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氧化碳

Through Four Seasons <5>

上一章


Chapter 5*Summer(2)
***

        ——“因为Abigail的花卡到了树杈上。”
        ——“但Wendy,我说过尽量不要跟幸存者接触了。”
        ——“对不起。但是,找到了。”
        ——“你果然是个好孩子。先回去吧。”
        ——“好。”

        “Carter先生,醒醒。”机器音里混杂了齿轮咕嘎旋转摩擦的噪声,同时肩膀上传来有些僵硬的摆动动作。
        劣质玻璃构成的光镜正模拟着人类眨眼的动作,似乎正在判断体征一般前后看了看:“Carter先生,您还好吗?检查到您的体表没有出血现象,请您告诉我是否感觉到了内出血。”
        William突然腾地起身,双手在自己身上来回摸索几遍——能够摸到形状,自己还活着!
        “Carter先生?”个子矮小的机器人又检查了一遍他的四肢,再次确认他没有骨骼挫伤之类的麻烦问题。“您遇到什么意外了吗?”
        魔术师没有注意对方在说些什么,只是一遍一遍回想自己是否真的经历了之前的事——自己碰见了不应该是人类的女孩,还被幽灵拋上天空去拿一朵花,结果又被那个幽灵丢回地面,他现在还能感受到胃部的不适……这么说来应该是真的发生过了!?
        那为什么自己还活着?那样的高度摔下来是不可能有活路的!
        “Carter先生?”机器人又一次不卑不亢地问了一句。
        “呃——抱歉WX,你在说什么?”似乎终于注意到机器人的存在,William有些歉意地看向它:“你……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吗?是你救了我?”他尝试问出自己还活着的原因。
        “Wickerbottom女士抱怨您的动作比乌龟还慢,叫我出来找您回去,顺便带上几壶水。”
        魔术师哈哈干笑两声,大概能想象出Wickerbottom是用多么鄙夷的表情说出奚落他的话来的。
        算了,这个鬼地方奇怪的事情也不差这一件。
        William拍拍身上的土,站起身跺了跺有些麻了的脚。
        “那我们去拿水吧。”
        一缕鸦黑的影子从他的袖口滑落,渗入干裂的泥土之中。

        ……

        仲夏的夜晚到来之时,温度也稍微有了些收敛的迹象——美中不足的是鸣虫依旧不知所踪,只有叫声干涩的不知名鸟雀偶尔扯着嗓子对天气表示强烈不满。
        William一身疲惫地站到自己的房间前。下午的凉水送得还算及时,踩准了老妇人发怒的极限值将它们按量分配给了需要的地方。在炎热的的夏季,微凉的清水向来是最紧张的资源。
        “快让夏天过去吧……”
        魔术师像个老头一样长叹一口气,揉着自己的肩膀推开简易木门。

        “你回来了?真慢——”

        呃?
        William有些茫然地跟那个坦然坐在这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心安理得般喝着他少量库存凉水的女性对上视线。她飞翘的鸦色裙沿融化在木椅之中,以这种方式保持裙摆的美观性。
        对方手上正把玩着一副崭新的眼镜。
        “今天多谢你帮了Wendy,喏,谢礼。”她扬手把眼镜抛向魔术师,戴着的黑丝长手套流淌在那只苍白细瘦的手上,如同香郁的黑巧克力染遍薄薄的白雪。“那孩子虽然看上去更加乖巧,但有时候意外的任性。”
        “你……”
        “不过,你的手杖我还不想还给你。”对方打断他的话头,语调慵懒的同时用右手撑着脸颊,左手随意一摆,手中像变魔术般凭空出现一柄样式简单、涂漆凋剥的手杖。
        William根本没看清她是怎么做到的——老实说,如果这真的只是魔术,那对方一定是个顶尖级人物。
        鸦色长裙的女性自顾自打趣着:“要不来打赌好了?”
        “打赌?”魔术师不知不觉被她带跑了话题。
        “如果你能在第一个冬天之前找到我,我就还给你。”她摆了摆腿,露出戏弄意味的笑容——就像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
        下一秒钟,黑色的影子将她包裹溶解,消失在空气中。
        William先生愣愣地呆在原地,依旧没搞清楚这个赌约的因果关系。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10)