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Through Four Seasons <1>

•内含性转(「・ω・)「影威小姐姐和纵火犯小哥哥,此外有被影书吃进去(×)、尚还是William的老麦

•人设形象来自 @青啊廷 ,不知为什么发不了图片,请蜻蜓爸爸谅解……想要进一步了解请移步蜻蜓爸爸的主页,享受蜻蜓爸爸柔软的颜色和笔触(๑>ڡ<)☆

……OK?


Chapter 1* Spring(1)
***

        “啊——你看起来有些糟糕呢。”
        ……?
        “现在是早上,趁着天还没晚,找些东西吃吧。”
        耳边传来喃喃的说话声,宛如鱼尾在深海底端划出波浪,参杂着气泡,穿越万千片海波抵达他的耳蜗。
        他的鼻梁上一凉,金属制的框架与它那透明纯粹的附庸被某人的手捏起,回归到它们应待的地方。

        “那么——Good luck。”

        他迷蒙着看见飞翘的鸦色裙沿下一双小巧纤细的脚踝被黑灰丝袜包裹着,暗光流转的细高跟踏在火焰般烧灼的影子上。下一秒那双脚轻巧地向后退了一步,纯黑火焰骤然拔高,将它们吞噬殆尽。
        William Carter猛地睁大眼睛,急急伸出的手掌却只是在绒绒草苗上滑过一道长痕,最终落入掌心的只是些许草叶。他怀疑刚刚自己看见的到底是不是幻觉——那犹如艺术品般的一部分被优雅地燃尽,惊得他连忙想从毁灭中将它们抢出来。
        没什么名气的小魔术师仰面倒在春意盎然的草地上。一只不知种类的飞鸟喳叫着掠过青空,朝他目不可视的方向辽远而去。
        冷静下来William,先来分析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自己正尝试着在Charlie,自己热情开朗的女助手面前试验他最新想出的魔术——也许是做得不成功,又或者是一点都不有趣,一向善解人意的女助手露出鼓励的笑容,提议去喝两瓶啤酒放松一下。
        而就在她走出房门去找啤酒时,陈旧木桌上那个笨重的二手货收音机里突然吱嘎几声,从一天到晚都播着老掉牙音乐的音频猛然转到空台。
        ——“You are having some troubles. ”
        就在他想要故计重施给那个破烂几巴掌胁迫它继续工作时,音箱里冒出了辨不清性别、杂音刺耳的问句。声音的主人听起来正在调侃着听着这个语音信息的人,尾音微微俏皮地向上翘起。
        然后?
        然后他听完那个不知来源的声音听起来匪夷所思的言论,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他从本来空无一物的旧皮箱里翻出一本深色封面的古书,上面用花体烫金字写着“Codex Umbra”*,纸张发黄却意外牢固。
        于是他打开。
        ——所以现在他在这里了。被并不友好的影子一把捞进书中,速度之迅速让他晕眩到想马上大口吐出来。
        “食物……”William艰难地咽下已经堵到嗓子眼的酸水,慢慢地回想起刚才不知何人给予的建议。没名气的魔术师躺在地上环视一周,入眼的不再是雾霾缭绕的睁眼瞎工业城市,而是至少几十年前的England郊外田园——好吧,先去找食物大概真的是个很好的决定。
        他的鼻尖捕捉到一股芳香的气味。William循着香味找过去,中途偶遇一只颜色比胡萝卜还艳丽的蝴蝶。
        他决定跟着那只蝴蝶走——要知道能够把一件毫不相干的东西跟食物联系在一起,那就证明他真的饿惨了。
        田野里的优雅仙子悠哉游哉地扑打翅膀,迎着轻扬微风的裙摆忽上忽下摇摆,洋洋得意在暖阳下展现它用于飞行的奇异恩赐。它一路沿着长青硬木簇拥而出的深草小径而去,仿佛故意捉弄倒霉的外来者。
        最终William顶着一头青草成功抵达目的地——大丛的浆果灌木丛!
        魔术师用唯一还握在手上的、内置机关的手杖打下一大捧深红剔透的圆形小浆果,小心翼翼塞满自己还有几个破洞没补好的燕尾服口袋。
        饥饿侵袭让他的吃相显得十分滑稽,但William并不在意——反正这里也没人,更没有那个他暗地里惦记的、叫做Charlie的好姑娘。William于是遵从了自己的身体本能。
        吃着吃着,他又想起那个提示他的声音。无疑那属于一位年轻女性,并且拥有某种类似于皇家贵族的气质……
        如同艺术品一般精致——包括她的小腿部分和飞翘的裙摆的女性……
        William心里想着,抬手又将一颗浆果送到了嘴里。

(Codex Umbra:暗影法典。)

下一章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