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7>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7
 
 
  •因为个人原因拖了这么久真抱歉……
 
 
#7 Improvement(改善)

        “这什么……”Morty无可奈何地放下手里的扳手以接过递到他面前并锲而不舍保持这个状态的盘子,里面一坨油炸至金黄的不明三角物堆成一座小山,坚定地耸立着。
        “玉米片啊,你没吃过吗?”Marco转头轻轻晃动平底锅,继续进行融化黄油的工作:“挺好吃的,跟薯片的味道差不多——你要番茄酱吗?”他从几天前买来的、被摆得整整齐齐的厨房区用品里挑出一瓶番茄酱放在桌角上,又转手用锅铲把黄油块压扁,在高温之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Morty看着手上端着的一盘三角玉米片,谜一般地感觉有些嫌弃。
        “如果觉得饿了的话就先洗手吃那个吧,”他端起一旁的小牛扒肉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下去:“晚饭马上就好了。”
        眼罩男孩拿过番茄酱,头也不回地从侧门走回车库,关门落锁。声音不大,但Diaz先生还是捕捉到了那声冷淡的“Crac*”。
        Marco在煎牛扒的空隙里看了一眼乖乖蹲在自己脚下的Charger——对就是之前那个爱把东西砸一地的外星充电器一族小混蛋——无奈地耸肩:“今天也是你的活儿了,Naughty*。”在屋主兼半个同居人因这个小混蛋把车库里一个即将成型的培养皿打碎而发怒(讲真的还挺吓人)把它狠狠地物理意义上修理了一顿、导致小混蛋性格突变乖顺到诡异,Marco自然而然就认为这里多了一只宠物(尽管并不算正常的地球人宠物)并给它取了名字。
        Naughty稠密的身体组织波动了几下,重组成边境牧羊犬的模样蹲在一旁拍着尾巴。
        哦,看来最近它在自主学习地球的知识。Marco用锅铲翻动牛扒,把较生的一面翻到下面,思绪跑神到昨天坐在客厅里、在“60 Minutes*”中轻松时间部分里看到的“全球狗狗智商排行”,边境牧羊犬成功夺得魁首——大概“智商”这个词给地球新移民Naughty带来了很大优越感。
        小牛扒肉熟的速度挺快。他盛出来时又顺手撒了一把胡椒粉,把另一个锅里煮着的花椰菜和洋葱捞出放在小盘里。
        “土豆泥等一下吧。”他把盛满的盘子放在Naughty头上,等它再度改变果冻一般的身体将盘子牢牢抓在头顶。外星籍贯的“边境牧羊犬”悠闲地颠走到紧锁的侧门一侧,轻松地消失在空气里。
        这样终于有了初步进展的日常生活从屋主揪了Diaz先生几百根头发、直接粗暴地用仪器取了上百份口腔组织和血样、随时随地突发性地把他砸到墙上逼他使用能力从而获取能量参数之后成功在Naughty身上嫁接了与不速之客相似的……“无障碍通行”能力时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星期。Marco觉得这代表他和屋主先生的关系应该改善到了“室友”或乐观点是“朋友”,而终于不是“科学家和他的实验用品”,并且他拥有了自由行动权和大部分房屋——说大部分是因为二楼的房屋他觉得自己还是别再去了的好——的使用权,可喜可贺。
        他用力把碗里的土豆压扁并捣成泥。屋主最近终于接受至少晚饭好好吃的建议,而且没对他把一杯咖啡换成半杯咖啡和半杯蜂蜜牛奶有强烈的抵触情绪,这让Diaz先生特别有成就感——他还是没弄清楚来这里的原因、或是如何回去,因此……找到了自己能做好的事让他心情不错。
        虽然第一次说服屋主先生吃晚餐的时候突然想到一直以来只用营养素一类东西保持身体摄入量正常的人不能突然大量摄食而闯进车库,正好撞到屋主先生插了一口意大利细面条往嘴里送,而他站到对方面前时Morty正舔着食指上沾到的红酱*——Emmm……他毫不意外地被当时已经驯服完毕的Naughty给丢了出去。
        Star会着急吧,至于自己的父母——肯定又被轻松骗过去、继续享受儿子不在的二人世界?Marco想着想着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搞不好Star正不停用剪刀割开时空跳进各种各样的世界——也许还带着Ponyhead一起,玩着玩着就忘了要找自己这件事了。
        小土豆块被铁勺一下一下处理成土豆泥,清香从碗里飘出,钻到他的鼻子里——现在他真的饿了,胃袋里的空气不客气地向四面八方蹦跳蹿起提醒他该摄入食物。
        有谁说过饿肚子的感觉和惊恐的感觉很像的?Marco觉得这说得太对了,现在他肚子饿的感受就跟一个多星期前他得到允许协助Morty把新的机械眼安到眼眶里时心惊胆战的感受几乎对等。
        由于屋主先生认为他是个“脑袋里没存什么有用知识的普通人”,所以他只能站在那个长得像高脚地灯的机械后面帮对方调试设备的视感位置(据屋主先生说用的是Idiot Mode*)。他看着Morty面不改色地下手将比通常医用式大两倍的针管扎进耳后皮肤里,将数以万计的纳米机器人推进大脑视觉区以保持假性可视性,又将它快速抽了出来。Marco需要依照屋主先生的话来控制充当了“眼球”的机械,帮助他“看见”眼眶里残缺的视觉神经和肌肉组织、装上新的机械眼。
        Marco都不想过多回忆那天的事——如果不是亲自看过的话,没人能感受近距离看着另一个人毫不犹豫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放任手指染上自己的、甚至是来自眼窝里的血液具有多么可怕的视觉冲击感。
        尽管Morty已经将所有吃痛声咽进喉咙里,但离他只有半个手臂距离的Marco还是能听到对方感到疼痛发出的沉重气音。
        他并不担忧对方遭受疼痛的感受会扰乱他的理智——毕竟所有人都会感受并忍受疼痛不是吗——但他对Morty对待疼痛的态度感到非常担忧……他明明有更好的办法来重装眼球,但他却选了最直接的一种。
        他纯粹地追求效率和……安全,而选择了自己动手,即使那样会把痛感最大化。
        “Good boy.”他关火并端起淋上温热鸡汁酱的土豆泥,在放到Naughty头上之前揉了揉它透明的果冻状耳朵——呃,它大概是个男孩?“现在是Dinner Time——Ouch!”电流突如其来地割过他的脑部神经。
        Diaz先生的右脚不受他控制地僵直——于是左脚绊右脚地趴倒在厨房的地板上。

        好吧,收回前言。Marco在心里记上第四道鱼形斜杠*——自称Sanchez的屋主先生再正常不过了,他甚至学会了恶作剧!
 
 
 
(Crac:咔擦声。)
(Naughty:顽皮的,淘气的,不听话的。)
(60 Minutes:《60分钟》或《60分钟时事杂志》为美国的一个新闻杂志节目。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制作并播出。自1968年开始播出,迄今已播出逾40年。)
(红酱:意大利面酱的一种,红酱是主要以蕃茄为主制成的酱汁,是大多数酱汁的基础口味。)
(Idiot Mode:傻瓜模式。)
(鱼形斜杠:愚人节被捉弄的人应有的标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