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Before The Feast(盛宴前夕)》

  •  @RMB monster 大大的Cannibal!Morty,OOC预警!(实在不行就……多元宇宙是好文明xxx)
•算是私设的轻微强迫症Rick……emmm……
•大大发出来的片段后续脑洞,有不负责的脑补(xxx)
   
 
 
<<<<<
 
 
 
       “喔,你回来了。”Morty用两根拇指交互画着圈,手铐在他腕上哗啦哗啦愉快地响起,“我想一颗薄荷糖会让你好得多,警长先生。我第一次'烹饪'的时候也吐得很厉害,那次——”
       “我以为你还挺聪明的。”不如之前那个Rick的懒散简朴,来者的着装更像是正儿八经的瑞城“公仆”,制服整洁而修身,明明只是最基本的警察一套却在他身上展现出有如军装的气场。
       Morty随意地将双手握在一起成拳,悠闲地无视了那话里明显的讽刺:“的确如此。那么我称呼你为'警长先生'还是'警探先生'?——不,为了区分,还是'警探先生'更加合适。”他不间断地自说自话。
       这就是个疯子。Rick斜眼轻蔑地瞟了对方一眼,伸手不耐地将排序混乱还缺了个回形针的薄薄资料按顺序整理好,期间他略微扫了一遍——有关这个Morty的资料普通单纯得异常,单从资料看这就是个简简单单的Morty Smith,完全找不出任何能导致他变成这样的蛛丝马迹。
       “如果你是在苦恼我的现状……”仿佛一眼就透视了他的思想一般,Morty用手撑着下巴,露出安抚意味的、标志着他“Morty”身份的柔软笑容,“不需要疑惑,先生……一切情有可原。”
       “你猜怎么样,天才?我不在乎。”老人拿起桌上的酒杯——似乎是刚刚求他接手的、本部最窝囊的蠢货准备好的讨好品。靠气味他可以判断里面装着娘娘腔的白兰地,但管它呢,酒是用来喝的——灌了两口下肚,“我就想快点把这些该死的文件写完。”
       “那我还需要为你做些什么呢?”食人魔十分乖顺地征询警探的意见,语气像是讨论晚餐要用什么食材,“我想我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陪你。”
       听着男孩理所当然的语气,老人挑了挑眉嘲笑道:“怎么,你还觉得你能出去?现在的Morty又变蠢了不成?”
       “耶稣基督回到家乡告诉人们如何进入天堂,他们却讽刺圣子白日做梦。”Morty轻飘飘地开口,“我比埃德蒙•丹特斯⑴高明得多,先生。”
       “随你怎么说——现在把你怎么干掉那个倒霉蛋的经过说一遍。”
       Morty用手把玩着那副特制的手铐,突然低声轻笑起来。
       “你他妈笑个屁?”
       “抱歉——先生,你真奇怪。我很少在这座——乌托邦里见到'在Morty面前非Rick至上组织'的Rick,可你甚至称呼一个可怜的尸体为蠢货。”他两只手的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兔耳朵般弯下又直起,做出引号的手势。
       “那是因为你比青蛙还瞎,蠢才。”
       “先生,你可太刻薄了。”
       食人魔和警探猛地陷入令人尴尬的僵局。Rick懒得再跟这个神志不清的臭崽子多废话,他用手指规律地敲着桌面,每二十下后便停下转手把酒杯递到嘴边。Morty则古怪地——或者说是津津有味地欣赏着对方的行动,平心静气地用友好的沉默逼迫警探再一次开口。
 
       “……行吧,我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年长的一方喝干杯中的白兰地,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妥协。毕竟为了一个破小孩浪费自己的时间可不是Rick中讨喜的处事方法,特别当那小孩是Morty Smith的时候——根本没必要。
       但男孩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沉默着坐在椅子上翘起脚尖,孩子气却不失规矩地小幅度摆动。
       一直到Rick觉得不对劲想拔出配枪崩了Morty的脑袋时,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啊,美丽的新世界。⑵”
       Morty轻而易举地用细细的回形针撬开那副特制手铐,把它丢到已经瘫软到地上、控制不住身体僵直而颤抖的老人面前,颇为遗憾地感叹:“为什么你们总是这么自大呢,Rick?把解药涂在毒酒杯的另一端并非那么百试百灵——还是你压根不知道这种手铐只要找对位置用细小的东西稍稍捅一下就能打开的?”
       在Rick中形成定理的风格人尽皆知,但没有一个认为被押进局子的Morty能知道并有胆量去试、或者能逃出去,毕竟Morty Smith是公认的蠢才、公认的鼻涕虫。
       警探试图说话,但他的舌头已经硬成木头,只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低吼。像是垂死的野兽。
       “也许你想用肮脏龌龊的匠人之手对我痛加报复⑶……算了,每个Rick都是如此。”
       “我不是Morty Smith,先生。我更希望你称呼我'Mr.Smith'。你知道,我刚刚对你的同事解释过了……但也许你见不着他,我恐怕你会入狱,Rick。”
       男孩蹲下身,伸手轻轻拨起“外祖父”的脸,仔细摩挲着老人脸部的肌肉——他骨骼的轮廓。每一寸、又一寸、再一寸,每隔几秒钟那手掌的指头就流连到另一个地方,像对待无价之宝一般对待着他苍白发灰的年老肌肤。
       “我现在不打算割下你的肉做晚餐了,警探先生,你很有趣。”
       Morty笑盈盈地托起他的下巴,在老人狠命坚持在半垂下而非合上的眼睑上轻轻吻了一下,像在亲吻秋日的硕果。
       “你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后果吧?你让一个疯子Morty从眼皮子底下以你为媒介愚弄全体Rick的自尊……上帝啊,我很担心他们那些上层人士会不会偷偷把你杀了?要是你坐牢,我倒是有办法把你弄出去。”
       他更紧地掐住Rick的下巴,把他的一部分上半身礼貌地扯起来,颇有教养、与他那身整齐的三件套黑西装相得益彰。忽略他涉嫌暴力的动作,男孩毫不违和地能在上流社会拥有一席之地。
       “你乐意凝视深渊吗,先生?那就看着我吧。⑷”
       “对你来说这再有利不过了,警探先生——你得到我求索不得的,而我得到我不求索的⑸……不,也许我会将它列入求索的行列里。”
       Morty温柔地把他放回地上,从他身上搜出B级通行磁卡——靠这个等级的磁卡离开这个地方绰绰有余——妥帖地放进西裤口袋,施然向狭小秘密的审讯室的门扉走去。
       突然他像是又想起什么,食人魔回过头去,再度半蹲下身。他把警探扶起靠在墙角,细心地为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关于那杯酒,你知道,白兰地是'葡萄酒的灵魂',希望你喜欢。时间紧促,原本我想再往里面加点冰——不过黑市新出的消遣品应该味道不错。哦,不用担心,你不会上瘾的,这是它的卖点。”
       “衷心祝愿你逃过一劫,先生。你死了就太没意思。你是新鲜的食材。”他说着,将数以万计能与血液融为一体的发信器缓慢沿着针筒推进老人的皮肤下层。
       食人魔起身,摆在桌上的白炽灯刺眼而惨白的光束被他的影子吞没,勾勒出他身体的轮廓和每根边缘的棕色发丝,有一些则执着地攀爬到他的脸上去。他豁达地一笑置之。
       “虽然你暂时不会出现在我的餐桌上——但先生,你得知道厨子向来对食材的完美非常执着。我会亲手栽培你。”
       Rick费力地想抬头啐他一口唾沫,但意识扭曲连同视线一并纠缠不清,他越来越恍惚,越来越想进入梦乡狂欢,以至于根本听不太清对方的话。
       这真他妈是个让他恼火的状况。
 
       食人魔离开之前透过玻璃门观察了一会儿——很好,这一侧是个冷清的地方,毫无疑问是因为带到这里的无一例外都是一个Morty Smith,没有高等级Rick会派重兵把守。先前审讯他的警长先生早就不见人影。
 
       “好吧——好吧,我们还会再见的,我的先生。”Morty躬身凑到Rick的颈窝旁,情人般对他耳语,“如林间猎鹿切慕溪水,我切慕着你,先生⑹。别让我失望。”
       “上帝保佑你了,警探先生。”
 
       食人魔的脚步声逐渐远离消失。Rick紧绷的心脏霎时放松下来,终于被梦乡美妙奇异的色彩所引诱。他一头向下栽去。
 
 
 
 
 
 
(FIN)
 
<<<<<
 
 
 
(⑴:即基督山伯爵。)
(⑵:出自莎士比亚《暴风雨》)
(⑶:出自莎士比亚《亨利四世》,原句为:“以肮脏龌龊匠人之手,我必对你们痛加报复”。)
(⑷:出自尼采《善与恶的超越》,原句为:“你凝视深渊,深渊必回以凝视”。)
(⑸:出自泰戈尔《园丁集》,原句为:“我求索我得不到的,我得到我不求索的”。文中“求索之物”暂解释为“注视”,“不求索之物”为Rick本身。)
(⑹:出自《圣经•旧约》中可拉后裔的训诲诗,原句为:“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评论(18)

热度(33)

  1. RMB monsterR氧化碳 转载了此文字
    我社保。Canniba真的很温柔温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