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Harvest Feast <5>

Chapter 5
***
 
        Beast有些紧张地将他的礼物摆到妹妹面前。在自己的居民与仆人面前象征着冷血威严的迷林之主此时像个普通的大男孩一样对这份礼物是否能令她开心而惴惴不安。
        他们站在小山丘上。这里位于城堡之后的森林中心——常青树海自城堡边缘一直延伸到西岸尽头,厚重枝叶层叠起伏,微风拂过,涟漪自一方小丘为心摇曳至四方。乌托邦的女神将他带到这里分享独一无二的美景,作为她终究还是因不熟舞步而踩到他脚的赔礼。
        西岸的夜幕与东岸不同:这里的天空轻盈如Uranos*的馈赠,细腻皎洁的新月与星海违背常规地相依相靠。所有世间的美丽集中于此,并且由神袛庇护不被任何污秽晕染。相较之下,东岸永远白茫茫空无一物的天空显得不值一提。
        “这是……phalaenopsid*的盆栽。”Beast有些忐忑地观察着她的表情。Pury看起来并没有太过喜悦的反应,于是他决定把包袱扔给自己宫殿的执事长:“Viper*告诉我这会让你高兴……当然是我挑的。”他一本正经地顺便把自己的功劳置顶。
        远在百里之外的城堡中、正认真跟灰绒知更鸟调情……不,斗智斗勇想要回伟大迷林之主的乐谱、界湖东岸任劳任怨的执事长Viper Snake突然觉得背后一凉——“Well,这一定是Lord正把责任推给我。”执事长见怪不怪地耸肩,再次依靠蛇的特权将身体送上高墙去追逐变成了知更鸟的男孩。“好吧,等等我——Whisper the Boy!”
         Pury小心翼翼捧着那个花盆,慢慢露出温柔的笑容:“谢谢你,哥哥!”她看向Beast,眼中真诚的暖意氤氲着祖母绿的瞳孔:“我等不及它开花了——哥哥挑的,一定非常美丽。”
        迷林之主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看来他的眼光还没那么糟糕。
        “哥哥——我要跟你谈一件事。”Pury紧紧搂着那盆花,丝毫不在意上面未处理干净的泥土沾染她的衣裙:“关于……人类。”
        Beast的脸色瞬间变得冷峻:“西岸有人类混进来吗?”他想起到那场战争中人类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把戏。即便他一再确定东岸已经完全守备起来,他也不得不去设想最坏的情况。
        毕竟贪婪是一切战争的导火索,人类就更是如此。
        “不是的,他们没有跨越界线……”Pury坚定地正视着Beast的双眼,“哥哥,我想让一些人类移居到西岸来。”
        迷林之主愣了一下。
        “他们正在遭受饥饿,哥哥。”乌托邦的女神有些急切地解释:“没有食物他们会死去的!人类并不是完全恶意的种族,他们之中也有无比善良的存在,就像那个被我误变为知更鸟的男孩,Daniel Whisper——只要我们认真挑选……”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给他们供应食物。”Beast强迫自己理智地分析着现状:“根本没有必要把罪恶的种子带到西岸,Pury。”
        “界线那边的世界太过混乱而污秽,善良的个体只能被迫苟延残喘,我们却占有着这片土地……”Pury的眼神变得悲哀,深绿的一潭失去惯有的光泽。
        Beast只是站在原地沉默。

        “哥哥……也许他们曾与我们发动战争,屠杀生灵——”
        “他们之中善良的一部分也拥有在幸福之中生存的权力——”
        “哥哥,我恳求你——”

        迷林之主紧攥着的拳头终于松开。他向前走了两步站在妹妹的面前。
        Beast捧起Pury的脸。他低下头颅,让那螺旋如白玉的独角穿过他的顶发,让他们的额头紧紧相靠。
        乌托邦的女神不明白这样的举动有什么意义。她只是一直注视着迷林之主的乱彩瞳孔,希望能令他的眼中透露出哪怕一丝的妥协。
        数以万计的独角兽毁于人类之手,界线周边的自然因破坏性魔法而造成的损伤至今还不曾复原,但她选择谅解和宽恕。
        ——因为她天生就被赋予不可逆转的七大美德。
        “如果你坚持……我只有一个要求。”Beast轻声说着,近乎耳语般嘟哝:“他们必须呆在东岸的界线旁,永远不能越过给他们定下的白线,而且我保证食物是充足的。”
        Pury祖母绿的双眼再次绽出光彩。她感激地笑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的哥哥果然不是恶人,她知道的。所谓的七大罪行根本就没有寄居在Beast的身上。
        迷林之主的手掌颤抖了一瞬。他将脸凑近,再凑近,他的嘴唇几乎要与她的相碰。
        但他看见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澄澈见底不染一丝尘土,同时却因无边的仁慈而又显得层层光芒,一如宝石之中令人着迷的奇妙纹路。
        他擦过那瓣浅红的车矢菊,轻柔而虔诚地吻上她的眼角,一触即退,如同修道士亲吻女神。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永远都不能越过那条边界。但他最终欣然接受。
        已经足够了。迷林之主第一次心甘情愿向某种虚幻的东西低头。
         已经足够了。

        “以Unknown起誓,我会永远保护你。”

        他说。

       ——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Until the death do us part)。”

        她的愿望必将成为现实。而他会处理好一切。
        誓言永远会被牢记,并被兑现。


(Uranos:象征希腊神话中由大地女神Gaea所诞生的天空,同时也被广泛认为是天空神的名讳)
(phalaenopsid:蝴蝶兰,意为爱意)
(Viper:执事长的名字,在英语中泛指像毒蛇一样阴险的人)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