——大概不是手机本身的问题,但即使如此他依旧无计可施。
        “慢就慢吧……”Marco翻到小游戏界面,点开贪吃蛇,有些生疏地操纵着在深色背景上滑动的像素小蛇吞吃目标物。
        坐在不远处调试着手中程序的眼罩男孩朝不速之客那边瞟了一眼,确定对方没有动什么歪脑筋才又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问题上。
        植入并控制神经性芯片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虽然最终目的是将这类芯片植入无机质人造大脑而不是人类大脑,但从现在的推进程度来看还是远远不够——当然那个不知是不是人类的不速之客所拥有的大脑也是一个难以判断的变量,毕竟即便从组织形式看起来与人类一样,内部神经是否有细微的差异也无从知晓。
        他再次侧头扫了那个男孩一眼——表面看来没有危险,就像个正常的青少年轻而易举地被电子游戏吸引,甚至没有絮絮叨叨地向他刨根问底,从之前观察到的肢体语言来看也并没有任何攻击的倾向。
        当然在他看来,这一切还只是表面而已。所有生物的表面行为都不可信,这是宇宙的真理。

        空腹感随着他思考的深入逐渐张牙舞爪起来。Marco偶然抬头,看见房子的主人一脸阴霾与不耐地站起身,揉着脖子从侧门离开车库——同一时刻他脖子上的东西似乎又被人为增加了几千克。
        片刻的闪神让他的白色像素长蛇一头撞上自己的尾巴,“GAME OVER”的字样挤满整个屏幕。
        ……躺太久了想上厕所……
        Marco习惯性地撑了个懒腰,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一直举着打游戏的手臂,骨头咯啦咯啦地响了几声。他站起来又甩了甩腿,抬手准备推门。
        ——感觉有点奇怪。
        他站在门口突然转头,看见那个圈环孤零零地躺在原地,闪烁着的光点依旧正常工作着,丝毫没注意到应该留在那里的人已经走开很远的事实。
        “我的天!”他在脖子旁不停摸索:“我怎么干到的!?”
        但当务之急还是要去找卫生间在哪——再三权衡利弊,他还是决定去问房子的主人。虽说有可能又被锁死在地板上,但至少可以表示自己真的无害,说不定对方并没有那么不讲道理。

        Morty Smith正从冰箱里拿出大盒的牛奶和模样平庸的面包。他扭开盖子把尚还冒着凉气的乳白流体倒满整整一杯,然后在它没有完全解冻的情况下面不改色地灌下去。能够最快在这个星球上弄到、并且味道没奇怪到哪去的高蛋白质流体对比过后,牛奶是最优等的选择。注射过糖分为重的营养针、没有任何花哨口味的面包一定程度上能缓解饥饿感,同时大量补充所需的营养。
        虽然他并不想吃,但生理需求没法忽视——他更不想天天像磕药的青少年一样往自己身上扎针。
        刚打开侧门发现这扇门直通厨房的Marco目瞪口呆看着他将冰冻过甚至还没解冻的牛奶喝进去,想都没想下意识就上前提醒:“你怎么能吃这个!?这样喝牛奶会伤到胃的!”他几步走过去拦住原本准备继续喝完剩下小半杯牛奶的眼罩男孩。
        几乎是瞬间,金属特有的冷冽触感自他的眉心向外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枪口死死地抵在他的额头上,只要那根手指轻轻扣动一下扳机就可以打爆他的脑袋。
        Marco一个激灵高高举起双手:“嘿!——我没恶意!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摆脱那个东西的!!”他几乎惊叫般地快速解释:“要是我想逃的话现在根本不会站在这里!——我我我只是想问厕所在哪!!”
        眼罩男孩只是稍微侧了一下身子,然后意料之外地放下枪,收回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Marco刚想呼口气等待对方告知他厕所的位置——然而惊喜不断,他整个人顺着被大力扯下去的手臂一起摔回地板,而那个跟刚刚扣在他脖子上的东西完全一样的圈环正坚持不懈地咬紧他的手腕,漆黑的金属外壳透出仿佛嘲笑他想法太过简单的冷光。
        一身长袖黑衫*的Morty Smith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后继续自己要做的事。等一小袋面包被他迅速机械地吃下肚后,眼罩男孩才将注意力再度移到尿意随着他自己无用的挣扎而渐浓的不速之客身上,抬手再度拿出那个酷似手电筒的机械。
        “厕所在大门右侧的走廊尽头。”他蹲下身,冷淡地观察着不速之客与生理需求作艰苦斗争的扭曲表情:“只要你像刚才一样挣脱,你马上就可以去。”
        “不可能!那怎么可能是我干出来的事!?”Marco,一位快到十五岁的青少年,正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咆哮的音调和所用的力气——以保证不会做些丢脸到死的事情。
        “你——就——不——能——让——我——去——趟——厕——所——吗——!?”
        老天他真的快憋不住了!
        “这个装置戴上就取不下来,而膀胱的承受力没有理想中的强大——我不想取消指令。”对方用陈述的语气说出了让他快崩溃的话。
        “Pleeeeeeeeeeeeease!!”Marco近乎求饶地大喊大叫。
        “No.” Morty回敬他一个言简意赅的音节。
        Marco Diaz,遇到了完全预料不到的意外事故。
 
        ——尽管房子的主人最后还是让他暂时性脱离了禁锢,理由是不想弄脏自己的地板。
 
        同一时刻Marco Diaz的等级被Morty Smith从“完全戒备”调到了“持续观察”——当然无可置疑地,他依旧实行用圈环非法拘禁的计划。

 
 

(长袖黑衫:后期会稍加解释有关衣物的问题。)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