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Non-scientific Portal <8补>

《Non-scientific Portal(非科学性传送门)》#8补
 
 
 
#8补 Judgement(判断力•下)

        自从那个红色卫衣的不速之客莫名出现在自己房子里开始,Morty Smith好不容易在几年内垒起来、模仿Rick Sanchez塑造出来的三观就不断被刷新着。从饮食到夜晚的作息习惯,Marco Diaz的行为都让他觉得不可理喻——没有人会将大把时间花在摄入食物或者睡眠上,又或者把无关紧要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那没有必要,而且浪费时间精力,实在是一桩赔本生意。只不过那个“没有人”仅仅是在他看来而已。
        也许这才是正常的地球人类会做的事——或者说这是Smith一家几年前的生活状态,但都不重要了,他现在需要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制造出足够精密有效的芯片里,能与那个机器人的神经紧密联系在一起,像精良的控制系统,而遥控器就在他手上,只有他才能制动,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只有他才能控制Rick Sanchez,即使那只是个拥有对方面容的人造机器——为了已经成型的计划,自己的偏执,以及必要的栽赃。

        只不过他还是不足Rick那般老练,要知道作为他的Rick Sanchez,即便总是醉醺醺的黑科技实用者兼星际逃犯已经年过半百不知道多少,在完全警惕状态下绝不可能被挥着柴刀的外星农夫砍到——呃,两刀以上。
       循着声响过来的人已经不少,火把强硬撕开的光幕从不止一个方向过来——显然比起屠宰本地人,来自外星的碳基生物对他们而言更加有新鲜感。Morty抽空听了半晌,得到了“这群操蛋玩意儿除了正在杀人和被杀的全都或多或少向这个方向过来了”的信息。
        左手上作为固定折断手骨的铁皮这时充当为薄薄的方盾,有几块裸露的手臂上几刀的伤口叠在一起,但还不至于无法忍受。他对永久损失一只手臂没什么夸张的恐惧感,毕竟只要一支那种万能治疗针管,半死不活的人都能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区区一只报废的手臂根本不算什么。可惜这次带来的几只都坏得不成样子,根本没法使用,看样子只有完成交易后回那栋房子再做打算。
        因此他又一次觉得姓氏为Diaz的拉丁美洲男孩所有的顾虑都是多余的——或者直接点说:愚蠢,所有的顾虑都属于普通的地球人类,愚不可及。
        他不需要这些。疼痛使他清醒,就像现在一样——疼痛让他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把攻击过来的疯子一脚踹翻到地上,再把镭射枪捅进那狗娘养的眼珠里、扣动扳机打爆大脑,给他该死的解脱。
        “SON OF THE BITCH!” 他狠狠唾了一口血,闪神扣紧即将从手上滚落的提箱时侧腰上被捅了一刀,不知道有没有刺中内脏。值得庆幸的是创口的血没有想象中的多,而且灯塔也已经近在眼前。
        他把那把伤痕累累、老旧却又奇特的枪塞回裤子口袋,接着把白色的实验服解下来紧紧绑在腰上止血,新鲜的血液几乎瞬间就染红了那块部分的白色布料。
        他本以为自己再也不需要用到这把原属于Rick Sanchez的枪,但有时候宇宙的决定总是会不留情面地将自以为是给击倒。
 
 
        “你叫Arthrisha*对吗?”Marco随手抹掉额角上流下来的血液:“我叫Marco Diaz。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想他们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他说着用脚踢了踢七横八叉倒在面前的当地人。他原本打算脱下外套借给那女孩披在身上,但那件红卫衣上不可避免染上了血污,动作有些犹豫。
        “是,是,我是Arthrisha……”头顶有着本地人特有兽耳的女孩看起来被吓得不轻,结结巴巴把自己刚说过的话又说了一次,“您不给我外套也没关系的……刚才真是谢谢您了……”
        Marco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我是怕你觉得脏,上面还有些血……不用客气,你的家人呢?他们不会也……”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正处于昏迷状态的施暴者们。
        “我的外婆!”她突然惊叫起来:“我的外婆不见了——我们每次都会躲起来,等到第二天的黎明……都是我的错……”她忍不住哭出来,双手捂住了眼睛——有些乱的红棕发丝被无意中拢进指缝。
        虽然不是同一种颜色,但同样属于棕色系的发色让他又开始担忧毫不犹豫跟他分道扬镳的Sanchez先生——其实要是屋主兼他的半个室友会肯跟他一起去当英雄的话,空手道男孩会怀疑他是不是开发出了新的恶作剧方式——他直觉认为对方不会把自己的告诫当回事。
        “嘿,我们会找到她的!”Marco连忙在口袋里翻找纸巾或者手帕。令人开心的是他的手帕还保持着干净的状态:“别哭了Arthrisha,我们先去找我的朋友,我想他已经到了灯塔——你需要烤烤火,休息一下,在把你安全送到那儿去了后我会去找她,好吗?”
        “可是……”
        “打起精神!也许我们足够幸运,在去的路上就找到她了!”

        ……运气不佳,他们并没有在中途找到Arthrisha的外婆。但当Marco花了几处割裂伤和更多瘀血的代价到达目的地后,灯塔的主人热情地迎接了他们。
        守灯塔的老人趴在一小滩温热的血液里,致命伤明显是贯穿了胸膛的弹孔,正不停歇地往外涌出猩红。
        呃……我以为不会的。空手道男孩不消几秒钟就猜出到底是谁干的这件事,没有那些被本地人屠杀后的惨状,又随随便便把尸体扔在门口,大概就是屋主先生的杰作。
        “我的天哪——!”
        “别担心,冷静点Arthrisha,我想这……大概是我那个朋友做的,呃,我想是因为他受到了攻击……?”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毕竟Sanchez的警觉性和攻击性高得不像话,这个倒霉的老人看起来是一开门就被射杀。
        Arthrisha的手紧紧揪住自己的粗布衬裙。Marco看不见她的眼睛,也许是因为惊吓,她低下脑袋任由有些凌乱的刘海挡住它们。
        “Marco,你能站过来点吗?我、我有些害怕。”那个姑娘犹豫片刻,又将脸抬了起来,那双深色的瞳孔恳求般注视着他:“我很抱歉,Marco……”
        她真的被吓坏了。脑袋里蹦出这个认知的Diaz男孩有些担忧:“你还好吗,Arthrisha?”说着他从老人的尸体旁退回去。
        Arthrisha的手放在身后。她的目光没有离开面前男孩的动作,就像是被过度惊吓的小型动物陷入了呆愣的状态——又或者正好相反。
 
        Marco在朝回走的三步之内看见那个姑娘瞬间惊恐的脸。
        她突然往后退了几步,但很快又朝前方冲去——朝他的方向冲过去。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他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那个姑娘正一脸可以称作狰狞的表情朝自己扑过来。
        有电流刮过他的神经——他的腿被生生卡在前行的动作上动弹不得,而身后的帽兜被一阵大力朝后拉扯,Marco不可避免地直接被扯倒到地上。
        —PUP*!
        —PUP!
 
        “What the——”
        Marco目瞪口呆看着那个穿着淡蓝粗布衬裙的本地姑娘Arthrisha胸口和腹部飞溅出鲜血,踉跄几步闷哼着前倾倒在离他的鞋子不足两英尺的地方。
        他呆在原地看着Morty从他旁边过去,毫不犹豫地再给地上濒死的女孩补了几枪,有些生锈、与地球款式几乎一样的手枪枪口溅出近乎惨白的火花。
        “WHAT ARE YOU DOING SANCHEZ!?WHAT THE HELL!?”Marco想站起来,但他脚软得厉害——即使以前跟Star教训怪物们的日子有增无减,但他根本一次都没看过有人下杀手。不管是Star还是怪物一方,至少只要Ludo作为首领,他们会维持尽量不牺牲双方性命的秩序。虽然他不是很理解为什么(特别是要抢魔杖的那一方),但他还是庆幸于此的。然而现在的状况已经超过了Marco能接受的范围。
        “JESUS CHRIST……!”空手道男孩的发现自己的眼睛没法从那个女孩的尸体上挪开了——这可是杀人!而Arthrisha甚至在一分钟前还在跟他说话!她就这么死了!就因为几颗天杀的子弹——开枪的还是自己选择信任的朋友!
        Morty只是随手把从灯塔原主人柜子里找到的手枪丢在一旁,将它踢远了些。虽然没有子弹但说不定某个蠢货会因为他毫无用处的是非观夺过它,然后试图给他造成伤害。
 
        “一块废铁。”他对那把老古董的质量嗤之以鼻。
 
 
 
 
 
(Arthrisha:第二季第九集相应出现,对对就是那个给了C-137的Rick一枪的姑娘〖A INNOCENT LIAR〗。)
(PUP:枪响的拟声词。)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